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答應了別人,丹格那就會開始動手。這並不是因為他有責任心或要做到最好這想法,而是他很好奇十日之後的結果,這種預測結果的快感令他不顧迪諾手下們的阻止動起來。他好以待暇地觀察,雖然現在能給他觀察的人不多,但也足夠該他從中取樂。

 

給家裡的報告他決定把指環和瓦利亞的事全都隱瞞,而且六位後備守護者的情報也足以讓他在半年內什麼也不做。他可是很期待某一天跟他家老頭子說:「指環戰?早在幾年前完成,你的消息也太落伍了。」,期待看著他老爸生氣發飆的情況。

 

史庫瓦羅說的沒錯,他是一個怪胎,而且他所待的家族有著他真的很可憐。他對家族裡的所有事務和名譽都不感興趣,雖然這絕對是受了他叔公的啟發,不過他越是長大越是明白他喜歡看現在的一切來推算結果。會聽家裡的指示做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想知道推算出來後的結和真實的差多少,新一代的彭哥列正是他所需要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8 Fri 2012 19:47
  • 0. 序

四周漆黑一片,什麼聲音也沒有……奇怪?我不是在殿裡嗎?

 

不對,我為了屐行承諾請衪幫忙。

 

可惡,腦海很亂,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喂!找個人!找個人給我說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下是藍波的角度***

 

 

我的目標是要打倒里包恩,要令無視我的你出糗。

然後有一天,有一個好討厭的姐姐來了,她頭髮很長但眼眼很小,而且常常閉著眼。藍波討厭她。

而且她常常瞪著藍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被媒氣爆炸波及而受傷(其實是史庫瓦羅所傷),丹格那即使上學老師也因他所受的傷太重(其實只是迪諾包紮技術太巧奪天工之過)而命他留在家休息,他也樂得輕鬆。

只是才休息一天,第二天便有客人聞風而至,不過他的目的絕不是探病。

「喲,看來你氣息不錯。」

 

丹格那驚恐地看著這位客人,他有一個不祥的預測,可惜落跑走人的成功率很低,他只能裝傻問:「……里包恩先生,你怎會來?迪諾他在並盛中學天台。」

「我不是找他,是找你。」里包恩用嬰兒的外表天然無害的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上沒有無條件的幫助,只有互相利用。依賴他人就證明我是一個無能力的人,所以我不能依賴他人,所以所有事情都必須靠自己。若真是不能一人完成,那就找利益一致的人合作。』

這是丹格那給自己定下的信條.

 

他在跟綱吉分開的那一刻已跌坐在地上,可惜條子(警察)來到,他强忍著身體上的不適走到小巷。他用某個方法訆六道骸幫他找一架車,而駕駛人當然是被六道骸控制的人。

「咯咯,真狼狽。」

丹格那才一上車,六道骸藉著司機的身體揶揄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躍進戰圈範圍,他隱藏氣息,不慌也不忙地走繞過史庫瓦羅背後,他張開眼看著前方倒下的瓦礫。他嘆一口氣喃喃道:「還真重手呢。」

忽然,一股強勁的劍風朝著他衝來,他微微轉身讓劍風擊中自己。

劍風停下後,幾絲斷掉的灰黑色頭髮飛舞於空中,丹格那左手手臂和頸淺出一點血跡,他高喊:「我的頭髮!」

 

史庫瓦羅看清背後的人後愣住,他微微退後一步大喊:「我靠,原來是你…你怎麼突然在我背後……別生氣別生氣,我不是故意的……呃!」他橫舉劍接住丹格那由上而下的一擊。

丹格那雙手再加點力:「傷我頭髮的人都必須付出代價,你不會不知道吧。」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義大利著名的黑手黨:彭哥列,他們為了延續和穩固勢力,每一代都會選出守護者,並賜予他們一枚家族指環去證明他們的身分、地位和權力。

原因是每一個黑手黨也知道-『這指環擁有強大的力量』。年代越遠所蘊含的越大,某些黑手黨更是寧願是死也要守護著家族指環。

不過這也是高層之間的秘密,因為太多家族急迅興起但又結束,曾是寶貴的東西自然變成『海洋之心』般的存在。

 

在並盛町,自黑今天又是一個和平又悠閒的一天。在學校裡時,山本和獄寺提議大家一起去逛街遊玩,順便輕鬆一下。

丹格那本想拒絕,因為他聽到成員名單有藍波這個吵死人的小鬼,不過心地善良的京子說她和活潑的小春也一起,在她們二人的希望下,另外又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丹格那最後只好答應一起出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丹格那上學時一直頂著一張臭臉,其實也不是臭臉,只是臉無表情。但對於看慣他每天都臉掛微笑的同學來說,這完全是恐怖嚇人的臭臉。

而且經過一年的相處,他們都知道他和雲雀一樣都是不能惹的對象,所以大半同學都不敢接近他,老師也是,眼神都會不自覺避開,就是看天看地看黑板看書本也不看他

 

到換課的空隙時,幾個平時跟他比較多交流的人走近他問:「丁鈴你怎麼了?」

「這聲……抱歉,我今天頭痛,沒有心力去分辨聲音。」丹格那沒精打采地說出今天臭臉的原因。

「我是京子,你頭痛?要不要去保健室?」京子擔心的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校的寧靜很容易因一個小話題或一點小事而引起大風波,而今天的引起風波的人仍是嬉皮笑臉的丹格那。

起因是同學在討論半年後的一個校慶活動,有些同學建議辦咖啡室,有的說鬼屋,更有同學說演話劇。提出主意的人為了得到其他同學的支持,努力推銷。

風波就此發生。

 

「演話劇?」丹格那歪頭問。

支持話劇的同學努力點頭:「嗯,是的,我們想丁鈴同學能出演穿肚皮舞服的侍女,放心,衣服不會太超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你過來。」犬瞟了在後的小女孩。

「呃……是。」這位小女孩身形嬌小,個子不高,聽到犬叫她時她便小步跑過來,她害羞又慌張地左右望向柿本和城島。

「……就是她?你們確定?」丹格那扶著下巴上下打量那位女孩子。

犬一臉得意地點頭看向千種:「啊!原來你這傢伙的眼睛真的看得見!我猜對了!」

 

丹格那用眼尾冷冷掃向犬:「現在沒你們的事,閉嘴。」完全不理會生氣的犬,他又對女孩子問:「我該怎稱呼你?小女孩,還有你多大?有沒有十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無奈的看著自己身處的地方-一隻小型快艇上。

而目的地則是所有黑手黨都忌諱著、全黑色的復仇者牢獄。

 

為什麼他會忽然去這一個奇怪的地方嗎?原因是探監,雖然他不認為復仇者的那些傢伙們不會這麼輕易放他去跟那個人見面。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個人跟他的部下又再玩了一次『逃獄』。

丹格那坐在快艇上嘆氣,明明天空很美麗,但他的心情卻差到像在打開冰箱看見已發霉的食物,爛透。而且令他最怕的是他的預感,他覺得里包恩找他做中間人的主因絕不會因為那人不知道他也是黑手黨的人這麼簡單,特別他是那種會作出超級長遠思考和計算的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以上是平時說出許多令人摸不著頭腦話的丹格那這一天的狀態。

經過一年相處,大半同學也明白他是一位愛說話的人,而且還愛說很多不好笑的冷笑話。但今天,丹格那沈默得嚇得,除了一些問答外,他都不怎麼說話,讓人十分在意。

 

「丁鈴,怎麼今天在悶悶不樂?」京子擔心的問。

丹格那擺擺手:「沒什麼,但總覺得今身渾身不自在,像是有什麼不好的東西要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處理完城島犬後,綱吉一行人又再開始尋找敵人,但綱吉忽然說:「好像有點肚子餓。」

此話一出,大家才想起從早上便一直東奔西走,沒怎麼正經吃過東西,於是緊張的尋找兇惡的通緝犯變成中學生的校外野餐。

看著建議和準備野餐中的眾人,丹格那嘴角抽畜問:「里包恩先生,我該形容為神經接錯還是毫無緊張感的白痴們?彭哥列準十代的思想行為真令我刮目相看。他這樣可以嗎……」

「看到獄寺和山本兩人對他的信賴,你認為呢?」里包恩沒有正面給予他答案反問。

 

沈默一會後,丹格那開口:「比我大哥好太多,有願意為他拚命的人,想阻止也阻止不了。而且……我沒感覺錯的話,隼人和武都對他十分信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