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啊,因為飯做多了,所以也給恭彌一個。」丹格那的一句說話只消半天的時間已傳遍整個校院,甚至在校園外都有人在談論他。

 

丹格那本人很滿意這個效果,特別她準備去接待室拿回自己的便當盒時,有幾個雲雀的手下對他九十度彎腰,把那個盒子雙手交還給他。那時,他完全由心裡笑出來。

「嗯,這個效果不錯,以在學校走課會方便很多。」然後下一秒變成陰謀得逞的笑:「想用這種程度的秘密要脅我,門都沒有。本來那個便當只是想打好關係順便答謝你幫我入學,但居然對我進行試探而且態度還這麼惡劣,我不陰你就跟你姓。哼。」

 

他原本的計劃是打好他和雲雀的關係,凝造一個方便他觀察的環境,然後耐心等找雲雀喳不成轉移找他的人,目的是為了在綱吉他們面前展示和平常人不同的身手,令他們慢慢接受他是黑手黨的事實。只是意外發生了,他被一個普通學生挑釁,而且不只一次。雖然那個學生或許是這所學校的帝王,甚至是這一區最強的人,但那人只是他的同輩,然而他可是某個黑手黨的二少爺,容忍也有限度。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是有嚴重渴睡症,但這不是什麼病,只是想說,他隨時、隨地都可以睡一頓,而且還睡得很熟。即使有人騷擾,他也能照睡無誤,不過騷擾他的人事後有沒有發生什麼查不到的意外就無人知曉。

 

接近中午的時候,烈日當空,天上無雲,在學校天台蹺課的雲雀被刺眼的陽光刺醒。他不悅的坐起來,還瞪了大陽一眼。

 

他站起拍拍身上的灰塵並看了看周圍,忽然出現的怪動物仍在睡,完全沒被猛烈的陽光影響,半點睡醒的跡象也沒有。雲雀緩緩靠近丹格那,先是用腳抵住他腰,然後輕力的踹了他一腳,但他眼中的那怪動物仍沒有起床的打算。

雲雀皺起眉頭:「喂,怪動物,你礙路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靜又日常的學校生活很快便被丹格那的一個想法破壞。

想通了什麼的丹格那,他一大清早回到並中,他先去到接待室,在桌子上放下一個飯盒和一張卡紙便離開。

 

他勾起一個笑容,安靜回到自己的班房,期待今天開始發生的事。他在這一段時間都在回想及思考一堆有的沒的事,特別是那天從十年後的藍波口中得知十年後的他居然在幫彭哥列做事。別人他不管,但他可是高哈根的二少爺,怎會去到義大利的彭哥列去,難道和家裡鬧翻?

但機會也很低,雖然家人對他的態度有點不滿,但仍不至於會把他趕去彭哥列……不,或許真的有可能。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為了學會日本的食物,他來到澤田家向綱吉的母親學廚,雖然剛剛發生了一些令丹格那深有興趣的事,可惜學習料理是他這回的本意,不能過分招搖。

他專心的聽奈奈的話,用嗅覺和味覺去辨認出一些調味品。日本的調味品和德國很不同,德國是加一堆香草然後拿去肉去醃製,但日本的食物是由幾種調味粉同時加上去,而且有些食材是可以生吃,完全不用加工。

而且烹調方法差異也不少,說得好聽一點的是日本菜要花很多時間,直接一點說便是浪費時間。

 

奈奈一邊洗菜一邊問:「丁鈴,你平時在家也是自己做飯嗎?」。

丹格那點頭,笑回:「自己做飯比較安全,而且我母親只會做炸物,吃得多會感到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今天難得主動的走向綱吉的位子,他笑問:「阿綱,今天里包恩先生有來嗎?」

綱吉被這問題嚇倒,把口中的水噴了出來:「噗-咳咳,丁鈴,怎麼了?」

丹格那一臉不以為言地回:「我想請你媽媽教我煮一些簡單的日式食物,所以想問里包恩先生有沒有安排教學行程給你。」

「什!什麼課程!」綱吉心中大驚。

 

察覺到他的反應,丹格那頑皮的笑了笑:「他不是你的家庭教師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