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做了一個方便的導讀 http://paradise.ezla.com.tw/files/article/html/139/139229/847570.html
忘了眾人小名的, 可以看一下啊~

 

正文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臉色陰沈的站在第二會場等雷歐力回來。

「喂,你這個樣子是想把參賽者都嚇跑嗎?」銀白髮站在我附近揶揄我。

我也不想,但我心情真的很差,眼神當然也變得更兇。

 

「銀白髮,你來被抱。」我口氣十分差的說。銀白髮根本不明白被一個變態小丑抱著的滋味有多難受。

他聳聳肩,十分不負責任的說:「沒被殺已很不錯,不是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白岸灣過了一年。

這一年我在一間孤兒院裡上班,間中去做搬運工作。

 

十分諷刺。

 

即使我再怎麼失憶,我也不會不了解自己的本性,而且我的夢也一直提醒著我,我不會是過著和平生活的人,血和殺戮才是我應該去的地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仍然持續,現場仍是一號提出要求然後半强迫的要二號接受,完全沒有我能插話的地方。不過拜他們的對話所賜,我很快便記住他們的名字。

本來有想過要打住他們的對話,但我又覺得不妥當,於是我走去廚房,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衣服是濕的。

有點麻煩……

 

當想要怎樣迅速弄乾衣服時,我的身體自己動起來,一個熟識的暖流由體內湧出,慢慢包圍著身體,而且還感到全身充滿力量。

我懂得它,我知道要怎樣運用它,因為它是我用了很長的時間才能弄到手的東西。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腦海一片混亂,全是海水的鹹味和被石頭撞擊的畫面。

這刻,名叫『痛楚』的神經線連接到腦,我感到全身都在痛,特別是頭部,有種像是要裂開的感覺。

我想,我大概受傷了。

為了查看自己的傷勢,我決定睜開眼。

 

「你終於醒來,太好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V 廢話: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 為什麼總是沒人被團大偷過能力呢? 所以便有了上一回那令人愣然的一幕

於是~ 我很開心的把苦惱了整年, 幫小白想好的能力送給庫洛洛~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天在帝光練習完籃球後。
「哲,我們一起回去吧。」青峰在更衣室內一邊換衣服一邊和他的拍檔 - 黑子說。
黑子覺得古怪的看著青峰:「你根本不是想回家。」
青峰半推半拉著黑子:「走吧走吧。」

黑子微微嘆了一口氣:「天氣預報說會下大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過你剛剛的招式是什麼?沒聽你提過。」俠客一邊玩手機一邊問我。

「不知。很生氣,它便出來。」我直接的回。

他托下巴思考一會後遐手:「原來是這樣!小白!你剛剛那個能力條件似乎是你異常生氣才可以發動。」

「啊。」原來有發動條件,俠客不說我也不知呢,不過為什麼他表情這麼高興?

 

他拍我的頭:「不要『啊』,你應該要幫招式改名吧,即使你很少會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你們是什麼人!」

像是想無視唯那脫軌的舉動,黑道們全都抬頭看著我們。

「我們是……」我正想說下去之際,俠客阻止我,他取代我說:「我們是死神,今天是你們的死期。」

而且還露出一個閃亮帥氣的笑容。

 

但那些黑道似乎不怕,有人更反吼:「欸!你這個小白臉在說什麼!信不信爺我(嗶-),還把你後面(嗶-)。看你一臉娘相,還是乖乖回去找人養吧。」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倉庫的時間很漫長,明明在外面只是過了四天,但在這兒卻仿佛過了一個月。

我裝了一大盤的清潔劑用來清洗向飛坦借的工具,人體分泌物很難清洗,要把它們弄乾淨也要半天。另外也把多了的鹽水倒掉,用來清洗地面的血蹟也是一個好選擇,雖然俠客打算燒了這兒。

 

我用已毫無用處的布覆蓋在那男人屍體上。

「三天嗎。」我毫無起伏的自言自語。

這男人在今天早上斷氣,或可能在更早前便斷氣,因為他到現在仍是睜著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男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問:「請問小姐你是?」

「綾查柅。」我唸出一個陌生的名字,一個被遺棄的名字。

他的樣子更疑惑,看來是完全忘了我這一個人,那也是當然的,當年的他從來只用一種看蟻的眼神看我,大概覺得我根本不配被他記住。
我內心十分激動的說:「多年前,你和那女人……利尤豎.唯,關了一個女孩在黑箱。我,正是當年那女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中午,那個男人莫賢似乎已巴今天要賣的東西賣完,他的神情十分得意,像是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令人作噁。」我忍不住說。

俠客輕輕的揉我的頭髮:「放心,他很快會消失。」

我微點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那一天的早上,天氣十分晴朗,藍天白雲,雷歐力出門找醫院買藥,我來探病。

我站在他的床旁邊看著他-皮耶多,他整個人都瘦了,像缺水般整個人乾乾巴巴。

他其實只是細菌感染,只要有藥和血清就可以痊癒,這不是大病,我知道的,雷歐力知道的,這連皮耶多他自己也知道。

 

只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他躺在床上等待死亡……我和雷歐力只有從旁看著。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獄寺剛剛那句話無疑是火上加油,亨利的怒火再提昇,他用力的吼:「我這兒不是怪地方!」

從不會令自目被無視的藍波對小男孩做鬼臉又吐舌頭:「這兒是這兒是這兒是-」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是是是是是是是!」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輕柔地問:「哈哈,所以這張紙上的棉花糖樂園指的就是這兒?」
「當然了,大哥哥你真笨,這麼簡單的事都不知道。」小男孩十分跩的說。
不過綱吉一點也不在意他的語氣,甚至還十分親切的問:「小朋友,你叫什麼?」
這當然了,他們可都要看著藍波成長的,這一點小事,當然不會掛在心頭。

小男孩眨著眼看綱吉,然後笑回:「我叫亨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干年後的世界(?)
時代:綱吉正在讀大學

白蘭很無聊,小正在做研究,綱吉被他家的痴漢團調戲中
沒有好玩的事情,所以白蘭決定自己溜上街露鳥
白蘭溜著溜著,突然拾到一張宣傳單張!!白蘭雙眼發光,看著傳單上的棉花糖樂園,可是白蘭找不到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只是一個骯髒的復仇者,只要對我的復仇有幫助我也會去做。雖然我不知做什麼事會對我有幫助,但只要有可能的我都會做。

 

「俠客,今天去哪兒?」我習慣性的問俠客。

俠客唯一有用的地方就是幫我計劃每天的行程,他說只要把這一帶的黑道趕盡殺絕,那兩個人越難生存。

 

「今天哪兒也不用去。」俠客今天卻說出一個與別不同的答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我打算犧牲腳來進行反擊時,拿著垃圾桶蓋的女同學忽然絆倒,真是幸運呢,一對二的話應該沒問題,最多會有皮外傷。

不過,

我的作風不是反擊,還是一邊閃躲一邊等姐姐回來,又或等她們幾個跑累,我不相信她們的體力比我好。
或許我的做法很消極很不切實際也很沒用,但我喜歡。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著女同學踏出校門時,月霞姐姐已在門口,不過她這次學乖了用了『絕』,不會令人注她。我走過去撲抱她:「月霞姐姐,久等了。」

「怎會呢,等小幻放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且看到小幻的笑容,我完全感受到心靈的傷痕全被治癒了~聽到你用可愛到極點的聲音喊我姐姐,我覺得我在聽全世界最捧的音樂會。」姐姐認真的說著誇張的話,我完全被她逗笑。
「哈哈,姐姐,她們三位是我說的同學。」然後我對三位同學用一點技巧的介紹:「這位是我的姐姐。」
我才不會讓她們知道我不知道她們的名字。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星期很快過去,小男孩不知不覺跟著我們四天,他大部份時間都是在畏縮在窗邊。
而我和俠客一如前幾天動作,俠客給我指示,我執行他的指示把一些在這一區的社團催毁,每天一個據點。

「小鬼,你不是要回家嗎。」俠客一臉不奈煩的問。
小男孩瞟了俠客一眼便繞到我身後。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