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3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超短對話錄(2)

「丹格那,你不介意他們喊你做大姐頭?」有天,碧洋琪忍不住問。

這個問題她也曾問十年後的丹格那,那時他的回答是:「習慣了,而且我從不在意稱呼。」

她那時立即吐糟:「這不會很令人誤會嗎?你的男性追求者知道你是男生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晚上-

丹格那從床上扎醒過來,他坐在床上喘著氣,額上流著冷汗,沈默幾秒後,他吸了一口氣,又慢慢呼出:「原來是造夢……真是……噁心的夢。」

他嘆一口氣重重向後倒回床上,長長的頭髮散亂地:「我怎會做這種夢?似乎是因為我還在動搖吧。」

在夢裡他看到白蘭對他說-我這次要我全世界做舞台,道具是這些人的命,用命併命來表演一場精彩的演出。

「有真實感的夢呢。」他自嘲一笑,雙手交叉用手臂掩住雙眼:「明明只是認識一年半的人,為什麼我會動搖得這麼厲害。」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有人都有不同的訓練,例如打開彭哥列匣和學習熄起指環的火焰。

不過以上的訓練對丹格那不適用,里包恩的說法是“他沒有覺悟”。沒錯,他完全不懂,他討厭決心、他討厭為某個人而努力、討厭沒計劃的作戰,而且也很討厭自己。

對他來說,覺悟就形同另一個世界的東西,遙不可及。

 

所以他做的事往往只有同一樣,就是在旁做一位旁觀者。在平時,這是很普通的事,但可惜現在不是,現在只要他閒下來便會想白蘭那天的話發呆,因為這樣他即使睜著眼睛看路也會撞牆,像現在-

“碰!”丹格那摀住額:「好痛……」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物:白蘭 六歲

 

五歲的時候,他們二人-白蘭和丹格那相遇了。當時的丹格那還是一個沈默寡言的小孩子,而且不會故意令家人生氣,到底是什麼事令他一整個人改變呢?

丹格那本人只會答:「本性露出來加上反叛期提早。」

而,他的家人一定會回:「被白蘭教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基地後,丹格那感到頭痛,他跟綱吉說太陽太大令他不息,他需要回房休息。他才剛轉身沒多久,背後便傳來一陣喧嘩,可惜他真的沒精神理會其內容。不過他也停下腳步,原因是有手抓住他的腳不讓他移動,在他還沒回頭望時,那人已用快哭的聲音叫:「丹格那……丹格那!」

這一次,丹格那終於聽清來人的聲音、聽到話的內容、終於想起他的一位老朋友。

 

他微偏頭看向腳邊道:「唷,十年後的迪諾呢,嘖嘖,還想說你變得有男人味,但你現在這個五體投地的姿態怎麼了?」

「嗚……丹格那!」迪諾先站起然後又用全力撲向丹格那(其實是迪諾不小心摔倒),還把他撞倒在地上,引起一聲巨大的“呯”。

丹格那吃痛的叫了聲:「嘩呀呀!好痛……迪諾你搞什麼子彈,我不是標杷也不是由加利樹,你撞什麼?給我滾開!」丹格那努力掙扎想踹開壓在身上的迪某人,但由於他實在太重,丹格那只好伸出一隻手揪迪諾的耳朵再說:「我叫你滾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前面種種前提下,我開始在葉芽城生活。四周的人很善良,知道我視力有阻礙後,還送了一支拐杖(失明人士專用)給我。雖然我有澄清我不是看不到,但他們還是不放心。(特別在我對著馬,以為那是人打招呼後)

住了幾天後我更發現,那位小兄弟介紹的屋子真不錯,簡直是男人的天堂!是我的夢想屋!

這間屋是附有鑄劍用的爐!!

 

天呀!這是何等幸運!簡直用盡我三世的幸運!我第一次這麼愛渾濁神,衪對我太好。

我可以開心時鑄劍、不開心時鑄劍、忙時鑄劍、無聊時鑄劍、沒什麼事時鑄劍,連不想睡時都可以鑄劍!!!!太好!我嚮往這樣天天都鑄劍的日子多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解釋後,大家對入江正一還是半信半疑,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始終他對他們所做的事真的很過分。

他一邊感受著惡意的視線一邊繼續說明現在的情況:「你們最終敵人是白蘭,他正是所有事的主因。」

 

「欸?」因為熟悉但又沒預期的名字出現,丹格那也忍不住發出一個音,但他很快又閉上嘴繼續聽下去。

只是同名、一定是同名都是叫白蘭、只是名字跟他叔公的名字完全一樣,但他的叔公只是個貪玩的人,所以這個白蘭不會是他認識的白蘭,丹格那自我安慰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會合草壁他們幾人後,雖然對於為什麼吵死人的小鬼都來了這一點有異議,但基於這是里包恩的指示,任何不滿或反對都無效,他只能乖乖跟他們在一起行動。

在庫洛姆的幻術下,他們成功騙過所有監測螢幕成功潛入。而警衛方面,因為他們是緊追在雲雀身後,所以更加安全,入眼所見只有倒下的人。

 

在成功在武器庫和一些通道設置搖控炸彈後,丹格那忍不住說:「順利得叫人感到恐怖。」

「怎麼了,丹格那大人?」庫洛姆輕聲問。

丹格那看著庫洛姆,她因為身體受創而臉色蒼白,而且沿路上都用著幻術令她身體開始應付不到而喘氣。他微微嘆一口氣:「沒事,不過庫洛姆,收起幻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快,時間便到了攻入敵陣的前一天,綱吉和山本都找到自己的打法,獄寺懂得用他的武器,丹格那則掌握了十年後的科技支援,萬事的準備全都做足,剩下的只有實際行動。

他們開作戰會議決定突擊隊的人數和隊員,丹格那和阿綱他們分開行動,他的任務是去破壞他們的槍械庫和令監視器停止運作。

「總之請大家都加油吧,一定要回到我們的時代。」綱吉衷心地說。

 

在晚上,女生們則為他們開預祝,丹格那無奈地被扯入廚房幫忙,因為京子和小春並不知道他也會去進行敵襲,他本人也不想說,所以便被當成閒人。

山本走到他身旁,輕聲在他耳邊問:「丁鈴,她們知道你是男生了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森林和城鎮之間,有個小小的牧場。那兒沒神殿,但有農場。牛牛馬馬跑呀跑,牧人在旁唱呀唱。』

『──,這是什麼歌?好怪。』

『我家的傳家之歌!你不喜歡就不要聽!你這個死劍痴!』

『哇!別又拿牛糞!你耍賴!』

『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攻入敵陣前三天,山本已一個人在看史庫瓦羅給他的錄影帶,空閒的里包恩便去找丹格那抬摃消磨時間。

「嗨。」

「早上好呢,里包恩先生。」丹格那笑了笑然後又低頭看這個時代的他的公文來消磨時間。

沒錯,這兩人一樣都處於十分閒的狀態。里包恩是因為學生自習,而丹格那則因他不是彭哥列的人,來這兒只是傳話和觀察,所以什麼作戰都跟他無關。

 

里包恩對他說:「我來幫你做一點小訓練,以你現在的身手跟著他們,即使是旁觀也很危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攻入敵人基地前的五天-

 

丹格那把電話卡廢置在一個垃圾站後回到基地,他還心情大好地買了一些燒餅給阿綱他們。先到女生房間分給京子她們,她們先是被丹格那被換成十年前的樣子嚇倒,然後更因丹格那眼睛正常而興高采烈一番。她們拉著丹格那東談西扯兩小時後才小歇一會,還約定晚上再繼續聊天。

 

他順著將尼II的指示找到阿綱,才打完招呼便感到強列的敵意和氣壓朝著他。這個時代的雲雀在不遠處死瞪著他,而且每過一秒氣勢更強,令他有一種被一百枚炮台指著的感覺。

「呀……阿綱,可以告訴我未來的我做過什麼事嗎?怎麼十年後的恭彌他……這樣瞪著我?」丹格那果斷地躲在綱吉身後,手死抓著綱吉不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到房間後,丹格那好奇地打量房間和擺設。

一張一張的紙條、一部這個時代的電腦還有這個時代的腦電波電腦配件裝置。紙條上刻有只有他自己明白的句字,房間的用色是他所喜歡的灰白色,所有東西都一塵不染井井有條。衣櫃裡有幾套正式的西裝和數件淡黃色的和服,他伸手拿出兩件尺寸明顯比其他衣服小的和服:「知道我會來但只預備兩件衣服,未來的我也太小氣了。」

 

在和服上摸了摸,他又找出另一張紙條,閱讀後冷笑一聲:「嘻,十年後的我改密碼的品味還真差,希望他要我看的東西不是垃圾。密碼:『我就說我最討厭小鬼頭,給我全部滾出去,還有誰是女生,你們去插眼吧』」

電子音緩緩響起:「密碼正確。」

螢幕上的畫面變成很多小正方碎掉,全黑的畫面慢慢浮出三個資料夾『武器』、『日記』、『機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不見呢,各位忘了請假而失蹤的同學還有老了很多的人呢。」丹格那一開口便是揶揄的口吻,他瞇起眼笑:「你們看起來混得還不錯呢。」

「丁鈴!」/「十年前的大姐頭!」

丹格那單手叉腰另一隻手輕輕一揮:「唷,半個月沒見,身體沒退化嗎?」

綱吉激動地站起問:「你怎會來了?你也被十年後炮打中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當然的,不過呢……我是來送情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