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丹格那把發訊的地方和里包恩手上的資料對照一下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朝著目的地-黑曜樂園出發。

「隼人,你是重傷呢,你真的要去?你要明白你現在只是負累,還很礙眼,容易成為別人拖油瓶的那種。」丹格那一臉擔憂又苦惱的說著。

獄寺狠瞪著他:「女人!你不出聲沒人……傷口……」

丹格那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咦?你不知道嗎?受傷的人不要大聲吼和呼吸,會扯到傷口喔~不過別怕,我有帶鹽粒和繃帶,你傷口出血時記得告訴我,我會立即幫你有效地處理。」

 

同行的其他人一邊聽著,心也涼了一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v的話: 本人不在hk, 現在用朋友wifi 幾秒, 請想念我.

 

 

丹格那忽然喊:「慢著,草壁呢,我點事要問他。」

聽到問題後,兩名委員會成員一臉傷的用手臂抹眼,右邊那位嗚咽地說:「夫人…夫人……草壁學長他…嗚嗚……」

左邊的那位緊握拳頭:「草壁學長被打到入院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就是丹格那,對吧。」

毫無預兆

在某一天上學途中,一個身材高挑的陌生人在一條大路轉角的小巷這樣問在大道路步行的丹格那。

丹格那沒有理會,走了幾步才停下:「哎呀呀,太久沒人叫對我的名字,他們不是喊丁鈴就是怪動物,害我自己也差點忘了自己的名字。請問你在叫我嗎?」

「你就是丹格那?」那人微微皺眉再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山本武跟他老爸抬槓典期間,丹格那只在旁安靜地聽著這對父子的對話,雖然這不是第一次看到正常家庭交流,但還是有點好奇他們的對話內容。大概是因為這種普通不過的情境永遠也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特別在他所待的世界,家族裡的競爭是絕不會允許他們軟弱。

 

「老爸,丁鈴她是德國人,沒吃過正宗的壽司,所以我才帶她過來試日本地道的食物。」

忽然,山本叫他的名字令他飄遠的心思回來。

山本剛環胸點頭並舉出一個大拇指:「啊,明白,要讓她明白壽司的美味!」

山本武回他一個大拇指:「哈哈,沒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丁鈴,你放學方便來一下我家嗎?」

在一個天朗氣清,白雲在飄鳥兒在叫的某一天,山本問伏在桌子上像在睡覺的丹格那。

丹格那耳朵動了動,換成單手托頭,沒精沒采地反問:「嗯,我是方便。但怎麼了?」
山本燦笑說:「哈哈,因為你好像沒有吃過壽司,所以便邀你來我家。」
「嗯?兩者有關係嗎?」丹格那淡淡的問。
他這一問令在意他們對話和想八卦的同學都跌滿一地。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草壁跳出來打破僵局:「委員長,抱歉打擾你們,我們向那邊的攤位收到巡邏費。」

雲雀轉身發號司令:「啊,去下一處。」

草壁微笑問:「委員長夫人要一起嗎?」

丹格那擺擺手:「不用,我的朋友在等我,我只是剛好聽到恭彌的聲音才過來打個招呼,我也要快點歸隊,否則會令她們擔心。」

 

「請問要不要我派人送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了一段路後,京子和丹格那便到達廟會的地點,京子看了四周後笑:「今天也很熱鬧呢。」

丹格那附和地點頭苦笑:「人真多。」

雖然人多也是意料中的事,但面對時還是會感到苦惱,而且除了人的交談聲外還有音樂及太鼓的敲擊聲,他對這些聲音感到無比頭痛。他現在只希望等一下進去後,仍可聽清京子和小春的聲音,不會和她們走散,否則他要上演一場瞎子張眼尋人的戲碼。

 

胡思亂想一會後,丹格那便聽到一陣急速的小跑聲往他的的方奔過來,那人並喊:「京子!丁鈴!」

「小春!這兒!」京子回並向她揮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