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俠客的計劃很簡單,完全不需要思考,直接了當的把所有黑道的人殺掉就可以。所以我在最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傍晚時份動手,一如計劃把那些噁心的人一個也不少,通通都殺掉。反正他們是黑道,做盡壞事,是壞人,這種結果他們應該一早預料到。

這兒人不多,雖然他們都有一些刀和手槍,但沒太大的殺傷力。
「小白,不用留活口,他們都是雜魚,問不出什麼東西。」俠客很自然的拿別人的電腦用,他又說:「想不到資料還挺齊全,連其他社團的根據地都有,看來他們是依區域來分佈人口販子。」

我點點頭,但其實我不明白俠客跟我說這些有什麼作用,我只是用這兒的人試身手,還是他想把其他地方的社團都消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叫月幻.魯西魯,爸爸是某個黑色社團的首領,母親是某個國際警察組織的情報員。我還有一對哥哥姊姊,他們分別叫月桂和月霞。家裡每天都很快樂,間中爸爸的手下還會來跟爸爸聊天,總之每一天都很熱鬧。
他們很有趣,而且全都會念,很厲害的,但我跟他們相反,我不會念。

與其說不會,倒不如說我沒機會學。

由小到大,哥哥和姊姊都很照顧我,一遇上危險便帶我離開又或指導我離開後,他們便會把危險消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緊握雙手看著他和她離開住所。

我沒有再尾隨他們去獵人協會,只是轉身返回剛剛那個全是小孩子的樓宇對面靜靜坐著。

 

「怎麼了?不是要殺了他們嗎?」俠客不知何時來到我的附近。

我把臉埋在雙腿之間,只露出眼睛問:「俠客,看到?」

他揉揉我的頭髮:「嗯,當然了,而且我還是全程觀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這名銀白色頭髮、個子不高、目中無人的小鬼。這人不弱,雖然不懂念……但不弱,在他們幾人之中,他應該是最強。

而且年紀居然和小傑一樣……不是普通人。

 

我對他身上的某種氣息十分熟悉,因為我曾活在那堆氣息之中,即使失去記憶,我還是深刻的記得這個氣息。

這個氣息和我身上還有和小丑身上的都是一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獵人考試果然很多人參加……我看著身旁的金髮和綠衣小孩……

最後,我尷尬的拉他們衣角。

 

金髮轉頭問我:「雲玄,怎麼了?」

綠衣小孩也看過來。

這個……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但我還是問了:「名字,你們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幸虧剛剛俠客令我冷靜下來,我現在可以平心靜氣的用『絕』尾隨著她,在漆黑的街道上緊貼著她直到看到她現在的住所。

把她現在的地址抄下後我便回找俠客,因為俠客給了我一個不殺『她』的理由。他說『她』在明,我們在暗,一切都對我們有利,而且現在不是殺『她』的時候。但當我再問為什麼時,他只說我還沒準備好。

 

「有什麼沒準備?」我獨自走上天台吹著晚風撫心自問,心裡雖然想到什麼但又好像沒有。

想了一個小時,我還是想不出,不自覺的嘆一口氣後回到房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或許瘋狂了,和這世界一起瘋掉。

 

在看到電視的頭一刻,我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顫動著,原因是生氣,因為她正是這一切的元兇。

在聽到她的聲音、她的笑聲後,我感到周遭的空氣變冰冷,無比的絕望……我想起……我是多餘的……

而在她說出那個名字時,我只知道眼前漆黑一遍,看到的是無盡的黑暗,嗅到的是燒焦人體的腥臭,聽到的是冷如冰的刺耳笑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點特殊愛好』

女兒的這句話一直盤旋在我的腦內,而且令我內心湧起一股噁心感。即使是普通閉上眼,也會令我看到很多小男孩赤裸著身的倒在地上,他們身上有血絲、有紅點、有被打的瘀傷等……

我知道這只是一些過去片段、又或許是電視劇的其中一個劇情,只是,厭惡和噁心的感覺卻異想強烈。

我甚至還嗅到屍體和垃圾的臭味。

 

但最令我不能接受的是我異常的感到熟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有點無言的看著這三個說要成為出色獵人的人,過了問問問村和走了一半路後,我明白他們了。一個勤力但最弱就是他、另一個很有活力但很單純、最後一個神經質和過份緊張。
在不知第多少次看到一些比較巨形的動物後,我站定並看著那隻動物。
只不過就是一隻身形比較大的動物,大塊石比牠更可怕。

……奇了?大塊石?石頭怎會比牠可怕?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我來說,小滴很重要,不管是在開始還是到了現在的這刻。她的意義和所有人都不同,她是第一個拉我出那混沌的人,若果沒有她,在幻影旅團來的那天我大概不會和他們談話,一句也不會,只會專心的做機械。

但,
看著電視,看著那熟悉的身影,看著她的一切,這時,我明白了一個可悲的現實。
自從那一天,那個時候,我最重要的東西背叛我開始,我對『重要』這個位置已有所保留。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覺得記憶不難找回,因為只要我想知,總會有一個人可以回答我。

 

看著烏雲密佈的天空,我任由雨灑落在我身上。

不知是什麼時候發現,看天空,是我的一種習慣,根據那個人的說法是,其中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經常看天空。

 

“鈴鈴鈴”呃…電話響,怎麼我才想到他,他便打過來。果然早上不能說人……不,我只是想了想,又沒有說,怎麼他要打來。下次不要想他好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雷歐力。」我拿著掃把在喊前方的男人。

「嘩呀!雲玄!」雷歐力他完全被我突然的出現而嚇一跳。

我不說話看著他,他慢慢退後:「做!做什麼!?不要瞪我!」

我仍然不說話看著他。

 

他大喊「我知了我知了我是去參加獵人考試!」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如常的去到獵會,熟習的進入那個由紅色黑色所堆砌而成的門口,聽說這是獵人協會標誌的顏色。

順著路一邊跟我好像認識的人點頭打招呼,一邊到電梯並熟習的按下最高那一層。

 

但不意外的,老伯伯又不在。

他這半年都很忙,好像是有外星人入侵,即使在教我打拳時也忍不住喃喃:「那個火星人明明說要找那些人體實驗工場,但結果卻是和金星人去遺跡探險,而且還發現一些遺失的歷史,他們到底是在做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件事的幾天後,大家都開始淡忘。

而我則坐在垃圾山上看天空,這兒和市區不同,天上全都是烏雲、廢氣和對一般人有害的放射性物質,一顆星星也看不到。

 

但我記得那個人……師傅她即使在這兒也仍會躺在垃圾堆上看天空……

完全不明白天空有什麼好看,只是一堆黑煙和黑雲,但……我的心情卻突然輕鬆了一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序言 : 或許回憶總是不期而遇,我一直都以為我忘了,但結果是一直忘不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有時我覺得這群人有點像流星街的自衛隊。

十分諷刺的形容,但套在他們身上卻又十分貼切。

特別是在外面的社團進來時,流星街一些居民便會主動聯絡他們,請他們出面處理。
路人愁眉苦臉的說:「魯西魯大人,社團來了,這次也是想請人幫他們犯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女性成員都往庫嗶的房間,飛坦也終於重獲自由。他伸展手腳一會後便回自己的房間,看了一會書後便躺在床上喃喃:「俠客在躲小白?難道俠客……」

他瞬間坐起來思考,然後露出看好戲的笑容:「有趣,看來問一下沒壞,嘿嘿。」

 

飛坦走到俠客的房間,叩了門後進去:「喂,聽說你在躲小白。」

俠客滿頭黑線的看著飛坦:「飛坦……你是來幹什麼?不會是為了問這個問題吧?」

「當然不會,我只是想來看你的窩囊樣。」飛坦揚起一個惡質的笑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總覺得他有點有意無意的躲我,特別在我從獵會回來後的這個星期,即使在教學裡也比平時退開了幾步,而且只要眼神一對上便別開視線。

有古怪。

 

我站起盯著俠客的側臉:「俠客,你躲我?」

俠客僵了僵:「咳咳,當然沒有,我為什麼要躲你?」

「啊,但好怪。」我不太相信他的話,不是因為他不可相,而是我的直覺如此告訴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飛坦今天回到基地,他隔了幾個星期沒回來,但他一回來就見到熟悉的身影變得陌生起來。

但之前就算一年不見,他也沒有這個感覺。

他繃緊神經,看看這些人到底是真的成員還是別人假扮,結果經過打量後,他終於明白不是他走錯地方還是團員被換掉等的事,而是成員們『胖了』。

 

雖然他想知道原因,但要找人來問的話……首先團內的女性團員絕對不能問,否則一覺醒來手腳消失了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於是,目標人物自然落在俠客身上。

「俠客,你……最近是不是太少出外?」飛坦疑惑的看著俠客並上下的打量他的身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現在我在獵會表面上雖然是正在接受老伯伯的教導,但老伯伯不是每天都有時間教我,所以都變成我自己一人在自習。雖然間中會有些古怪的人陪我對練,但若我對練習有不明的地方,他們都回答不出。

所以最後還是要等老伯伯。

 

不過今天我不是因為在練習上有問題而是因為一些其他問題找他,但找過平時老伯伯去的地方也找不到人。

看到豆子人,我問:「老伯伯?」

豆子人笑回:「白滇小姐,會長他外出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