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委員長夫人,我們來接你了。」

在新一年的大清早,丹格那家門口便有著這比軍隊更齊整劃一的喊聲。

 

「啥?」這次,丹格那又再被那群人搞到摸不著頭腦,他打開門對那些人問:「什麼接我?你們在說什麼?」

其中一名風紀成員站出來,他先向丹格那敬禮然後道:「委員長夫人,你還記得星期四那天委員長說過什麼嗎?」

丹格那雙手環胸歪頭回想:「嗯……他說是要我幫他弄幾個便當,說是有什麼活動,所以你們是來接便當?真是呀,說話清楚點,等我一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之前的事,丹格那要求迪諾在並中附近的公園等他放學,然後順道一起去吃個飯再回家閒聊。

「唷,久等了,我的朋友迪諾。」丹格那跟他來個短暫的擁抱。

迪諾回擁:「丹格那很久不見,上次太匆忙根本沒時間跟你好好地聊一聊。」

丹格那難得張開眼看著久違的朋友問:「是呀,你們站了多久,要去附近的咖啡店嗎?」

 

「我們?」迪諾不解的看著丹格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唉,終於到十二月了。」丹格那看著牆上的月曆:「兩個月時間過得真快。」

看著空蕩蕩的住所,有點寂寞的苦笑:「這兒是日本,沒有聖誕舞會不能把美眉,還真是有點沒趣。明明之前一點也不想念……有點懷念義大利的學校,雖然大半同學都跟黑手黨有關。」

 

他拿起一張砂紙和一塊乾的抹布擦拭自己的武器並用螺絲刀檢查一些機關有沒有鬆掉。

丹格那來日本前是在某所專給黑手黨小孩子的學校上學,但由於離家很遠,所以都是住宿,所以他才這麼習慣一個人生活。也不是沒找過家鄉附近的學校,但因為家境問題,一年便要轉一次學校,轉了四次後才決定讓他讀那間黑手黨的學校,而且丹格那的大哥和叔公也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等一下。」

正當丹格那把導盲棒的暗刃露出來時,里包恩叫住他。

 

丹格那疑惑:「里包恩先生?怎麼了?」

里包恩神秘的笑:「你去跟他們說綱吉的位置。」

丹格那想了一想然後垮下面:「欸……這不太好吧,很危險的,對他們都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又是到澤田家學廚之日,所以丹格那放學後便和阿綱一起回家。
「呵哈……今天的課真沒趣,無聊透了。」丹格那一邊左右揮動導盲棒一邊打著呵欠說。
綱吉擔心的看著丹格那:「丁…丁鈴,小心看路!」
「啊。」丹格那點點頭後繞了一個小彎,靈巧的躲過一個電線竿,然後笑著提高手上的導盲棒:「阿綱,你用錯詞彙,你應該是說小心道路。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的棒子會幫我辨別前方有沒有阻礙物。」

綱吉微微鬆一口氣:「丁鈐,你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始…始終受傷會痛。」
「好,我會小心。」微笑點頭,對於這種關心的發言,其實丹格那不太會擅長應付。但當扮失明人扮多了,這些話聽多了,即使不習慣但也可以隨口應付幾句。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跟雲雀打完一架後,丹格那獨自一人溜到天台,他難得說了一個D字開頭德文罵:「恭彌那傢伙完全不懂手下留情,這兒這兒還有這兒都要冷敷幾天了。」

他搓搓手臂和大腿,更鼓起臉頰悶悶的說:「這兩個星期休想要我弄便當,痛死了。」

 

里包恩坐到他的肩上:「你也不弱,當了全校的面前打了他一記重擊。」

想起剛剛雲雀的拐子和丹格那的導盲棒各不相讓,兩人不停互攻互擋,每個旁觀的人都看到瞠目結舌。但隨著時間的逝去,丹格那的體力明顯比雲雀不足,接招時開始力不從心還被打到後退。接著他更要用手腳來擋雲雀的拐子,所以才會被打到遍體鱗傷,在快要結束時他把身體豁出去,不管所有打到身上的攻擊,手腕一轉一個突刺,完美地擊中雲雀的腹部。

可惜他也傷痕累累,所以打到雲雀一下後,他便大字型的癱倒在地上喘著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民間有數十種不同風格的宗教,其中有些修練方法十分偏激,有些則嚴直苛刻,不過不管怎說,他們都自稱自己是正統。
一人支技雙修、一人堅稱自己是最美的佛、一人說自己是活佛,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當三人舉行辯論大會--其實是約會--,會產生什麼化學反應呢?


支技雙修,我們先稱他為A,另外二人就叫BC。

A會積極遊說B和C:「雙修好,雙修能令雙方心靈同步而且在最高點時能突破各自的瓶頸位和天井。」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