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綱吉那兒,事情還沒完,那個時代的雲雀來到基地,他和草壁把傷者抬去醫療室,但因為討厭群聚的關係,把人打完後便叫草壁跟他們說一下SOS訊號的事。

明白事情源由都是京子的事後,綱吉才鬆一口氣,但下一秒便收到將尼II的緊急通訊叫他立即去指揮室。

 

原本平平無其的指揮室被兩道氣氛緊張的氣勢包圍。

白色的氣勢是丹格那,他額冒滿青筋但仍微笑有禮地問:「不知貴人事忙、經常神出鬼沒來去無蹤的雲之守護者雲雀恭彌先生大駕光臨卑人的簡陋工作室是想做什麼呢?」

黑色的氣勢正是他的說話對象雲雀恭彌,他挑眉:「你很不想見到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依然是在十年後的世界,那個時代的丹格那徹夜無眠坐在自己的工作桌前想事情,十年前的人帶著這個時代沒有的東西來了,他在思考這會不會和現在崩壞的世界有關,而且又會帶來什麼影響。

他用特殊電腦把搜出的資料傳到腦,然後加上自己的猜測和某些秘密資訊把現在的情況寫下。

 

“滴溚滴滴叮-”

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丹格那嘆一口氣按下頭上的機械:「我是丹格那,什麼事?」

『大姐頭,可以過來一下嗎?』將丹II的聲音響起。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在十年前大家都在擔心,但身處在十年後的他們雖然佷想念自己的時代自己的家,但他們忙碌到連想念家的時間也沒有。

十年後的狀態是里包恩簡簡單單地向綱吉說一下他知道的事,另外將尼II則介紹基地的設施和在這十年間,那個時代的綱吉做了些什麼事,另外也在檢查那個時代的獄寺正在執行什麼任務。

 

忽然一個灰黑色的人衝進來並擋在他們前方問:「將尼,我剛聽到有趣的消息,他們在哪兒?」

將尼禮貌地喊:「丹格那大姐頭,要喝水嗎?」

那人微笑說出難聽的話:「你做研究做瘋了嗎?連人話都聽不懂嗎?我在問他們在哪兒。」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里包恩和其他彭哥列的關係者逐個逐個地失蹤。』

這是丹格那相隔一個月後,從義大利國回日本打探到的第一件事,也是令他摸不著頭腦的事。

在說的時候,雲雀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你的朋友失蹤了,你知道他們去了哪兒嗎?」

 

「失蹤了?」丹格那沈默一下旋即問:「有誰?」

回答他的是不負責任的回答:「自己看新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義大利彭哥列總部─

一群黑衣人在總部來回奔跑,他們四散跑開但一會後又集在一起,其中一人問:「有找到嗎?」

其他人一致搖頭。

黑衣人嚴肅地再說:「那我們去西翼再找。」

其他人沒有點頭,只呆呆地看著他身後,黑衣人覺得奇怪,轉過身看了眼,立即滴著冷汗地問:「史庫瓦羅大人,怎麼來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的角度)

 

我從來一無所有,由出世到現在。

身體髮膚是父母制造、個性性格由環境造成、意識靈魂這些東西太虛假,根本只是一堆沒有證據的言論。我擁有的,只有由我自己建築起來的謊言。

 

「你不得這樣很空虛嗎?」我的叔公,那個年紀和我一樣大那個,他曾這樣問我。他的興趣是把事情鬧大,讓事情依他的步調前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空之戰之後的隔天早上,丹格那一早便叫起屋內的住客,吃完早餐便一臉高高上的樣子說:「你們三個聽住,我要回一趟德國和義大利,而這間房子也會立即消失。雖然我前幾天說過,但你們好像沒放上心,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再說一次。」

 

坐在他對面的三人,一人只托了托眼鏡,另一人則別過臉,一副鬧脾氣的模樣,不知把他的話聽進多少。

最正常的是第三個人,她問:「丹格那大人不再回來日本?」

「嗯,短時間內都不會回來。」

丹格那一答完,城島犬立即說:「走吧走吧,不是阿骸我才不會想跟你這個人妖一起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色由紅變黑,戲裡的所有演員都在並盛中學出現,於是『大空之戰』的晚上便開始。

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因為中間實在太多事發生,例如那群自稱切貝羅的人居然在一夜間,無人察覺時,在學校裡安放了六座高塔,而且還連著手銬。說為了要以防各守護者在大空對戰期間進行干預,所以要各隊的守護者們都套上它,否則決鬥不會開始。

 

而旁觀的人也被她們請上學校天台,理由同上。

丹格那在被請走前笑一笑,主動牽起其中一位切貝羅的手,輕輕吻她手背後,臉貼近著她耳邊問:「說話別這麼冷漠,害我想認識妳一下都心驚膽戰。」

切貝羅沒有任何感情變化,只是停了一秒便重複地說:「……請你快點到天台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房間內的氣溫開始提昇,這令房內熟睡的丹格那醒過來,他掩著嘴打了一個呵欠:「唔……呵…」

「啊,你終於醒了。」他一起來坐在他旁邊的史庫瓦羅便說。

丹格那微微皺眉:「史庫瓦羅……你好臭,沒洗澡嗎?」

史庫瓦羅挑眉:「我根本不能動,洗什麼澡!」

「真沒用。」

「欸!?你混蛋說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了醫院後,丹格那很光明正大地擅用那兒的廚房,而且還命令迪諾找人幫史庫瓦羅刷牙,他可不想一進去便聞到一身惡臭的人。

迪諾雖然無奈,但因為一些考慮他還是照辦,而且由他的手下來做絕對比丹格那做令他安心。

不過,丹格那一放下食物便用揶揄的態度問:「全身有臭味的史庫瓦羅,今天覺得怎樣?」

「混帳!跟人打招呼是用這樣的語氣嗎!丹格那!」雖然史庫瓦羅被綁而且全身都帶傷,但全都影響不到他的大嗓子。

 

丹格那掩嘴笑了笑:「什麼嘛,我見跟你關係不太壞才這樣說,若是其他人我會直接說“你怎麼還沒死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霧之戰隔天的早上(雲之戰當天),因為不用上課的關係(只限丹格那一人),丹格那一大清早便出門去超級市場買食材,特別是魚生、義大利的餛飩和厚麵包。在他要付帳時,一把聲音忽然出現在他後方。

「你昨天果然是胡扯……」

他不慌不忙地打招呼道:「唷,迪諾,你怎會在這兒?」

迪諾回:「我本來是去你家接你,但去到時霧之守護者說你出門買東西,所以便在附近找你。」

「哈哈,還真不愧是我好友,對我真好,但你不是很忙嗎?」丹格那笑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