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綱吉那兒,事情還沒完,那個時代的雲雀來到基地,他和草壁把傷者抬去醫療室,但因為討厭群聚的關係,把人打完後便叫草壁跟他們說一下SOS訊號的事。

明白事情源由都是京子的事後,綱吉才鬆一口氣,但下一秒便收到將尼II的緊急通訊叫他立即去指揮室。

 

原本平平無其的指揮室被兩道氣氛緊張的氣勢包圍。

白色的氣勢是丹格那,他額冒滿青筋但仍微笑有禮地問:「不知貴人事忙、經常神出鬼沒來去無蹤的雲之守護者雲雀恭彌先生大駕光臨卑人的簡陋工作室是想做什麼呢?」

黑色的氣勢正是他的說話對象雲雀恭彌,他挑眉:「你很不想見到我?」

 

丹格那微笑指著門口:「你是不懂字還是退化原始人?你看不到在門口大大的電子寫著『工作中,所有人包括首領和守護者們都不能進來』。」

「你只不過是幹部成員,有什麼資格不讓我想進來。」雲雀的氣勢比剛剛更強。

「大人想來當然可以……個屁。」丹格那哼了聲:「大人你的存在嚴重妨礙到卑人的工作了,特別是你身上的古龍水味,別以為噴了幾小時氣味就會消失,你這刺鼻的氣味完全影響人類的神經系統,還有你散發出來陣陣壓迫感在形影卑人的專注力,想要打架就找你的部下別來我這兒,可以的話請你滾遠一點。」

 

丹格那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一堆驅逐的話,但雲雀完全沒有理會,繼續跟他鬥氣。

完全不了解現場情況的綱吉轉身問:「里…里包恩……將尼II,丁鈴和雲雀學長發生什麼事?他們之間的氣氛很恐怖。」

「大概是丹格那做了什麼令雲雀生氣的事。」里包恩說。

尼II無奈地嘆一口氣:「嗯……自從大姐頭眼睛受傷後,他們的關係就變成這樣……而且大姐頭經常忽然失去聯絡,像人間蒸發一樣。每次當我們出動所有人去搜索他時,他又會拿捏好時間自動出現在我們面前,回來後還半點也不提他外出的事。總之……大姐頭愛理不理的態度令他們的關係變得更差。」

 

綱吉看著眼前像會打一場的兩人,他皺眉:「丁鈴看起來完全不像這麼亂來的人,他一定是有什麼原因。」

「這個時代的你也是這樣說,經過勸說多次後,他每當要玩失蹤時都會通知你,並說大約失蹤的時間,但……」

「雲雀因為這樣更加生氣。」里包恩接下將尼的話。

將尼II點頭:「還好他會聽首領的話,否則會鬧得更兇。」

綱吉驚訝指著自己:「我?」

「嗯,除了這個時代的你外,其他人的話大姐頭都聽不進耳。所以呢……雲之守護者才會用強硬的手段迫大姐頭就範。」

里包恩問:「那這個時代的他有說他在做什麼嗎?」

「沒有,首領永遠只微笑說這是秘密,但絕不會影響到彭哥列。」

 

「呃……但雲雀學長想做什麼?」

所有人的注意力因綱吉這句又回到雲雀和丹格那身上。

「可以滾出去嗎,雲雀恭彌大人。」丹格那已由生氣轉為無力。

雲雀冷笑:「你可以用實力把我轟出去。」

 

「……唉,不和你浪費時間,你這次又想做什麼?」丹格那認輸只好問他目的。

「脫下繃帶。」雲雀淡淡地命令。

「嗯?日期出來。」丹格那頭上的機械閃過一些電子數劇後他敲手:「哎呀,原來已月中了。」

綱吉好奇地問:「丁鈴,到底怎麼了?雲雀學長想做什麼?」

 

「阿綱……雲雀恭彌,你是故意叫他來的……」丹格那的臉冷下厲聲問。

雲雀挑釁地笑了笑:「他不來你會聽話嗎?」

「嘖!」丹格那頭轉向綱吉方向微笑說:「沒什麼,就是……我做過一點整容手術,但手術的位置太多而且有點麻煩,所以每幾個月便要做一點例行檢查。不過我倒想知為什麼遠方的雲雀恭彌大人知道卑人忘了做檢查。將尼II。」

 

矛頭被直指的將尼立即大幅度地搖頭:「欸!我什麼也沒說!請相信我呀大姐頭!」

「雲雀恭彌大人可以解答卑人這個小問題嗎?」

雲雀挑眉:「你的醫生找了草壁。別轉移話題,快脫下繃帶。」而且他的聲音越來越壓迫感。

「……知道了。」丹格那快速拆下繃帶,只見眼窩的地方微微下陷,另外膚色也比臉部其它地方雪白光滑,有點像一個玻璃面具。雲雀用手把丹格那的頭髮全撥到後方,近距離詳細端詳,微微點頭後拿出新的繃帶,幫丹格那綁好後又離開。

 

「呼……終於滾了。」丹格那無力地掛在椅子上:「可惡,我下次一定要拿釘把門口封死。」

 

「丁鈴,你身體還好嗎?還有眼睛……是不是已沒事?」綱吉擔憂地問。

「阿綱,讓我抱一下來減壓。」丹格那認真地說。

「咦!?」

「嘿嘿,這個反應是什麼一回事?你的心跳聲變得很大。啊,我知了,你又忘了我是男生。」

綱吉尷尬地抓抓臉:「呃……嗯…抱歉…」

「哈哈,你還真是可愛呢~我的首領。」丹格那高興地抱著綱吉和蹭他的臉。

 

綱吉笑了笑又好奇地問:「丁鈴,你跟雲雀學長的關係怎麼變得這麼差?」

丹格那微微抬頭想:「差嗎……其實不算,只是他都不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卻又要求別人跟著他的腳步,我當然我不會理他,我最討厭就是被命令,於是就變成這樣。還好他都是在學校出沒,一個月才在這兒出現一次,若是每天都聽到他命令式的語氣,我一定會發瘋。」

 

「雲雀學長最近都會住這邊……」綱吉緩緩說出這句話。

丹格那瞬間定住,僵硬的扭頭問:「我親愛的首領,可以微微向我這個被困在井底的受害者說明一下原因嗎?」

「哈…哈哈……」

綱吉把他們出去找京子的經過簡單地說一次,而且為了要保護朋友和回到過去,他一定要變得比現在更強。

 

「啊,小武和小隼人要治療,所以暫定十三天後才幫他們安排訓練……十三天,我記得我當年好像是十天便回日本……」丹格那笑:「嘿嘿,有趣的事要來了~

里包恩托起帽子:「要來了嗎?會更加熱鬧。」

「里包恩先生,請記得幫我錄下他來這兒的畫面,我期待拿來做飯後閒餘節目。」

「你性格真的很惡劣。」

「嘿嘿,感謝稱讚。」

 

綱吉一頭霧水地看著他們二人猜啞謎。

丹格那放開阿綱:「好了,我要回房間整理我的日記,阿綱你也要快點休息。」

「啊啊,知道了。」

 

和平的時間過得特別快,了平和庫洛姆一起到基地,雖然庫洛姆受了傷,但沒有性命危險。正當了平也向所有人宣佈五天後要進攻敵方基地時,丹格那身上忽然出現一團煙霧。“呯”的一聲,一雙冷銀的眼瞳出現在煙霧中,那人笑:「哎呀呀,我的預測果然沒錯,你們全都在十年後。很久不見呢,各位失蹤的同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