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睡眠不足、身體欠缺適量休息、而且出現輕微營養不足和心律不平衡,所以才會忽然昏倒。可以說一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嗎,怪.動.物。」

雲雀雙手環胸站在床邊,睥睨著丹格那。

丹格那用被子蓋頭:「恭彌,你音量很大…我頭更暈了。」

雲雀淡淡看著他,然後一腳用力地踩向丹格那,還好丹格那知道雲雀的脾氣一直很差,動不動就會揍人,所以感到氣息不對勁時立即滾開。但床子沒這麼好運,被雲雀一踹後發出“啪”一聲。

 

丹格那知道床子的木板斷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BL, 不喜者勿看)

相遇、相知、相識、最後別離,這是人與人交往必然的定律。
所以,你要離開我身邊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因為是定律。
你跟下一個朋友相遇,也是定律。既然是定律,他離開你,也是定律,是吧?即使是我促使這件事的發生。
這樣,你離開的理由就沒有、再不存在。

「飛坦,你來這兒做什麼?」那個擁有翠綠色瞳孔的狐狸微愣地問。
我瞟了他一眼,揮動雨傘甩掉它身上的血:「殺人。」
他環起手點頭:「這點我看得出,但為什麼是殺他,不是殺其他人?」

我不語。
我沒有義務要告訴他原因。
他狐狸笑,狡黠的眼神來回看著我和地上的死人:「飛坦,我認識你二十年以上,他不是你用來消遣的類型。而且你表情好恐怖,他做了什麼令你生氣的事嗎?還是你怕我被他搶走?」

「哼。」
他把頭湊近我的耳朵,在我耳邊抱怨:「喂喂,不要只哼一聲,你不說我不會明白啊-而且我可是很辛苦排出時間,約他出來,結果他忽然變成死人,我很難接受一句“哼”做回答。」
「嘖。」我皺起眉,不悅地回:「因為他說他要帶你離開這兒!」
「欸?就因為這樣?」

我沒回答,只朝另一個方向開始前進。
問題解決了,留下來也沒事做,去找其他樂子抵銷剛剛的不快。
從深藍色斗篷裡,我拿出一把鋒利的手術刀,還有一把鉗子,有這兩個東西便足夠。想到之後的可憐蟲,我勾起一抹冷笑。
但一句話打斷我的假想-
「飛坦,你笑得好嚇人呢,又想幹壞事嗎?」

我再次皺起眉頭:「你怎麼還在這兒,俠客。」
他聳聳肩,欠揍地笑回:「原本約了的人被你幹掉了,特~意~空出來的時間又不知做什麼,所以便來關心一下你。你看看我,多有同伴愛,是不是很感動。」
我嗤笑一聲:「無聊就去找其他人,別來煩我。」

「我真的很有同伴愛喲~既然同伴心情差,當然要開解他,以免之後的任務出錯。」
「多餘的擔心,根本是你想八卦。」瞟了他一眼後,我繼續在路上漫步,順便找個可憐蟲。
「喂,等等我呀,飛坦。」他在我後方叫喊。

哼,又在裝模作樣,這個速度,他才不會跟不上。不過……
「喂,俠客。」我停下來轉身喊他。
「恩?做什麼?」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要離開這兒,一定要跟我說離開的原因。」我嚴肅地說。

「雖然我不會離開,但是飛坦,你不是說過『離開的人,毋需問理由』嗎?為什麼特別是對我說這點?」他一副胸有成竹地笑問。
嘖,明知答案都要問。
我冷冷地回:「為了令你不能離開,我絕對會把那些令你想離開的理由,一個不剩地殺掉他們。」
「哈哈哈哈,飛坦,你可以直接說不想我走。哈哈。」

哼!我不悅地說:「囉嗦。再吵,殺了你。」
「是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德國高哈根的大宅,所有高層都聚集在燈光通明的會議室內。

坐主席位的人拿起一張黑色的信封問:「丹格那,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

被點名的丹格那假笑:「首領,怎麼沒見你一會你連字也看不懂,需要我來解釋?」

“碰”重厚的拍桌聲,男人-高哈根的首領域永奇問:「我是問為什麼彭哥列九代忽然決定由你所監察的目標當上十代。」

 

「當然是因為綱吉同學適合,這麼無聊的問題也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是每一個人一出世便會煮食,特別對現在早午晚都有母親煮的現代小孩子,或許有些人連燒水都不懂。

不過丹格那完全不同,這並不是他是廚藝天才,只是熟能生巧。在家裡,他的母親只懂弄越南料理,而且味道淡而無味,但……他們是德國人,間中吃一次還好,每天吃會有種想吐感覺。到最後,一天三餐不是由傭人準備,便要自己弄。

 

在他六歲的時候便要離開家到義大利讀書,雖然一開始他是跟他叔公一起住,但幾年後因為他跟家裡吵上一頓(他成為問題學生),碰巧他哥這時又說要到義大利讀書並住叔公家,於是他便說要自己一人住學校宿舍,成功拿到一間單人房。

 

開始時,他每天都到學校飯堂買飯吃,但經過幾個月後,他決定去圖書館借食譜,並到河邊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十年後回到十年前,丹格那有種玩跳樓機的感覺,完全是整個人被人從上空摔下來,令他跌坐在地上。摸摸手後他張開眼睛,眼前的是義大利彭哥列的圖書館,時間回到一個月前綱吉失蹤的那一天。

「真沒真實感。」他掏出手機,然後冷笑一聲:「壞了,可以跟彭哥列九代拿維修費嗎?不過恭彌真過份,只不過失蹤半天,有需要問長問短嗎?」

 

丹格那伸了一個大懶腰然後托頰看著圖書館門口,沒多久便傳多一列隊的腳步聲,接著門被打開,丹格那托頰笑說:「午安呢,九代首領。」

九代首領朝他笑了笑:「抱歉,打擾你看書的時間。」

「沒有沒有,這些我在一個月前的這個地方看完一次。嗯……這樣的說法還真繞口,我直接的說吧,這些都在我去十年後前看過了。呃呀?怎覺更繞口,不過我知你聽得懂。」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倒白蘭後,大部份事情也不需要綱吉他們處理,現在只等入江正一把那個白色裝置啟動起來。既然都是在等,綱吉他們決定在離開前向所有幫助過他們的人道別。

丹格那沒有任何想見的人,他只想一個人靜一靜,所以在茶水間喝咖啡消磨時間。

 

「丁鈴,找到你了!」

突如其來的大叫,把丹格那嚇到彈起,還好他杯子裡的咖啡已差不多喝完:「小…小春,呀,還有京子,你們找我有事?」

小春生氣地嘟起嘴嚷:「我們問你才是,你怎麼了?而且在逃走時你忽然失蹤,我們很擔心!」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粉紅

這除了是顏色的一種外,還是一個屍體的名字。而這名屍體不是普通在墳場裡睡眠,她是一具會行會走還要用黑暗魔法的女性巫妖。

她人如其名,喜歡粉紅色,家裡的佈置、傢俱、衣服都一律是粉紅色。就連食物也要挑粉紅色的草莓味。

 

最近,她覺得好奇怪,但說奇怪又不是奇怪,但的確是有古怪的事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

事件的證物就是她口裡的草莓味棒棒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的話把房內的氣氛弄得十分緊張,即使知道他是故意刺激人,但實在很難令聽者不生氣,而且說話的那方不止一次,是三番四次地刺激人。

桔梗站出來,十分生氣道:「白蘭先生,要讓這個無知的小姑娘知道說話的禮貌嗎?雖然我不打女人,但她的話真的太失禮了。」

 

「………」白蘭和丹格那一起沈點看著桔梗。最後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蘭完全不顧儀態地笑到在地上翻滾。

丹格那對這個畫面似曾相識:「我終於明白為何當時恭彌那看我的眼神這麼恐怖但又帶著一點無奈。喂,叔公,你笑得太誇張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流星街的名言- 我們不會拒絕給我們的東西,但別從我手上拿走任何東西

 

這不是規矩,是我們對生存的執著。

 

還記得有一天,我站在破銅爛鐵上,看著腳下的流星街,人們穿著防毒衣,走在勉強能稱為『路』的土地上。

這兒,我長大的土地上,我學會了想要的東西,就永遠不要放手,併了命也要握緊它。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於義大利某間黑手黨學校,出現問題學生是十分正常、司空見慣的事。但同一時代,卻有兩名學生令全校老師頭痛,一人是中學部以好勇鬥狠,下手不留情的史庫瓦羅;另一人是小學部的丹格那。

史庫瓦羅令老師頭痛的地方是好戰過度,只要有強者便會去挑戰,而且戰鬥力驚人。

而丹格那則是……製造恐懼心理,成功令全班同學不敢上課。

 

在開始時,因為丹格那身形纖細又長髮,比較頑皮的男生自然會想弄哭娘娘腔的同學。大家只是想戲弄他,:「嘩,丹格那,你真髒,桌面都是畫花花,你是女人嗎?」

「不對,你看看他地上,很多垃圾」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平地上,丹格那一人獨自面對白蘭和他身旁的真六弔花,他輕輕把飛散到前方的頭髮向後掃,悠閒地說:「嗯……由於不知怎開口,那由我先說吧,恭喜你勝了遊戲但失去了重要的棋子呢,親愛的白蘭叔公,多天不見今回認真一看你又老了,而且你的笑容還開始剝落。」

白蘭用沒笑意的笑容說:「你的嘴巴還是這麼討厭呢,我的好外甥。」

 

丹格那躬身道:「多謝你的讚賞,我十分光榮能近距離見證到你棋盤被反起的瞬間。」

「你留下來絕不會是只想看我生氣吧。」

「當然不是,叔公你的外表根本沒有這種魅力,不過我留下的目的不想被一堆五顏六色的怪人聽到,會眨低我的理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到達塔下後走到一輛白色又很長的轎車旁,一拳打碎車子的側窗,十分熟練地開門,還一手伸進去方向盤下的紅藍電線,輕輕一接,車子的馬達便能開動。

「呃……」優妮傻眼地看著丹格那的行為。

丹格那不以為然地說:「迪諾太遠借不到他的馬,只用用車代馬。公主,你還是快上車,我要開車了~」

 

優妮尷尬地坐上車子:「車的主人會不會……」

「呵呵,如果這樣能令叔公更加生氣,那真是太值得了,我一定會更加開心。」丹格那愉悅的說著,而優妮則苦笑看著他:「你和他很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公告是, 其實某v 的電腦送了去掛病號

哈哈哈, 還好我有備份
大家, 請愛用備份.

還有電腦情況危殆, 我找到電腦就會發文, 找不到就哈哈哈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朝著聲音來源笑:「格里西亞,我是來找你。」

格里西亞懶傭傭地說:「芝麻,你看著的是牆,你再轉右一點。」

 

我微微轉右,這次還用上感知對準方向:「……咳,格里西亞,我是來找你。」

他呢喃幾句後問我:「你是怎進來這邊?這兒是非神殿相關人士不能進來,沒人攔下你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