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太陽如常的升起,我無奈的打掃到早上,雖然那間房子不大,但塵都躲在暗角,我差不多把整間屋的傢俬都移動兩次才能清理乾淨。但有點尷尬的是我忘了原本擺放的位置,希望屋主回來後不會介意。

 

提著行李回到房間,小傑已起來,奇犽則在賴床。

小傑一看到我便對我揮手:「雲玄,早安。」

奇犽則瞥了我一眼後懶懶的打呵欠:「哈…早安。」

「早安,我回來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玄一比賽完後,小傑和奇犽便跑到休息區找她。

奇犽一看到她便問:「你不會跟我說你之前的一百關也是這樣過吧?」

雲玄點頭:「就是這樣過。」

「之前的九十九場都是?」

雲玄輕輕點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註: 因為上回有點少字, 這回加多一點

 

「這兒是天空?」我抬頭看著眼前很高很高的建築物,感覺像是這座塔是一直伸延到天空一樣。

 

『愚者之塔』這個故事忽然在我腦海內出現,我在孤兒院工作時,老師會跟小鬼們說這個故事。

故事的內容是一群自以為聰明的人想和天比賽,他們盲目的用石頭堆砌一座很高很高的塔子,然後把自己的雕像放進塔子裡,地位高的人會把自己的雕像放塔裡高的位置。在最後,在塔快要碰到天空的瞬間,天它大笑起來,結果這一笑引發一場大地震,這座塔瞬間四分五裂,天獲得這個比賽的勝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雀睡著一會兒後,忽然感到有個熱量在身邊,他伸出手摸了摸那物體,很柔軟很滑。於是便抱著它,但時間過了一會,那物體有呼吸,於是他驚醒了。

他低頭看了看物體,一個灰黑色髮的女生依畏著他睡,雲雀本能是想把人打飛,但他忽然記起『對了,好像是我叫她來這兒。』

於是他瞇眼回想剛剛的事,他終於記起這個女生就會那個奇怪的小動物。

 

為什麼會用奇怪去形容?

那是因為一個正常人扮失明,這不奇怪還有什麼奇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課後,丹格那完全沒有回去班房的打算,他剛剛被女同學的熱情累倒,他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 我花了很多體力去應酬女生們,現在要去休息、一個人靜一靜、吸一吸新鮮空氣。

於是他跑到學校的天台上,伸了一個懶腰後大字形的躺在地上。他伸手悠悠地拿起藏在裙子裡的望遠鏡和竊聽器,身旁還放了剛剛在家政課的飯團。

 

現在的情況是女生們十分熱情的把食物送給男生,而京子的對象是綱吉他們。

丹格那愉悅的笑:「啊啊,京子她們完全沒發現料理們被調包了。但阿綱……嗯,看他的樣子他是發現了……觀察力比我想像中強,雖然碧洋琪也做得很明面。但為什麼武和隼人都看不出呢?你要怎應付呢,善良的準十代,除了京子外,還其餘女生做的食物都被沾上碧洋琪的毒。」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下午的家政課,老師很興奮的說要教大家做飯團。而且還說難得有外國的學生來這兒,當然要讓他們明白日本飯團的美好及其精髓。

丹格那得知原因後笑著感嘆:「嘿嘿,你們的老師們都很風趣,似乎我和隼人這兩個混血兒刺激到他們呢。」

京子開朗的笑:「對了,你習慣這兒的食物嗎?」

丹格那點頭:「嗯,我之前也有接觸過日本食物,因為母親說德國的太多肉,很油膩,所以有時也會叫人弄中國菜和日本菜。」

 

她又問:「對了,你打算把食物拿給誰吃?綱吉君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學如言,丹格那認命的陪女生們逛街,本來京子和花子都想牽著丹格那的手,但丹格那想也不想便用

「我想學普通人那樣自己逛街,但我會跟緊你們的。」

這一句來打發她們,成功的逃離被女生牽手的窘境。

 

京子和花子當然不知丹格那的心意,她們都一臉欣賞地說:「你真堅強。」

對此,丹格那臉上高掛著優雅的淡笑,但內心卻是一個接一個的苦笑:『日本的女生真……熱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丁鈴同學!」坐在丹格那前方的同學轉過頭來。

「嗯?」丹格那微微歪頭。

同學們熱心的問:「你的功課還可以嗎?會不會聽不明老師的話?」

丹格那搖搖頭:「現階段還可以,雖然不是很簡單,但我之前在德國學過一點基礎,只是你們的國文有點麻煩,所以我正在向學校申請括免。」

 

同學們讚嘆:「丁鈴同學很聰明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各位同學,我們今天有一位新的插班。雖然她有點身體阻礙,但不會影響到各位學習,大家要好好照新同學。你進來吧,丁鈴同學。」老師拍拍手,引起全班同學的注意。

 

「是……」門外的人回了一聲,聲音偏高。

一位穿長裙的長髮女生進來,五官有點西洋人,鼻子高高,可惜,是失明。

女生進來,她向所有人點頭:「各位好,我叫DENNIS,是德國來的,因為一些原因會和各位成為同窗,請多多指教。」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嘆了一口氣,打量身上的衣服:「腳很涼……沒有其他的衣服嗎?」

環視一周,想找但又怕雲雀回來看到他在找東西,對失明人來說,找東西是高階段的事。於是他很無力的把上半身趴在那個櫃檯上,整條裙因他這個動作被拉高,春光外洩。

當然,前提是丹格那是女生。

 

但他是男生,只能說-嗯,很臭。

雖然他伏在櫃檯上,但手則習慣性的摸東摸西,忽然他摸到一件衣服:「嗯?什麼又是裙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緊張的等他說話,但現在面對面看著他,果然是美人的外表呢,是母親喜愛的類型。

啊!那個肩膀!是我們三兄弟都沒有的倒三角!太可惡了!

而且整體沒一絲違和。不知衣服下的肌肉如何呢?

 

他終於說話:「你好像有些不滿,什麼事?」

我在妒忌你的身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剛剛明明聽到一個呼吸聲,十分沉靜。

這種呼吸聲我只從兩個職業的人身上聽過,一個是醫生,而另一個是……殺手。

但在我一轉身時,所有聲音都消失,只剩下風輕輕劃過的聲音,像是在跟我說這兒一直都沒有人存在過。我也十分疑惑,我沒理由把風聲和呼吸聲混淆。

 

我繼續跟著眼前這位叫阿綱的日本人,他大概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因為,我居然有幸看到一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人會被只有七八歲的小朋友欺負。

而當他們想把目標變成我時,我便一手把他們一個一個的拎起,並舉直雙手,接著我聽到小孩子們叫嚷:「嘩嘩,快放下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了飛機,隨手召了一輛的士,也幸好他是黑髮,所以被人誤以為是日本人,所以很順利的去到他要住的地方,快速的放下行李後他便踏出去。

他沿路看了一圈,他感嘆:「真大分別,都是人住的地方,房子、空氣全都不同……這兒……很和平……」

左看右看一會,沒人,他快速的拿出相機為陌生的街道拍照。

「房子很奇怪呢,是長梯狀,方便人爬入屋嗎?而且這是俄羅斯方塊吧,這規劃……真不愧是以整齊一致聞名全世界的日本。」

 

沿著在飛機上的路線,他慢慢的行,開始為每條路計算時間,最後更直接閉上眼,自己慢慢摸著。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常有人問他為什麼要扮盲人,他的原因起初只是:「反正我張開眼和不張開眼都沒有分別,那我乾脆不張開了。」

後來有人問他能習慣嗎?閉上眼很不放便吧?他笑了笑回:「其實習慣之後,光明和黑暗其實只差一線。」

又會有人問他沒有被取笑嗎?他托了托頭,笑瞇瞇的說:「取笑人即是在取笑自己,覺得自己被取笑是因為你覺得自己有值得取笑的地方。如果沒有,那怕什麼被取笑。」

 

丹格那很滿意自己,他不會介意別人以為他是盲的,因為他享受做一個失明的人。或許你會覺得他很怪,但他自己很喜歡這種生活和日子。即使很多人對他指指點點,他還是毫不在意的聽著,像是被說的人不是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德國一個黑手黨組織的大宅裡,一位長髮少年緊閉著雙眼,手握著導盲棒悠閒的向前進,他熟練的拐彎抹角,順利的到達想要去的地方。

停下後,他禮貌的叩門:「父親,我來了。」

「嗯。進來。」房內的人回應著。

少年開門進去,他微笑的問:「請問是不是有事吩咐我去做?」

 

房內的男人有點頭痛的看著少年,他問:「彭哥列,你知道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犽托頰的看著雲玄,問:「為什麼不可以?」

雲玄點點頭回:「我……要去天空,否則來不及。」

「天空?天空競技場?」

雲玄點頭又說:「抱歉,但這也好。」

 

奇犽再次被雲玄的話弄得一頭霧水,他抓頭喊:「等等,你的話跳躍得太快,我不明。你怎麼抱歉?又有什麼好?」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拿出他的武器,她也舉起她的武器,相比他的武器- 鋼鐵造的大釘,她的武器-一把普通的掃把,在雜貨店也只售幾塊錢。

但雙方都不甘示弱,完全沒有認輸的意思,完全一副『你不先倒下來絕不停手』的意味。

 

在他們二人中間的白髮少年緊張大喊:「等等!你們千萬不要打起上來!」

他說得痛心,可惜他面前的兩人不受落。

「別阻止我,奇犽。」雲玄堅決的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能推門就能進去?對嗎?」我一邊把綁手綁腳的繃帶脫去一邊問發漲大叔。

發漲大叔點頭:「是可以進去並免受三毛追擊,但這只是第一步。之後還會有其他管家看守,他們都很強,但怎麼突然問?小傑他們還要訓練多兩個星期才可以推開門。」

「那是他們的事。」我平淡的回,在這兒我已浪費了幾天時間,即使那是休息,我可沒這麼多時間。而且我根本不需要做任何訓練便可以開門,但因為這一身的傷,所以被禁止去太遠的地方。

 

我想了想又說:「今天幫忙叫雷歐力他們走遠點,不要去大門。」

發漲大叔搔搔臉:「欸?可以是可以,但你想做什麼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兒就是奇犽他老家?」小傑好奇的問。

我怎知道,我又沒來過,不過這裡面不停傳出討厭的氣味,是鮮血被炸開的氣味。

這兒,絕對不簡單!看來進去後必需事事小心。

 

抬頭看著那扇大門,除了大得令人覺得浮誇外,還很麻煩,推開它需要花很大的力氣。

就算是我也有一定的難度,特別是全身是傷的狀態還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說什麼!奇犽怎可能會不合格!」我聽到身旁的人在吼。

奇犽……這個名字很熟悉……在吼的人的聲意也是……我用手撐著身體張開眼,一個綠衣的小孩子在前面……

 

對了,他是小傑,奇犽是銀白髮。

「呃…雲玄,抱歉吵到你……」

我問:「怎麼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