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門外來找喳的雜魚全被綱吉他們罷平,但事情不會輕易結束,最起碼某個剛才在屋頂觀看的人正蠢蠢欲動。

丹格那一邊整理校服一邊笑道:「雜魚就是雜魚,真是弱。」

綱吉搔搔頭問:「呼……丁鈴,你怎會得罪這些人?」

「才沒有,他們是找恭彌尋仇,但報仇不成反被打,於是便找我下手,結果當然也是被我打倒。但我有留手,我只是打了他們一些神經位,令他們不能亂動後掉在垃圾站。沒有像恭彌那麼糟糕,把人打到半死。」丹格那悠悠地道出殘酷的話,像是覺得他做的事很正常,沒有半點問題。

 

「喂!女人,你到底是誰!我知了,你是不是想對十代首領不利嗎!」獄寺瞪著丹格那,因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身手,而且對方的眼睛還是看不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獵人是什麼?是剝削其他生命而令自己獲得利益的人。是貪婪的人類,是不將非人類當成有生命的混帳生命體。他們很聰明,比我們更懂得利用我們和一些簡單的工且去成功捕獵。不過有件事我不明白,他們打獵的數量是超過自己所需要的數量,完全不明白他要這麼多的動物屍體來做什麼?只記得他總是把多餘的屍體推走,拿給其他的人類,像是其他人不懂捕獵。

 

可能人類喜歡共享成果吧,但他們所殺的動物過多了,完全多於需要,連獅子也不會獵殺多餘的動物。所以我討厭人類,更討厭把我們這些非人類當成利益工具的獵人。

 

但很可惜,即使我討厭,但我也很愛惜自己的生命。喜好這東西,在大自然的生態裡只不過是一粒塵埃,能生存下來才是重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前,是金光閃閃,水晶大吊燈,充滿華麗色彩的宴會廳,所有人都穿著雍容華貴的衣裳,畫面應該是很漂亮才對。

 

但我全身卻雞皮疙瘩。

 

呀呀,好噁心的色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眼前、站在我店裡的,是美食。

 

我打了一個呵欠,手臂用力的撐起貼在桌上的上半身,側著頭:「啊~怎麼了今天,真多人呢……每個人也叫人口水直流唾延三尺的體格呢……」

「喂,俠客,是她嗎?」亞軍看向後看他那位僵住的夥伴。

「呃……」那僵住的人還是僵住。

亞軍微微用手肘撞他:「俠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註:忘了說,這篇短篇的角色是沒有名字,所以不用驚訝看完後還找不到角色的名字,因為從一開始便沒有。。

 

 

眼裡,映著一座藝術品。

 

想到,就要把靈感畫出來,我拿起身旁的一疊紙,拿了一支筆,全身的趴在桌上,然後開始畫。「呀呀,先是高度,然後然後,嘿嘿嘿,是鎖呢~要緊緊的、緊緊的夾緊人的手和腳呢~哼哼~」我高興的笑著、唱著。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註:此文, 瘋狂有、黑暗有、變態有。請小心服用。

   另, 沒愛情、沒NP、沒CP。

 

(這篇是用第一人稱)

 

在我眼中,所有的一切、看到的境象,全都是瘋狂。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個英文字母的頭四個
  • 請輸入密碼:

俠客在走前給了我一點錢,還叮囑我用完後可以再問他要,所以之後我都很高興的在家玩電腦,而且還差不多一年沒踏出過家。

 

不過俠客也很忙,他說他的公司要去拍賣會,要出國一些日子。

但有一天,他很焦急的打電話跟我說:「小卡!幫我忙!」

「啊,可以啊。」我立即答應他。

「……小卡,你不用問是什麼事嗎?」他的語氣似乎有點無力。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多時,我不會也不會到街上去,除了一個情況。

午飯後,我拿了平時放錢的錢箱下來:「沒錢了……」

我躊躇了一會,看著俠客給我的電話……不自覺的自言自語起來:「不知俠客今天會不會來呢……」

 

其實我覺得電話放在我身上是一種浪費,我沒有朋友,也不會有人會打給我……除了俠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註: 我沒把主人翁定性別, 請各位自行幻想。

 

 

我不想理他了,我只想玩電腦。

心動不如行動,於是我放軟全身坐到桌前開始今天的活動。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註: 我沒把主人翁定性別, 請各位自行幻想。

 

 

 

「喂,你就是那個網路駭客域銘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每天我好冷清,這兒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這兒不是『廟街』,這兒不是香港。每次我發覺這一點,我的心就像被抽空,呼吸總是難的。

 

因為……我再一次認清我曾死過的證明。

 

看著天空,天朗氣清的天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沒有等好久,我的下一位客人來了。

 

「這兒是看掌?」一位黑髮,額上有十字的男人問我。

 

我微笑點頭:「是,我是幫人看掌紋的術士。」

我認真的打量他,五官端正、有神的雙眼,言行舉止間隱隱帶著一絲儒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睜開眼,我看見混沌。

 

 

 

 

「先生對前途有迷茫嗎?小姐,要看看掌紋測姻緣嗎?」我今天還是很努力的找愚昧的人給我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個英文字母的頭四個, 小寫
  • 請輸入密碼:

製造出連續幾次轟動性的事後,四周都盛傳丹格那與雲雀有親密關係,這些傳言更令他每天都多了一些餘興節目。

上學的途中、放學的途中、上洗手間,總之只要在他一個人時,都總會有人不知從哪兒跳出來大吼:「雲雀恭彌的女人,代替他受死吧!」

被吼的丹格那永遠也只是處變不驚,笑著對那人說:「要上就快點,我在趕時間呢。不過呢,怎麼你們就是要挑阿綱不在的情況來呢?」

接著那群人就會像中了毒一樣,很戲劇性地說:「要恨就恨你是雲雀恭彌的人吧!」說完後當然是衝上來圍攻丹格那。

 

有時來尋仇的人會手執球捧、鐵枝、布袋、麻繩等的東西來攻擊他,有時則會手持利刃、小刀、玻璃瓶等危險的東西,然而到最後,那些人的下場不是被打到重傷並放在垃圾收集站就是倒在醫院門口,而且雙手都被一些利器灌穿。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氣生氣生氣,總之一整個的不爽!!

自從那天從亞連的口中聽到驚人的事實後,神田都處於一個極度不爽的狀態,而他的四周則是城門失火不止殃給池魚還把附近一帶的泥地變成焚土。

而且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科穆伊.李還把平時的滅火器-亞連調動到其他隊伍,和神田優分開行動。

 

火山爆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上說-牽手、親吻對方、一起嬉戲、玩樂,這都是友好的表現,想加深關係,就必須常常做、日日做,最佳的是每晚都做。換穿對方衣服是早上必定會發生,有時玩一下醫生護士遊戲更勝每天都和對方一起。

穿布偶裝給對方一個驚喜也是個不錯的活動,同時邀請對方跳舞、一起做飯更是溫馨。

 

「……」神田緊皺眉目,這書的內容的確是無傷大雅,但他總覺得很奇怪。

 

「神田,你在看什麼?」亞連在旁忍不住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運動會當天早上,丹格那先到澤田家,他在門口按門鈴:「打擾了,我是丁鈴。」

很快門便開啟,一位女性走出來:「丁鈴,你來了,歡迎,請進來。」

「早安,奈奈。」簡單打了招呼後他便進入屋內。

這時女孩子的交談聲內傳入他耳內,他聽了幾句便知道其中一人是京子,但另一人他不認識。他用導盲棒敲地製造一聲聲響,他問:「這聲音是京子嗎?」

 

京子的聲音傳出:「丁鈴,你也來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代:丹格那十歲

地點:義大利

 

「丹…丹格那,等我…嗚…嗚…」年紀已十七歲的迪諾跟在比他小七歲的丹格那後。

「是是,我早已停下五秒等你,但你自己要跌倒浪費時間我也沒辨法。」由於年紀還小,丹格那仍未到懂得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的年紀,所以他只會直接地表達。 (綱:還好我遇見他時是十四歲)

「嗚嘩!」迪諾再次因不明的原因跌倒。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