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啪 店內的所有都拍手。師傅上身向前躬45度來感謝客人的掌聲。

原來她已唱完了嗎?不得不說她那獨特的嗓音和包含的情感,確實會吸引到別人的注意,而且她的語言也很特別,有時間去問俠客。  (謎:俠客是字典還是百科全書?)

 

接著,她小步的跑回我身旁並擁著我。她在我耳邊問:「小白~我唱得好聽嗎?」

我依舊面無表情的點頭:「嗯。」,順便努力掙脫她的擁抱。

 

不過被她這一混,周圍討厭的目光變得更討厭。好噁心的感覺,我寧願要殺氣也不要被這種目光看著,會讓我想起大屋的變態主人。

小雪姐頭痛的扶額:「不是叫你不要唱那些古民族的歌嗎?你看,又引來一堆煩人的東西了。」

師傅嘻笑:「真糟~看來不能用平常的方法拿情報~怎麼辦呢?小白。」

我立即回:「拷問。」

 

忽然,師傅和小雪姐都不說話,我好奇的看著她們,我的建議不好嗎?飛坦經常都這樣做。

沒多久,小雪瞪著師傅:「若果我的店子傳出什麼不好的傳聞,你就洗好脖子等著,我絕對會把你捏碎。」

師傅舉起雙手:「小雪,你應該要明白我,我絕對沒教她這檔事。」

小雪姐冷哼一聲後提醒我:「哼。小白,你們離開時小心點。剛剛這笨蛋唱的是失傳的古民族語言,出去後可能會有一些人想抓住你們。」

 

我歪頭,不解的問:「為什麼要抓我們?」

師大搔搔頭,無所謂的笑回:「因為,在這個世界,會古代的文字是一項非常珍貴的技能。在黑市,這些有才能的人,隨便就可以賣幾百萬。」

 

我慢慢將她們的話消化,所以,有才能的人,可以賣,而且還可以賣很多錢。→

迪斯有才能,所以迪斯可以賣很多錢。→ 那些人想要很多錢,所以想抓迪斯去賣。

 

得出這個消息的我,立即用十牙斧敲迪斯,我壓低聲線說:「你腦子有問題嗎,俠客不是常說『才不可外露』嗎。笨蛋師傅。」

師傅笑了笑的說:「小白……俠客說的是財不可露眼,是錢財的財,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都不行。」我強硬的反斥她。

 

她眼睛眨了眨,然後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目光流露著和食人鬼一樣打量人的眼神。

我討厭她這個笑容和這個眼神,食人鬼也經常這樣笑和看著一切……於是,我伸手拉扯她的臉,把她的臉變形。

她愣了一會,但又沒有阻止我的行為,所以我繼續拉……這樣也挺好玩。

 

小雪姐笑了一聲,然後把兩杯飲料送到我們面前:「就叫你別在小孩子面前做不良榜樣,小白把你的惡習學了起來。」

「哈哈哈哈,這個學壞很可愛,不是嗎?或~親愛的小雪,你幫我教她~」

 

「別開玩笑。」小雪姐再次快、狠、準的用東西砸向師傅。小雪姐真帥,像是演習過很多次一樣,看也不用看就可以找東西砸向師傅,我要向她好好學習。 (某斯:這種事不用學。)

師傅聳聳肩,笑了兩聲又轉向我:「對了小白,你知道嗎?唱得好聽會有客人請我唱酒的~這樣我又有免費的酒喝~」

 

我安靜地聽著她說,她才剛說完,便有一位男性便出聲來印證她的發言:「對啊,所以歌姬小姐你應該不會介意陪我喝一杯。我請。」

 

聲音有點耳熟,我扭頭想看看是誰,但師傅已快速的掩住我的雙眼,而且還抱著我站了起來:「…………小白,我有點想睡,我們回家吧。」

但下一秒,師傅又停住,她不悅的說:「喂喂,不用四人都放一隻手到我的肩上吧?」

 

因為師傅被外來重力壓住不能動,我趁機撥開迪斯的手看清來人:「團長大人,俠客,派派,飛坦。」

怎麼又會遇到他們,而且最重要的是小滴不在。

 

俠客走近我,用另一隻手拍拍我的頭:「小白真乖,不像你的師傅居然對我們視而不見。」然後他十分不悅的斜視師傅。

其實我也想對你們視而不見,因為小滴都不在,真不想管你們。

 

「但有人唱歌會在店內放迷煙嗎?你的腦到底是用什麼造?」派派無奈的笑著說。

「如果有想殺的人,你應該直接動手,別耍這些雜耍。」飛坦則帶著好戰的口吻對著師傳說。

師傅不悅的嘖了聲:「嘖,你們幹麼在這兒出現?我不會相信是什麼命運中的相遇。還有,我沒說要殺人,不要把我說到像殺人魔一樣。」然後她一腳跨在椅子上,十分流氓的說:「快說,老子很忙。」

 

俠客挑眉:「我們聽聞有位唱奇怪語言的歌姬常在這兒出現,已在這兒留了幾天,想不到終於見到她,只是……更想不到那原來是你。為什麼你平時唱歌沒這麼好聽?」

師傅再次冷哼:「哼,這是間歇性歌劇魅影上身。那既然現在見到了,還不快給我滾,除了美麗的派克除外,還害我今天沒有免費酒喝。」

我拉拉她的衣角:「團長大人剛剛不是說請你嗎?」

她溫溫的對我笑說:「小白啊,這人居心不良,他請你的東西千萬不能收,否則會被他生吞活剝啊。」

 

「嘿嘿,你真是,居然在我面前說我的壞話?」團長大人微笑,貼近師傅並把上身壓向她,把兩人的距離縮短到零距離。他再低笑說:「你不覺得這樣很不禮貌嗎?」

師傅沒有做任何扺抗,我卻感到一絲不協調,不自覺的躲到小雪姐身旁。這是……念壓嗎?我感到自己背上冷汗直流。

 

但師傅完全視這一切,她輕啜一口酒才懶洋洋的開口道:「洛洛,你變胖了~」

 

………我沈默,俠客沈默,派派沈默,連飛坦也沈默了。而且剛剛的念壓也沒有了……

 

師傅,你的一句說話好恐怖。

不,應該說你膽子太大,即使食人鬼胖了,你也不應在這麼多人面前說出,應該要小聲跟他說。

當面說人胖了是很不禮貌的,回家後一定要告訴她這些常識。

 

團長大人笑著搖頭:「嘿嘿嘿,你一定要說這些破壞氣氛的話嗎?還有,不是說過不可以喝酒嗎?你喝完酒又會亂來。」

師傅把杯遞給他:「不是酒,工作時我是不會喝酒,這是親愛的果汁。還有,親愛的洛洛,怎麼我現在才知道我和你之間會有『氣氛』這可愛有趣的東西。」

 

對了,師傅的用詞也很怪,果汁應該要用好喝的而不是親愛的,回家後要叫她陪我一起看詞典。

 

團長大人愉悅的笑:「嘿嘿。那現在可以談嗎?還是你想找個隱蔽的地方談心呢?」

師傅挑眉,然後轉向我身旁的小雪姐:「噢,我冷豔動人的女神小雪,可以借出一個花園給我休息嗎?」然後她拿起小雪姐姐的手,在她手背吻一下。

 

……我打了一個惡寒,師傅,你很噁心,可以不要拿八點檔內容到現實嗎?

 

,小雪姐姐快而準的拿了一枝鐵棍敲師傅的頭,她瞪著師傅:「你,放手,要借房不要這麼多廢話,鎖匙你也有。」

師傅完全不痛不癢的笑說:「小雪呀,這叫情趣~為了令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情趣是必須的。」

「我不想跟你更進一步。」

 

小雪姐說完後立即抽回她的手,然後對我說:「小白,你記住,如果這東西對你變態,記得不用留情面,一拳打向她就對,明白嗎?」

我點點頭。

師傅聳聳肩然後忽然消失,我睜大眼找她,但周圍都不見人。正當我想衝出店外時,俠客抱起我說:「小白,你下次要快點跟上來,其他人已到達上層的包廂。」

 

我無奈的說:「忽然消失,找不到。」

他眼睛轉了一圈,然後笑:「哈哈,不是消失,而是快速的移動。看來要叫迪斯幫你訓練眼球的速度。」

我點點頭,然後搖搖頭:「她忙。」

 

俠客瞇眼笑說:「嗯……還是先上去吧,開始有人注意了。」

我想點頭,但下一刻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離心力,我立即抓俠客的手。在離心力消失之後,我看著四周,原來已到了另一個地方。

「俠客,你比師傅快。」我淡淡的說。

 

俠客看著我眨了兩眼,然後摸我的頭:「迪斯她很疼你呢,她要是認真,她的速度可是緊次於飛坦。」

我不明白他想說什麼:「不明白,所以誰快?」

俠客的表情瞬間變得很怪,很不栛調……有點……強顏歡笑。他轉身打開門:「進去了,別讓團長等太久,他會生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