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房間後,丹格那好奇地打量房間和擺設。

一張一張的紙條、一部這個時代的電腦還有這個時代的腦電波電腦配件裝置。紙條上刻有只有他自己明白的句字,房間的用色是他所喜歡的灰白色,所有東西都一塵不染井井有條。衣櫃裡有幾套正式的西裝和數件淡黃色的和服,他伸手拿出兩件尺寸明顯比其他衣服小的和服:「知道我會來但只預備兩件衣服,未來的我也太小氣了。」

 

在和服上摸了摸,他又找出另一張紙條,閱讀後冷笑一聲:「嘻,十年後的我改密碼的品味還真差,希望他要我看的東西不是垃圾。密碼:『我就說我最討厭小鬼頭,給我全部滾出去,還有誰是女生,你們去插眼吧』」

電子音緩緩響起:「密碼正確。」

螢幕上的畫面變成很多小正方碎掉,全黑的畫面慢慢浮出三個資料夾『武器』、『日記』、『機密』

 

「十年後的我,你很閒嗎?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自我揶揄一番後,他開始依照不同紙條上的指示去翻閱這幾個月的『日記』。

「彭哥列被追擊,敵人是叫做密魯菲奧雷,隱藏的含意是百花……原因是他們短時間內吞併了好幾個家族。不過因為人數和組織太多,線人說常會發生衝突和爭吵……無聊的備註。下一個檔呢……嗯……被害人名單………咦……他是……叔叔……」被檔案上的名字嚇呆的丹格那快速把名單閱覽一次,然後在搜尋上打上『澤田家光』。

電腦很快便列出結果:「……和妻子到義大利旅行後失蹤……以家光的力量,他應該安全。但……這可還真是大事不妙。」

 

他單手托頰,另一隻空著的手有節奏地敲桌子:「還有這時代的武器。」

說完這句後他瞄向牆邊的銀色棒子,深深地嘆一口氣:「長度不合呀,十年後的我,有時間叫人改衣服就沒時間改一改探索者號嗎?算了,叫那個什麼將尼幫我造新的。」

 

花了一整晚時間,丹格那把十年後的他留給他的資料都看過一次,所有東西都輕輕提起,除了一樣-他的家人,特別是他叔公的事。

想了想後,他決定要出外看逛一逛,他走到基地的餐廳看見綱吉他們,他微笑走過去說:「風太,借我一點錢。」

風太,機密裡寫他是耳朵軟不會拒絕人而且在外花費接近零,只要買一本星座書便能收買的好人。

 

風太點頭問:「丹格那姐姐,你要買什麼?」

丹格那嘴角抽了抽,看著一個和自己身高相約的男生叫自己姐姐,實在有說不出的怪異,但為了省出麻煩他只好忽略它:「電話卡,長途的。」

「你可以用基地的設施。」風太一邊說一邊拿出錢。

 

「現在情勢很複雜,不慬被敵人用無線電來找我們基地就麻煩,電話卡安全很多,總之謝了。」丹格那微笑接過錢,轉身離開。但里包恩忽然喊:「慢著,你想去哪兒找電話。」

「嘛……就是有電話亭的地方。」

「你想出基地外面?」

「咦!丁鈴,真的嗎?」

丹格那聳聳肩:「誰知道呢,這些事。」

 

山本也插嘴道:「外面很危險,你可是連這個時代的武器都不會用。」

丹格那舉起探者號:「放心,我有它,而且我會小心安全。」

「是小心安全還是小心地得罪人然後安全的逃走?」里包恩淡淡地問。

 

丹格那臉色瞬間冷掉,他嘴角勾起:「里包恩先生,你不知道說穿別人的心事是很沒品格的行為嗎?」

里包恩也笑:「我覺得我比故意讓人放心然後立即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的人有品很多了。」

氣氛瞬間僵住,綱吉有點慌地喊:「里包恩!」然後轉向丹格那:「丁鈴你不要生氣,只是外面真的很危險,不如找多一個人陪你吧。」

 

丹格那晃晃手微笑說:「阿綱,你相信我嗎?」

阿綱點頭,丹格那笑意加深然後用手指指著一個方向:「你看看哪。」

「嗯?」綱吉疑惑地扭頭:「哪兒有什麼?」但當他望回丹格那時,丹格那早已消失在原地。「呃……他……人呢?」

山本苦笑:「他在你轉頭的一瞬間跑了,唉,他到底知不知危險。」

獄寺撇了門口一眼:「不要管他,反正他有帶武器。十代首領,快繼續食早餐吧。」

 

「但……」綱吉擔心地看著門口。

里包恩拍了綱吉的說:「蠢綱他不會出事,而且以他惡劣的性格,出事後一定會把麻煩帶回來,你就放一百個安心。」

「嗯……」

 

 

─義大利另一方─

白蘭的手提電話響起,他皺眉看著電話顯示屏-『沒有來電顯示』。正在他考慮要不要接聽時,電話自動掛斷了。

他聳聳肩放下電話,但才放下兩秒,電話又再響起,但不同的是白蘭才剛伸手拿起電話,電話又自動掛斷了。

 

「白蘭先生,怎麼了?」而他房裡的另一人-雷歐擔心又疑惑地看著白蘭。

「沒什麼,只是呢……」

他的話沒說完,電話又再響起,白蘭快速地按下接聽:「是誰?」

『哎呀~希望沒打擾到你去廁所,親愛的叔公。』對方明顯用揶揄的語調說著。

 

白蘭看著電話眨了兩眼:「…丹…格那?但聲音不像。」

那人笑了笑:『嘿嘿,看來你腦袋沒有退化跡象,真是恭喜。我運氣似乎不錯,途中沒敵人,而且你十年後的電話號碼也完全沒變。』

「你是十年前的丹格那。」白蘭笑:「怎麼來了未來世界喔~」

 

電話那方的人嘆一口氣:『你猜對了,我的好叔公,你是開外掛嗎?』

「嘻嘻因為我的你的叔公~我的好外甥,你在哪兒?」白蘭笑瞇眼看著電話。

『我?我當然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怎麼這麼簡單的問題你也要問。』丹格那還故意大嘆一口氣。

「嘻嘻,你好過份,居然這樣對長輩說話。」

『你才是,少擺爛架子,我不受這一套。』

 

白蘭的嘴角勾起,隨手翻找抽櫃裡的東西,他一邊找一邊問:「你用的電話上有沒有一個雙正方圖案的鍵?」

『有,所以呢?』

「按下它吧

丹格那一口回絕:『不要,要是爆炸受傷要怎辦。』

白蘭愉悅地笑:「嘻嘻。才~不~會~呢這個只是用來視像通話,我的好外甥,你好笨,快進修一下吧。」

 

電話那頭的丹格那當然不甘被說笨,他道:『親愛的叔公,不是我要懷疑你們未來的科技,但你認為一個十年前的人類會懂得用十年後的電話嗎?這個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勉強無幸福呀。』

「我的好外甥,你的說話的方式可以不這麼糾結嗎?」

『當然是不可以囉。』丹格那笑了笑然後按下那個雙正方的鍵,一個虛擬螢幕立即投射在電話前方。

 

白蘭看著電話傳送過來畫面,對畫面的人說:「快張開眼。」

『已張開了。』

「說謊

『才沒有。』

「有啊。」

事實被揭,丹格那暗罵幾句後張開眼,看到畫面後下一秒立即喊:『OH!D(嗶-)』

 

「嘻嘻,驚喜嗎?」白蘭惡作劇地笑。他放了一個全身啡色像非洲民族女性的布偶到電話的攝影機前,最有特色的是這布偶的嘴巴是用粉紅色的布,形狀是大O型,而且還不合乎比例地佔去布偶臉部的大半。

 

丹格那左邊臉抽地回:『有驚沒有喜。先不說我對女人身體有沒有興趣,但你這個人形布偶根本是MARIA的臉,你需要自(嗶)工具可以跟我說,身為你的外甥,我不介意用手幫你,但你不要買這個品味流行都倒數第一的品牌,這根本是形響市容、破壞身為你親戚形象和助長這種沒品味的劣質公司仍然生存。』

 

聽完丹格那的連珠炮發後,白蘭難得皺起臉:「……你的話真令人討厭。」

畫面裡的丹格那燦笑:『或許吧,但你的話一定比我更討厭。』

白蘭微笑,而他房裡的另一人-雷歐則不著痕跡地點頭表示讚同。

「好了,我讓你看看我的帥臉。」

『那我可以閉上眼。』丹格那毫不留情地道。

「不可以啊。」白蘭拿開布偶把鏡頭對著自己。

 

又一秒後,丹格那淡淡地說:『叔公,你又老了。』

白蘭笑了笑:「哈哈,我的好外甥,我都沒說你的樣子還是和以前一樣像女孩子。」

丹格那直接給他一記白眼:『……我不和你說了,跟你說話都浪費我的錢,再見。』

「喂,你還沒說你打來做什麼啊~」白蘭眼神閃過。

 

丹格那敲手:『呀呀,其實沒什麼事,只是看看你被殺了沒。不過你好像過得不錯,但我都還是提醒你,是因為你是我叔公我才說,我朋友說有個新掘起的黑手黨叫什麼密魯菲奧雷什麼的,總之你自己小心點。雖然我不認為你的實力和奸險的腦袋會輕易被做掉,但……那邊好像不是什麼泛泛之輩,總之你注意一下你年紀老邁的身體和安全。』

 

白蘭愣住,然後開懷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丹格那哼了聲:『笑得真開懷,打給你是我錯誤的決定而且還白白浪費了我的金錢。』

你怎可以這樣說呢,嘿嘿 還習慣未來的生活嗎?」

『……』

「丹丹?」

 

丹格那表情再次平淡起來,他說:『我在思考,習慣是習慣,但是……我找不到『我』,在這兒我只感受到這個時代的丹格那,但那不是『我』。』

白蘭笑:「因為他花了很多時間在彭哥列上。」

『………』沈默一會,丹格那眼盯著白蘭說:『還有,我實在看不慣這個時代的你,你知道嗎叔公,你看我時的感覺像是在看早已消失在世上、埋在泥土下的屍體忽然動起來。我不討厭這眼神,但這不是我所認識的叔公……我明白為什麼他們想回到我們的時代了。』

 

「你果然除了眼睛外其他感覺都很敏銳呢,丹丹」白蘭笑:「難得我有時間,我們聊多會吧。要聽你在未來做過什麼嗎?」

『隨你喜歡,反正我電話卡還剩八十分鐘供你演說廢話。』

 

****************

某V的話:我又爆字ARRRR 

都是白蘭的錯!為什麼我一寫他便又爆,而且是爆一千多!預定的二千字呢(YA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