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在十年後的世界,那個時代的丹格那徹夜無眠坐在自己的工作桌前想事情,十年前的人帶著這個時代沒有的東西來了,他在思考這會不會和現在崩壞的世界有關,而且又會帶來什麼影響。

他用特殊電腦把搜出的資料傳到腦,然後加上自己的猜測和某些秘密資訊把現在的情況寫下。

 

“滴溚滴滴叮-”

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丹格那嘆一口氣按下頭上的機械:「我是丹格那,什麼事?」

『大姐頭,可以過來一下嗎?』將丹II的聲音響起。

「可以是可以……發生什麼事嗎?」

『我們收到SOS訊號,發訊者是雲豆。』

丹格那微微低頭:「雲雀恭彌?我知道了,立即過來。電腦關機,密碼『我眼睛看不到關你什麼事,不要一副我監護人的樣子,笨鯊魚』。」他唸完一串字後,電腦傳出電子聲:「密碼確認,正在關機」

 

『大姐頭,你又改密碼了?』將尼II好奇地問。

丹格那笑著走出房間:「呀,因為某個笨蛋白痴不停傳訊息叫我小心安全不要又做什麼危險的事,但直接吼他他會衝過來扁我,所以便來設成密碼。喂,我到了,開門給我。」

『是。』

 

一進門丹格那便說:「傳送監察螢幕的畫面給我,還有說一說發生什麼問題。」

將尼II說:「牠正在發出微弱的SOS訊號,但去到並盛神社便失去了訊號,不知道是電池故障還是被敵人發現。」

丹格那笑:「那渾蛋不可以亂發SOS,那隻肥嘟嘟的小鳥也是真的雲豆,那代表呢……嘿。」

綱吉立即緊張地喊:「所以雲雀學長出事了!」

「誰知道呢。」丹格那脫下頭上的機械問:「除了這事外還有其他嗎?」

「沒有了。」拉爾米冷冷地道:「那現在要找人去找雲之守護者嗎?」

 

丹格那手掩著下唇問:「小綱吉,你們昨天的訓練成績怎樣?」

綱吉垂下手一臉慶幸的樣子說:「終於可以放出火炎……對了,丁鈴是用什麼屬性?」

「我?我沒有指環啊。」丹格那微笑帶開話題:「我不是主戰,所以沒有分派匣子,指環數量也不足,而且某人還浪費得十分緊要,害我這邊的財政都要削減其他方面的開支。還有因這個時代的你十分注重醫療,很多資源都放到那方面上。」

 

「咦!又是十年後的我!?」綱吉驚訝地指著自己。

獄寺立即一臉興奮地喊:「真不愧是十代首領!」

山武燦笑:「阿綱很厲害。」

「呀,是很厲害,但也為我帶來很多麻煩。」丹格那笑說,但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有一陣冷風吹過。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將尼II「呃……首領,你認為我們應該怎去處理這SOS訊號的事?要去幫忙嗎?」

綱吉驚訝:「咦!!為什麼問我!」

「「因為你是首領。」」幾個人同時說,丹格那更說:「這個基地的一切行動都是聽你,你可是最高指揮。」

「呃……」綱吉完全左右為難。

 

忽然小春匆忙走到來,她說京子一早起來便不見了,而且整個基地都找不到人,在將尼查了查基地的出入口時發現原來其中一道門在維修,京子應該由那道門走了出去。

「京子從壞掉的門離開基地!」得知結果的綱吉他們十分擔心:「一定要快點找到她,外面很多人都想抓她!」

里包恩想了想:「她應該是擔心家人所以想回家。」

「對了!她聽到大哥失蹤後樣子就怪怪的!」綱吉忽然大喊。

小春哭喪著臉:「她昨天的樣子有點悶悶不樂,為什麼我都沒發現。」

 

拉爾米生氣地吼:「你為什麼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說!」

「對不起!」將尼II一邊道歉一邊全速在鍵盤上輸入指令。

丹格那嘆了一口氣介入他們:「拉爾米,你怪他也沒用,他本性就是這麼粗心大意不能把重任交給他的人,除了造的武器合格外根本是一無是處,所以彭哥列技師的位由他做。總之現在已發生的事無法改變,那只好補救。」

經過丹格那這番話後,大夥都改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燈光忽然闇下的將尼II。

 

拉爾米輕咳一聲:「現在要怎麼辦?先去找京子還是去查看SOS?」

里包恩微點頭:「外面環境也很危險,不能單獨行動,但也不能放下京子不管。」

獄寺認真思考後說:「我們分兩組人吧,我昨天已可以自如地放出火炎,還到敵人也不用怕的十代首領!」

丹格那插話:「慢著,京子的處境也很危險,或許她那邊有很多敵人。不過……雲雀恭彌那傢伙不會亂放求救訊號,難首真的很糟糕?怎麼辦呢,我又被禁止作戰。」

 

「那……」綱吉咬牙看著監測螢幕,徬徨無助地來回看著雲豆消失的方向和一臉擔心的小春。

「首領!請你決定吧!」

山本信任地看著綱吉:「阿綱,你決定吧,我不會有異議。」

綱吉被嚇一大跳,雖然拒絕下命令,但大家都說他是這兒的首領,所以都會聽他的話。苦思一會後,他終於說:「大家分兩組吧,我和拉爾米找京子,獄寺山本,雲豆那兒便拜託你們,你們要小心點。小春,你要留在這兒,我一定會帶京子回來!」

 

丹格那得逞一笑,但這笑容被里包恩捕捉到,他問:「你在打什麼主意?」

「里包恩先生,你還記得我問藍波拿了多少十年後炮嗎?」

「……嘻,你認為十年前的你會來。」里包恩愉悅地笑。

「嗯哼,他一定會來。」

「為什麼?我記得你說過你要做一個旁觀者。」

丹格那笑了笑:「怎麼說好呢,嘿嘿,只能說我不會放過有趣的事而安分地等結果,但當然也不會干預事情的進行,所以會在一旁旁觀。」

「惡劣。」

「哈哈,你可以用扭曲來形容我。」

 

在綱吉他們出發後,丹格那再次戴上機械:「小春、藍波和一平,你們去我房間等消息吧。」

「丁鈴,我們不能留在這兒嗎?」小春抱著藍波和一平問。

丹格那微笑:「不可以,我要工作,你們留在這兒會擾亂我,特別你上很吵的那一隻。總之你們別亂跑,我房間有什麼東西都可以用,但盡量不要亂移動它們。」他看著藍波微微放出殺氣的方向道:「特別是你,蠢牛藍波,如果你敢亂碰我的東西,我就扔你去跟野狗睡。」

 

藍波一反剛剛悶悶不樂的樣子大喊:「藍波大人才不怕你!你這個大魔王!」

丹格那打趣地笑道:「啊,我是大魔王?好,那我就把給你的糖果罐全都收回。」

藍波立即按著他的頭:「我已把它們收到安全地方!你找不到的!」

「嘿嘿,誰說的,我手上不是有一罐嗎?」丹格那在不知哪兒拿出一罐糖果並晃搖它。

「呀!這是我的!」藍波從小春的身上跳下來,快速抱走糖果後便頭也不回地跑走。

「呀!藍波!等我!」小春吃驚地看著,然後跟著藍波跑。

 

他們離開後丹格那笑:「小鬼們真好騙,那我也要工作了。里包恩先生,有興趣看彭哥列的資金流動嗎?」

「不了,我比較擔心他們。」里包恩搖頭盯著監測螢幕。

丹格那聳聳肩,然後一眾電子立體螢幕從他頭頂的機械彈出來,他沈默一回後說:「將尼,你給我立即從頭一次檢查基地,若再被發現基地有漏洞,你的研究資金立即扣減10%」

丹尼二話不說便開始他的工作:「是!大姐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