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下班後,月幻途經軍營出入口時,被一名不認識的男性准尉拉著她:「這位…准尉!你會說洋文,對吧!?你會多少種?」

「嗯,我會七種。有加急的翻譯文件要處理?」月幻不明白對方這問題的目的,但她還是如實回答,而那位准尉同僚聞言揚起一個大笑容,然後……直接扛起她似飛的奔跑到街道上。

 

「……」無言一下,月幻冷靜地撐起身體,問身下的人:「這位准尉,請問有什麼事需要用“**這特別的形式**”帶我出來?」

這准尉哈哈笑了兩聲,自我介紹道:「我叫高倉法克,我們巡邏時遇上一個奇怪的洋人,他不停嘰喱咕嚕,我們又聽不懂他到底說什麼,所以只能找人來支援!這位准尉,你就別介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位客人請留步,咭咭咭,我不是什麼可疑人士……快來看看來自異國並難得一見的怪奇神秘物品吧……只需要少許金錢或是等價的東西跟我交換就可以。」在路邊的商人在叫賣。

 

月幻本來不想理會,但她在越過攤子時看到一個樣子很醜、令人感覺不舒服的人形娃娃。這個娃娃的頭部是用動物的頭骨,經過打磨和一些顏色處理後,安裝在這人偶上,至於人偶的身體,則是用棉花和乾草作充填物、並以灰黑色的顏料染色、並用一塊看起來古老的石灰色麻布覆蓋、包裹。

它的大小像一個嬰孩,頸部的位置還掛著染著血色的獸齒,給人一種危險、可怕又不祥的感覺。她眨了眨眼,蹲下身細看,並問奇怪的商人:「這是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方大人,可以問你一些奇怪的問題嗎?」浦登小夜子手上拿著一片殘缺的地圖,她站在月幻為她設的小結界中,眼神時而迷茫時而清醒。

月幻輕輕說:「你問。」

 

「為什麼你要取名“日方”呢?」她問,她只知道幫助她的人叫日方,並不知道真實的名字,不過她從沒在意這件事,而現在問出來……只是用來維持清醒,分散注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置:https://www.plurk.com/p/mvn57i https://www.plurk.com/p/mw4vd5

 

拿起筆記本,整整幾頁的字都寫上奇怪的符號,中間夾集了文字、圖案,它們的排列有著規格、第一眼看過去,還會以為是歌譜。這些符文後,字體工整的筆記,內容有著靈魂的重量、生命的重量、怨恨的力量等,學術性的討論結果和論點。

但,其實這一本是寫著有關詛咒的研究和各種分析的筆記本。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這遍比較偏向小夜子的精神狀態,她已開始陷入瘋癲,看不懂正常。

 

被遺留下的火,在燃燒著。

從報紙到榻榻米,它努力向四周漫延,它吞噬著著能碰到的一切,把房子變一片火海。

在它壯大、在它變成火災前,房子的門再次被打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女郎蜘蛛名字:安古結衣。

 

人家是這一帶樹林的霸姬~

平日是吃些水果、青蛙、老鼠,有時會有迷路的兩腿動物進來,他們叫自己是人類,而且很奇怪呢,人家居然能和他們對話。

後來有一個鼬妖告訴我,我的祖先是“像絡新婦”的妖怪,她們可以化作兩腿動物,然後引誘好吃的食物主動過來。因為這故事太有趣,我用不吃鼬妖的條件要他告訴我兩腿動物的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輕鬆平常的日子,月幻忽然接到一通緊急的電話,是在外面的骨女浦登小夜子找她,說是遇上麻煩,需要幫忙。於是,月幻在午休跑出去花街的租屋找她。

 

「日方大人!你來了!」在推開在租屋的門後,屋裡的骨女熱切又鬆一口氣地喊。

「發生什麼事?」月幻疑惑地看著她,直覺地問:「是你現在跟著那個作家遇上意外?」

「是……是他。這樣的,我昨天發現……那個…我的目標同樣被一位女妖看上,所以想問大人的意見。到底要…怎麼做?」小夜子忐忑不安地說:「雖然不殺那男人會安全,但是…難洩我的心頭之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血,染在牆上、窗戶上,房子主人的屍體正躺在床上。

這裡是兇殺現場。

死的人是一名男人,屍體身上衣服凌亂、肢體被人用利刃切開,其中,斷掉的手臂落在牆邊,並用血在牆壁上寫下血紅的大字“你也該死!

他雙目瞪大、但嘴巴卻在微笑,表情相當詭異。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