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等到飛坦把所有東西都問好,人也玩弄完後,我指著鐵柱問飛坦:「要幫忙?」

他因為剛剛進行了一個盡興的拷問,心情大好,他高興的笑著回我:「阿,你去把那些渣滓的皮毛洗掉,否則下次用時的效果會不好。」

我點點頭便向那枝鐵柱潑水,令它冷卻,接著便拉行著它去一旁洗刷。

 

他盯著我的背,然後問:「感想呢?」

我淡淡的回答:「難洗,很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努力的跟小滴增進感情,我跟她說了很多外面的事給她,不過其實大多數都是獵人協會的事。雖然內容好像重複,但小滴都很快忘掉,所以不要緊。

 

交流了最近的近況後,我便說:「我去找藍色。」

小滴歪頭問我:「小白,迪斯那傢伙不是叫你不要常找飛坦玩嗎?」

我點頭:「沒玩,我是去練習。」

小滴瞇眼看著我:「去練習你又去飛坦的房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注:若仍相信和喜愛童話的人,請慎入,這篇有嚴重扭曲。

 

 

晚上,我跟著迪斯回家裡。

今天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情報部的大家也可以放工。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而在我冷靜下來之後,我發現,房間的桌子和櫃子全都被我拿來砸向迪斯這白痴師傅了。所以現場是像是被小偷入侵,整間房子都一片凌亂,書本和家俱都散滿一地,而且位置全都更改。

 

而在我停止後,迪斯高興的拍手,一面讚賞看著看:「小白發飆起來也很可愛~可惜相機拍出來的效果沒有感受到的好,真是可惜……小白,你下次不知可以做什麼表情時,可以張大口,做出一副張牙舞爪的動作,一定會更可愛~」

 

欠扁!我就是面癱,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早就已經失去擁有的資格嗎?在被送去那間大屋的那天開始,屬於『綾查妮』的東西,一分一秒的在消失,先是聲音,然後是自由,到最後是表情。在什麼都沒有剩下的現在,『擁有』這個資格,我不是早就完全失去了嗎?

 

或許,這個資格在更早的時間已失去,從那個新的騎士出現、從那人的位置比我重要時,其實我已失去所有『綾查妮』擁有的東西,只是自己一直不知道……

 

一切都是由那個騎士來了後開始改變,本來我和她生活得很好。但他介入了我們,他討厭我,他覺得我礙眼,到最後,她也討厭我,她不再對我笑、不再教我唱歌,她希望我消失,所以我要完全消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即使發生了那樣的事,我對迪斯的態度還是那樣沒有改變,只是會叫多幾聲師傅。

今天,我終於學會小滴他們常說的『念』。

「師傅,這就是念?」我揮動著手腳,有一層像霧的東西跟著我的手,我怎樣甩也甩不開,它們圍著我的身體。

迪斯點點頭但皺眉:「是念,但你的有點散,正常的應該比較厚,而且會有些黏度。你剛剛在分心?」

我心虛,我只呆呆的看著她,但又不想被她知道我在想她的事,被她知道的話,她一定會沾沾自喜。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由於之前的種種因由,所以有了現下這個奇妙的飯局。一家三口共享天倫的一餐……不不不,全錯,應該是三個牛頭不對馬嘴的人,坐在一起認便宜女兒和便宜父母的一餐。

 

我貌似專注的看著臉前的兒童餐,但其實我的眼角有時卻偷瞄那位被稱為金的男人。但很奇怪,我也只是偷偷轉動眼睛看了他一秒,他就能立即察覺並轉頭向著我笑。

……於是我還是繼續低下頭看我的兒道餐。

 

閒扯了一會後,迪斯問我「小白,你覺得他怎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放這文沒特別意思, 只是每當我在用新的東西時, 便會想把一些有的沒的都放進來

像我好幾個打了一點又沒放上網的坑.

 

但我明白那只會把自己坑掉, 所以.....暫時不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伯伯也張大了嘴,久久沒反應,令我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搖晃。

迪斯笑得仍是十分燦爛:「會長,你看看我對你多好~知你膝下無子女,所以特意幫你找了一個女兒,你是不是很感動呢~呵呵~現在老來得女,是不是感到老懷安慰呢~而且你看看小白,她的髮色跟你一樣是白色,是不是很親切呢~」

 

久久沒回話的老伯伯,一回話就是:「迪斯.艾力克!!!你!!你!!你這混帳給我改掉!!!」

而且老伯伯是用整幢大樓都聽到的音量吼出來的,看來他的肺活量也很驚人呢,真是人不可貌相。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和迪斯一起一直都很刺激,即使連我,有時也會忍不住動了情。我有七年是以做一個稱職的殺人機械而被教導成長,大多的情感在那七年絕望中消失,有些更可以說是扭曲了,只有一少部分曾因為我的『公主』而繼續存在。

但在和迪斯在一起時,就是會被她撥起那根被稱為『情感』的弦。

 

特別是做守衛時,她規定要我在不殺死對方的情況下,把入侵的敵人都轟飛……

但,我討厭,這很難。

真的,很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迪斯,即我稱她為「師傅」的人,她很多說話,而且很多都是說完便忘記,有時她連有沒有吃飯都會忘記,更甚的是她可以忘記自己經洗了澡,然後再多洗一次。小滴教會我一個新的詞語『脫線』來形容她。

 

而我,白滇,她都叫我小白,我在沒多久前開口請求她,這個脫線的人教我變強。

其實剛開始時有點擔憂,因為她真的很脫線,她對一些應該要知道的事卻不知道。例如不能把雞蛋放進微波爐,否則會爆炸。但她居然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把雞蛋放進去,被這麼白痴的理由弄壞的微波爐在我住來後已有七個(但有時我覺得她是故意)。

 

這也算了,我可以當她是電子白痴(雖然不明白她為何會用電腦),但哪會有人不知道受傷就要包紮、流血便要止血,但她居然沒有,她好像沒有這方面的常識,但其它很深奧的東西她卻會一二……除了無奈,也只有無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去洗澡,我換好衣服下去,我看到一個好笑的畫面,那個我稱她為師傅的怪人-迪斯,她悠閒的坐著,笑著吃桌面的食物,但其他……應該說所有的雄性的人都鐵青了面,用萬分哀怨的眼神看著迪斯和食物、有些更是很兇很兇的瞪著她,像是恨不得動手劈了她。

最神奇的是居然沒有人動手搶吃……這是什麼猜謎活動嗎?

 

我走到小滴附近,拉拉她的衣服“小滴,他們怎麼一副吃了便便的樣子?”

小滴在我耳邊說:「小白,你說得沒錯,他們真的吃了便便。」

我疑惑看了他們,然後偷偷跟小滴說“所以他們是一群連便便和食物都分不出的笨蛋。連蝸牛都會比他們聰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我問小滴,她剛剛的話說得太小聲,我只聽到一小部份,而且也不懂她話裡的含意。

小滴眨了眨眼,然後高興的笑:「沒有。」

「但我……」我無助的看著她,然後用腦電波說 “我不小心殺了他們,以前是被命令,但現在居然不小心殺了人。”

「殺掉是沒問題,否則他們會攻擊我,所以你做得很好。」小滴點頭讚我。

“但……不是說不可以亂殺人嗎?”我不解……

「唔…」她抬頭思考,十分苦惱地向我解釋:「小白,你要記得這兒是流星街喔,如果別人攻擊你你不反擊的話,你會被殺掉呀。」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團長大人,師傅叫我把這份文件給你,另外還有這個,要準時付款。」

從離開大屋至今,不經不覺便過了三個月,今天我又去流星街,屬於那群人的地方。原因是因為師傅-迪斯叫我幫她拿一些東西給他們,給了之後可以去找小滴玩。

 

「小白,你怎麼叫小斯做師傅了?」團長大人問我。

真是一個好問題,我也想知為什麼,我只是跟她一起上班,結果好像掀起一堆人在討論。最後由一位老伯伯說我是她的學徒,還一臉不懷好意地說:「還有誰想做艾力克的學徒,艾力克她絕對不介意操死他的。」

於是,就沒有再討論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再對視了一會,庫洛洛笑:「你知得真清楚,小斯。那白滇就歸你管,我不想被人坐享漁翁之利。但…你怎知我會邀請小滴呢?」

迪斯淡淡的回:「我不認為你是因為心血來潮才去救人,除了她們外,其他人都死掉就是最好的證明。」

小白非常平靜的看著這兩個人,她問“你們在說什麼嗎?可以解釋嗎?為什麼可以隨便決定別人的將來。我們不說話,不代表不介意。”

 

迪斯聳聳肩:「嗯?沒什麼,只是你們的面前只有三條路可以選擇,我和他只是令你們提早面對。別說這些無聊的話,快點去洗澡。」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迪斯在玩那白髮的小鬼,本來俠客想出聲提醒她要先辦正事,但庫洛洛突然按著他,搖了搖頭。他明白了,他的團長想看戲,而且還叫瑪奇摀住黑髮小鬼的嘴。

令人生氣方面,迪斯果然有一手,大家在旁聽都有點苦笑,不過那位小白由於患上了『臉部神經壞死』的病,所以大家只見到他面無表情的看著迪斯,然後又看看自己不斷踢的腳,直到迪斯突然說:「別這麼心急。」

 

大夥的眼神瞬間集中在小白的身上,不過……除了面無表情還

看著迪斯在玩那白髮的小鬼,本來俠客想出聲提醒她要先辦正事,但庫洛洛突然按著他,搖了搖頭。俠客明白了,他的團長想看戲,而且還叫瑪奇摀住黑髮小鬼的嘴。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號經常都跟我說同一句話,我知道,我也清楚記得,但我仍會扮作不記得。因為我怕我會失去跟她說話的機會,她是第一個,第一個在這兒會跟我喋喋不休的人,其他在這兒的人都很怕我,因為他們都怕會成為下一個被我制裁的人,即使知道那是主人的命令也好。

 

她現在在我耳邊喊:「小白!你有沒有聽我說話!你要叫我小滴,不可以再叫27號,這麼難聽的名字我才不要。」

 

我艱辛的動著聲帶,慢慢把聲音吐出:「……但是……習慣……難……改。」

沒錯,是我的聲帶。那群自稱是幻影旅團的人真的幫我拿掉鎖住我喉嚨的鎖,也幫27號解開她左手腕的鎖。但由於我的聲帶被鎖了太久,我差不多忘了怎去發音,現在很努力的在慢慢把字吐出來,只是………我不想聽到自己的聲音,這個聲音會令我想起『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者角度****

 

蜘蛛們有點無言的看著這兩個人的相處,不過其中一個是挺有名而且是念能力者,在不知對方的能力之前,他們絕不會輕易出手,特別是那對手也很習慣鬥爭。

「兩位小朋友。」庫洛洛緩緩的說起,瞬間把所有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他發出淡淡的威嚴,用命令的語氣笑問:「方便現在就立即行動嗎?」

17號不自覺點頭,小滴也一同點頭。對他們來說,可以早一分鐘出去就是早一分鐘,沒有人會願意待在被釘的十字架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主人變態愛好的工作時間,他在這個時間裡只會待在他的房間做工作,就連我也不會出現在他身邊,因為他說看到我就會沒心情,所以我從來只需要去清潔。

趁著這時間,我十分高興地帶27號到那些人所待的房間。

叩了兩下開門,一股奇怪的氣衝過來,但影響不了我的動作,我拉27號進來後,左右看了兩下才關門。

我跟27號說就是他們。

 

27號鼓起臉頰:「小白,為什麼不跟我說客人是『幻影旅團』……」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很辛苦的解答完他們的問題後,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傳出聲音問 對了,客人,我忘記了你們的氣味,可以讓我聞多一次嗎?

「欸?」所有人都聽得一頭霧水,我的問題有這麼難理解嗎?不就是叫他們說我聞多一次,我要記下他們的氣味。

我唯有一本正經的解釋 我忘了你們的氣味。

 

他們打量著我,帶頭像黑夜的人問:「你記不住我們的樣子嗎?」

我搖了搖頭 不記得,相處超過一星期我才會記得,我只記得你是帶頭的人,然後其中一位客人是有胸部,一位笑時很像賊子還十分聒噪,其他客人沒有印象。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