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葉利X烈)大學生設定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數天便一次對賽,同一天都會舉行兩場,在幾十隊的國家選手裡能進總決賽的隊伍也定下來,接下來只剩下……哪一隊能得到冠軍。八隊出線隊伍一起起步,長長的直路、苛刻的大斜路、急速容易令車子打滑的大彎路,更有些是為了考驗選手們應變力的陷阱和泥濘路。

飛馳漂亮的馬達聲和支持者、粉絲們的打氣聲都響遍整個場外和場內的賽道。而當頭一名選手出現在終點的大路前,所有人都立即嘩然起來,很快第二、三、四位的選手也紛紛追趕而至,努力追趕在他們前方的選手,用盡所有力氣把冠軍的位置搶到自己手裡,成為冠軍舞台上的贏家。

 

終於,這一屆的四驅車世界大賽結束,最後的賽果是由有主場之利、滿腔熱血和衝動隊員的日本隊奪得冠軍,亞軍是德國隊,季軍是美國隊。

於是,所有人又要看著日本隊那幾個長不大的小鬼在爭麥克風,發表他們幼稚的獲勝感想。理所當然的,他們的演說令所有參選者都彎著腰、嘴,努力忍住快掩蓋不到的笑聲。當然,也有人沒有掩,直接躺在地上大笑,例如非洲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烈加入德國隊後補球員這事件,的確嚇倒很多人,也不容易被大家接受了。不過相比一般人,四驅車大賽的其他參者都不太在意。他們在意的是能否跑出一個滿意的成績,還有對手值不值得他們尊敬。

烈明顯是值得尊敬的對手,所以大家都很熱情地跟他打招呼。

 

「哼,你很受歡迎。」葉利沈聲說,語氣中透露出他有點不高興。

「你是在吃醋嗎?」烈問,而對方用沉默來回答這問題,烈眨了眨眼,有點驚訝地喊:「不會吧?真的嗎?你真的是在吃醋?」

葉利皺著臉說:「他們…的手在你肩膀上放太久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了,明天就是四驅車世界大賽,葉利、烈,你們兩人加油,要幫我們取得三場勝利。否則的話,我們德國隊便進不到八強,你們兩人就要向每人請罪。」米海爾一臉輕鬆地說著嚴肅的話。

 

星馬烈白了他一眼,揶揄道:「分心去澳大利亞大賽的人沒資格說這話,而且別以為我看不出在平時的訓練裡,你出了多少力。你可是隊長,應該要在所有隊員前做一個好榜樣。隊長是一個隊伍的中心,而且也是靈魂,同時更時所有隊員的支柱和信任的對象。我明白想要有對手才有動力的心情,但連基礎練習都偷懶,真的遇上對手時也只會被打個措手不及,你明白嗎,米海爾。」

 

他這番話後,所有正規和後補隊員都拍手,還讚嘆道:

「說得太好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葉利和烈成為一對的事,當然是當晚立即被其他隊員發現。因為他們兩人手牽著手,而且還共享一條圍巾的樣子進入公寓,就算是白痴也會立即知道,更何況是一直在他們背後興波作浪的損友們呢?

但為了在確認,他們趁著兩人分開的一瞬,把葉利拉到一旁質問他。

「你們一起了?」

「誰先告白!」

「接吻了嗎!?」

三個問題同一時間響起。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知不覺,烈已在德國生活了四個月,都到了天氣寒冷的冬天。

自從和休米特的談話後,都過了兩個多月,他除了唸書、間中參與德國四驅車隊的訓練外,就是在想休米特暗示的話。原本他半點也不在意那次奇怪的對話,但有時另外那幾位同居人都會說些有關性的雙關語,用來開他和葉利的玩笑。

 

但最令他在意的是葉利的反應。每每被說時,葉利都會一反平時的冷靜,會有點不知所措和用力地反駁。那個樣子十分可愛,所以烈會壞心地裝作聽不懂,然後問葉利意思,看他窘困的反應。

但要是他們說其他女生,葉利都沒有反應,只會淡淡地說:「別管她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滴溚、滴溚、滴”

時鐘轉動的聲音沒有停下,外面在下的雨也是,一連三天都沒有間斷。這種濕漉漉的天氣讓人不想出門,即使是運動員也一樣。在公寓裡,米海爾沒形象地大字形躺在地上,就像一般同年紀的小孩子。

他感到非常無聊,在地上滾了半個圈後問:「好無聊呀,為什麼練習要取消。」

 

他說完之後,立即有一個橡皮擦跌落到他頭上,犯人更說:「閉嘴!別妨礙我們溫習!我們可不像你是天才,兩天後的考試要是再不合格,我便要重唸這一科。」

米海爾又在地上滾半個圈,懶洋洋地回:「但是唷,黑拉斯,我真的,沒事可做……」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米海爾放話要休米特帶他們的木頭隊員去同性戀酒吧,但休米特最後都只是帶葉利去一般的酒吧喝兩杯,他可不想被其他路過的人誤會,令他之後結識可愛女生的機會降低。

 

他們叫了兩大杯黑啤後,便開始有的沒的聊天。休米特先是說學業和車隊的事,令葉利打開話匣子,然後直接地問:「葉利,你喜歡星馬烈嗎?」

葉利點頭:「嗯,他是好人,跟他聊天很舒服,很開心。」

休米特聽到這種回答後,有種問錯問題的感覺,他嘗試糾正再問:「你會想跟他一輩子都在一起生活嗎?」

「他住日本,我們是德國,這根本不可能。」葉利很冷地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馬烈和葉利的同居生活一個月後……打錯,是星馬烈在德國展開他的學院生活一個月了,葉利一直陪在他的身邊。不管是出入、吃飯、買日用品或是散步,他們兩人形影不離,但互動仍只是一點瞹眛的程度。

 

這樣的進展令同一屋簷下的其他人為他們著急。

特別其中有一個跟葉利相識已久的休米特,和他們的小惡魔隊長米海爾。

 

於是,米海爾和三位隊友在大廳開秘密會議,他拉下嘴角皺眉坐在主席位置,他不悅地說:「你們不是說他喜歡星馬烈嗎?為什麼他們仍是和平時一樣!什麼進展都沒有!看!他們買回來的東西連半支潤滑劑都沒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烈在中三時開始長高,高度已非常接近170,對日本人來說這已是一個不錯的高度,身材也適中。只是來到異鄉,他的身高在這兒算是有點矮,而且每當他站在德國人身邊,就會覺得他很嬌小。

 

在公寓裡最口不擇言的米海爾,在他們一起生活了一星期後,口裡含著一枝棒棒糖,躺在搖椅上說:「烈,你真的很嬌小。如果有颱風時,你會被風吹走。」

 

「欸?我才不嬌小,你別用你們的標準來評量我,米海爾。」烈翻了一個大白眼:「而且,你應該要見多些日本的女生,本來已很瘦,但還覺得自己胖,參與各式各樣的瘦身班。然後把自己弄得跟電線杆差不多,我有時也忍不住想,她們這麼瘦,腳能支撐上半身的重量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待星馬烈把他的行李都打點好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大廳,他知道,他來到德國首個要面對的困難是“如何擺脫一個長著天使臉孔、聰明和孩子氣的小惡魔”。在他去到大廳時,住在這裡的所有人(全部德國隊的成員)都已聚集在這兒,唯二的桌子全都放滿零食、汽水和蛋糕。

 

米海爾露出能騙到天下人的天使微笑,一臉天真可愛的臉問:「酒放在哪兒?我想喝酒啊,葉利~」

葉利冷冷地回:「你還沒成年,不能喝。」

「但我已是大學生,而且我還是公司的CEO,喝點酒是很正常的事。」

「不行。」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了兩小時車程後,葉利把車子停在街道旁,然後下車指著不遠處的洋褸,說:「那兒就是我們要住的地方,租金直接交給米凱爾……不過他不定會收下。如果他不收下,你一定要用盡方法要他收下,不然就會有很大的麻煩。」

  「很大的麻煩?」星馬烈皺眉,疑惑地問:「會有什麼麻煩?他不像是會像會做奇怪的事的壞人。」

  他覺得米凱爾不會像那些黑道或借貸人追債,更不可能會在門上用紅油漆寫大字等,像恐嚇人的行為。況且,他可是德國隊的隊長,還是大企業的繼承人。

 

  葉利嘆了一口氣,一邊打開車尾廂取出行李箱,一邊懊惱地說:「他經常會找一堆無厘頭的理由拒收房租,然後就會要我們幫他做家務、幫他洗衣服、幫他按摩,有時,還要為了幫他向他的家人隱瞞出外跟女孩約會,而扯一大堆有的沒的謊言。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很多奇怪的要求……而原因就是他沒有收到租金……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迫他收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櫻花散落的日子,便是一個學季完結的日子。很多高校的畢業禮都會在這一天舉行,就像星馬烈就讀的這間學校也是。今天之後,所有同學都各散東西,有的會出社會工作,有的會升學,所以現在他們都相擁在一起。

星馬烈的志願是升讀大學。不過,他不是選在日本當地升讀,而是去德國某所大學讀。他唸的科目是動力與機械研究,當然還有其他一系列跟電子工程工學、能源學和動力理論等的東西。

由於小時候他和他的一眾朋友對四驅有一定的愛,他也曾為了更了解四驅車的解構去過已失蹤的大神博士那兒,獨自去參觀和自己設計。

那時他明顯已對這些繁複又精巧的設計深感興趣,甚至被吸引。所以,之後的時間,他一有機會便會去找圖書館尋找這方面相關的資料。

 

現在終於升大學,他當然會選擇這方面的學科來讀。日本雖然在機械創新和電子學上都很出色,但他想學的不止這些,是更加深入地了解動力學和機械配合的原理,所以他決定到外國升讀大學,而且他的家人也很支持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