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5.歧路上總有突發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家族就像植物,首領是莖,守護者是葉子,成員就是葉脈。』

『家族並沒有這麼噁心,不用害怕接受新的環境。』十年後的丹格那筆。

 

***

 

「嘿嘿,五年前的十年後嗎?想不到不經不覺就過了五年。」丹格那笑看著筆記,他偏頭看著旁人不停寫和敲計算機的人:「阿綱,你這題算錯了,要先把那個數字乘生命周期才能計折扣,給我重算。」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起床,床上除了他外全都是雲豆們,他坐起揉揉眼:「……以後我要用什麼臉面對恭彌……」

回想昨天,因為連日來睡眠不足,沖一個熱水浴的時間也沒有,護理頭髮的時間更不用說,再加上當他以為事情完結時得知史庫瓦羅和白蘭又受重傷入院,這些壓力加上來,昨天終於忍不住一口氣大爆發。

 

其實史庫瓦羅說的話並不重也很正確,但他昨天的狀態實在太不佳,結果一氣之下便哭了。在想回到白蘭房間時,碰巧遇上雲雀恭彌,雲雀看著他臉呆掉幾秒後便粗暴地扯他到房間,還拿冰袋塞他的臉。

雲雀一句話也還沒說,丹格那已發飆似的把所有鬱悶一口氣說出來,還一邊說一邊哭,雲雀只能呆呆地當個聽眾和遞面紙。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經過長年累月的工作後,(對丹格那來說只要是不喜歡的工作,一分鐘也是長年累月)丹格那終於能喘息一下,因為接下來便是塔爾波的工作。

在外面看到的高級儀器一部接一接被開動,剛剛丹格那從試管裡拿出的一大籮晶石,瞬間化成一個20厘米的正立方體。丹格那用『精華』來稱呼它。

 

接著,塔爾波用些不正常的力量,用雙手和一些小工具把精華變成一個南瓜形狀的東西,而內裡原本是實心的地方也神奇地變成空心。

「你怎弄的?你真的不是外星人?」丹格那不停問,但塔爾波只是敷衍地回:「它們會告訴你,等你成為它們認可的雕金師後。」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怪動物。」

一句令人懷念又討厭的稱呼,而且會這樣叫人的人只有一個。

丹格那轉身看著那人:「恭彌,不會連你也想跟蹤我吧?」

雲雀挑眉,他拿出一張紙條:「我的桌面忽然多這張紙。」

丹格那疑惑,但他看了一眼後便立即臉色鐵青,呼吸急速,並快速伸出手想搶走它。但雲雀怎會如他願,他微微移後一步,一手按住丹格那的臉,然後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忽然,史庫瓦羅一手蓋上丹格那的頭左右搖:「所以你又亂來!說!又多少天沒正常進食!」

丹格那一臉理所當然地回:「我有進食,只不過是挑些高蛋白質的食物。」

「所以你又不正常飲食了!!你這混小子!沒看著你一會,你果然又亂來!」

「我才沒有!」

「還說沒有!一看你臉無血色的樣子便知!而且你的話十句也沒一句真,剛剛肯定是在說謊!」

「才沒有!不信你可以問問其他人,我這幾天都和他們一起進食!」丹格那立即手指空中的白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說完了一點事後又飛走,臉還是一臉繃緊,完全沒有鬆懈。

「開會呢不知會有什麼有趣的事~」白蘭期待地笑。

丹格那用手按自己的太陽穴:「反正關於彩虹之子的一定不是小事,還要明天一早,我下午還要去老師的家。」

「小丹丹,你知道他想說什麼嗎。」

白蘭雖然是問句,但語氣中透露出詢問的意思,這點丹格那也聽得出,但他沒打算回答,他反問:「叔公如此聰慧,我想的事和你的事是一樣,不過我們可不是阿綱本人,他喜歡溫柔的做事方法,和我們不同。」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次彩虹之子代理戰結束,很多隊伍都損傷慘重,其中有兩隊失去資格,分別是優妮隊和風隊。另外還發生一件大事,史魯卡那一隊忽然被『復仇者』們攻擊,所有手錶都被搶走。

而隔天早上,『復仇者』們忽地出現在剩餘下來的隊伍面前並攻擊他們,因為沒有戴上手錶,所以沒有違反規則,名乎其實是合法地偷襲對手。

一輪爭鬥後,可樂尼洛隊的首領錶不慎被破壞。其他隊伍雖然手錶沒被破壞,但傷者增加,令能出戰的人減少。

 

最後,能進行第三戰的隊伍剩下 - 里包恩隊、威爾帝隊、瑪門隊和取代史魯卡的百慕達隊(復仇者首領)。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石榴,一個在十年後成為白蘭主戰力的人,他自稱能在熔岩洗澡。唯一失算的是,他某些不為人知的記憶被帶回十年前。

「你說謊!!她怎可能是男人!我不相信!」石榴心痛地流著淚盯著桔梗。

桔梗淡淡地安慰:「這是事實。」

白蘭躺在沙發上一邊吃著棉花糖一邊說:「你不是看到小丹丹走入男廁嗎?石榴~」

 

石榴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白蘭:「白蘭大人你在說什麼,根本沒這回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戰後,綱吉他們一早便來拜訪,還好優妮預見到,所以很快便準備好茶水招待。

雖然主要目的都是想問一下昨天的戰況,但人的好奇心會令他們先問一點事,例如優妮現在的生活,還有到底白蘭和丹格那是什麼關係。

 

「白蘭是你的叔公!」綱吉、山本、獄寺和了平一起大喊。

里包恩問:「難怪你那時有點失常。」

丹格那拿起茶杯啜一口茶後,悠悠地開口:「過去的事不要提,我也不想說。笨蛋迪諾呢?他可是知道我和他的關係,雖然也才知道一個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場爭奪戰很快結束,戰鬥的成績通過手錶傳送到每個人眼裡,失去參賽資格的隊伍是零,但一半隊伍都有隊員手錶被破壞。

 

丹格那看著結果平淡地說:「慘不忍賭呢,損失了四隻手錶。」

太猿立即捏緊拳頭道:「對不起,公主,我的手錶被破壞了…」

優妮溫柔地笑著搖頭:「你們做得很好,今天作戰辛苦了。」

野猿咬牙道:「那些到底是什麼?以為那只是幻術,但……可惡!」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咚-咚-咚-戰鬥會在五分鐘後開始,請所有人準備。”

 

這是個令人緊張的聲音,但還是有人不會看事勢談天,特別優妮那組某幾個神經接錯地方的人。

 

丹格那伸一個大懶腰:「呃?笨蛋迪諾也來了?里包恩那傢伙還真慬慎。」

白蘭眨了兩眼,露出驚訝的神情:「你不知道?你跟那個人不是朋友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好外甥,我好想你。」

正常人對這樣的打招呼句子會回:我也好想你。但坐在這間房內正在翻閱一書不知名書的人不是正常人,他頭也不回,手一甩,一支用來雕刻用的錐子射向發出聲音的人:「吵死人了,臭叔公。」

以上的人正是白蘭和丹格那的日常互動。

 

在繼承儀式後,丹格那便回到義大利的黑手黨學校學習,而住的地方則在白蘭家。現在他的生活一點也不比以往輕鬆,雖然不用再寫彭哥列準十代的紀錄報告,但他卻要每天都要拿一些輕黏土造一些動物又拿拿磚頭雕刻,還要每星期抽一個他最滿意的製成品寄到彭哥列。

所以他對會妨礙他時間的人毫不留情下驅逐令,即使那個人曾死過一次也是。俗語說:傷結了疤,便忘了痛。所以他已把十年後的事當夢一場,加上白蘭再三認真的說他不會再做那些事,而且也做不了,丹格那自然用回最真實的態度對待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蘭瞇眼笑:「嘻嘻,瓦利亞的隊長,不用這麼警戒我,我不會對我的外甥做奇怪的事~」

在旁的史庫瓦羅一直把手放在劍柄上,用面臨大敵的眼神看著白蘭,隨時準備開戰。

 

「還不是十年後的你做太多傷天害利的事。」丹格那白了白蘭一眼,轉身把手按到史庫瓦羅的手上,微笑道:「不要理他,當他透明就好。」

白蘭嚷:「小丹丹,你這樣說很傷我心啊。」

「最好你會,那個時候你……」丹格那腦海略過十年後白蘭消失時的情境,身體忽然僵硬,臉色瞬間鐵青:「失陪一下,我要去一去洗手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點仍是在彭哥列名下一個小島上,這事是發生在島上的建築物裡的其中一個房間。

丹格那無奈看著上方的白蘭:「叔公,這樣做有趣嗎?」

白蘭嘻嘻笑:「等一下你便知~」

 

他們的對話沒多久,一陣厚實的腳步聲接近,史庫瓦羅一腳踹開門:「丹格那!聽說你跟白蘭在一起……」然後他呆掉還整個人石化,目定口呆看著房間裡的情況。

「丹格那……」跟著石化的人還有迪諾。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是平時,他是不會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上,但因為某個人已接二連三磨光他的耐性,他又正值氣少氣勢的年紀,當然不會給臉。

「丹…丹格那…你怎麼了?」但在旁的迪諾被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丹格那小聲問:「迪諾,我未來時說過的話,你記得多少?」

迪諾想了想:「嗯……都是戰鬥的事,怎麼了?」

 

「啊,那等十年後再告訴你。」丹格那冷冷地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彭哥列舉行繼承儀式的小島上,能進來的都是同盟關係的家族,以正常情況來說是不會發生大問題。縱使有外敵想進攻這兒,各黨派的成員不是掛在牆上的裝飾,在敵人到岸上前就會把敵人撲滅。

 

但經過十年後一役,丹格那心中對綱吉的形容已由大海裡可憐的浮木變成:「阿綱是天生的磁鐵,現在身旁還站在一群發電機,不吸引一堆怪事就已是奇蹟。」

所以,即使大宅內傳出很大的爆炸聲、槍聲和打鬥聲,丹格那都能在屋外靜靜地觀察著內在情況。敵人的實力不弱,但若要比的話,綱吉他們絕對比較強,只是……先機失去,而且綱吉的猶豫病病發再加上對方的指理能力完全沒見過,恰恰好能把在場的人都放倒。

 

在那幾個事端者走後,在場的黑手黨成員都顯得不知所措,特別是儀式像是差最後一步但忽然被打斷。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睡眠不足、身體欠缺適量休息、而且出現輕微營養不足和心律不平衡,所以才會忽然昏倒。可以說一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嗎,怪.動.物。」

雲雀雙手環胸站在床邊,睥睨著丹格那。

丹格那用被子蓋頭:「恭彌,你音量很大…我頭更暈了。」

雲雀淡淡看著他,然後一腳用力地踩向丹格那,還好丹格那知道雲雀的脾氣一直很差,動不動就會揍人,所以感到氣息不對勁時立即滾開。但床子沒這麼好運,被雲雀一踹後發出“啪”一聲。

 

丹格那知道床子的木板斷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德國高哈根的大宅,所有高層都聚集在燈光通明的會議室內。

坐主席位的人拿起一張黑色的信封問:「丹格那,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

被點名的丹格那假笑:「首領,怎麼沒見你一會你連字也看不懂,需要我來解釋?」

“碰”重厚的拍桌聲,男人-高哈根的首領域永奇問:「我是問為什麼彭哥列九代忽然決定由你所監察的目標當上十代。」

 

「當然是因為綱吉同學適合,這麼無聊的問題也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十年後回到十年前,丹格那有種玩跳樓機的感覺,完全是整個人被人從上空摔下來,令他跌坐在地上。摸摸手後他張開眼睛,眼前的是義大利彭哥列的圖書館,時間回到一個月前綱吉失蹤的那一天。

「真沒真實感。」他掏出手機,然後冷笑一聲:「壞了,可以跟彭哥列九代拿維修費嗎?不過恭彌真過份,只不過失蹤半天,有需要問長問短嗎?」

 

丹格那伸了一個大懶腰然後托頰看著圖書館門口,沒多久便傳多一列隊的腳步聲,接著門被打開,丹格那托頰笑說:「午安呢,九代首領。」

九代首領朝他笑了笑:「抱歉,打擾你看書的時間。」

「沒有沒有,這些我在一個月前的這個地方看完一次。嗯……這樣的說法還真繞口,我直接的說吧,這些都在我去十年後前看過了。呃呀?怎覺更繞口,不過我知你聽得懂。」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