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入敵陣前三天,山本已一個人在看史庫瓦羅給他的錄影帶,空閒的里包恩便去找丹格那抬摃消磨時間。

「嗨。」

「早上好呢,里包恩先生。」丹格那笑了笑然後又低頭看這個時代的他的公文來消磨時間。

沒錯,這兩人一樣都處於十分閒的狀態。里包恩是因為學生自習,而丹格那則因他不是彭哥列的人,來這兒只是傳話和觀察,所以什麼作戰都跟他無關。

 

里包恩對他說:「我來幫你做一點小訓練,以你現在的身手跟著他們,即使是旁觀也很危險。」

丹格那挑眉,把公文放到一旁雙手托下巴看著里包恩回:「我只是戰地記者。」

「但敵人不會理會你的職業,而且你不也是無聊來著嗎。」

「哎呀呀,你真了解我,我比較好奇敵人真的有這麼強嗎?」

里包恩肯定地點頭:「對方一個小隊隊長便把山本和獄寺打到重傷,實力不容小覬。」

 

「這樣我若跟去……的確很危險,里包恩先生,你為什麼會不能外出,起碼你在的話我頂多只會受傷。」丹格那無奈地嚷,他的實力只維持在指環戰前的水平,這樣潛去敵人基地只能說是送羊入虎口;最惡劣的是他根本沒匣武器,完全是在找死。

「我也沒有辦法。」里包恩平淡地說:「據說這光線也是敵人釋放出來的,目的是捉住彩虹之子。」

「他們很討厭,令我的偷懶計劃全變沙漠中的泡沫。」

「好了,閒話到此為止吧,丹格那你要開始訓練這個時代的兵器了。」

「是是……唉,還想偷懶多一會。」

 

里包恩勾起嘴角:「那要雲雀陪你嗎,我看他的樣子很樂意。」

丹格那立即向里包恩低頭:「對不起,里包恩先生,請你務必指導我。你的指導比天上的大陽還耀眼、比摩西分紅海實用、更比聖經的撰寫者還偉大,雖然外表是一塌糊塗,但實用性高。」

丹格那的表情完全呈現著請帶我走,請你教我,千萬別叫雲雀來。

 

「你是雲雀看成是什麼兇猛怪獸,丹格那。」里包恩揶揄地笑。

丹格那垮下臉:「里包恩生生,你真不了解他,他根本是所以兇猛怪獸的混合體,他的教法更恐怖,絕對是:你直接親身體驗吧。這樣粗暴又不體諒的教法是不適合我這樣纖弱的讀書人。」

「別鬧了,你完全不像。」

丹格那聳聳肩:「那我們要用什麼?」

「既然是未來世界,當然要用未來的科技。」里包恩用下巴點了點不遠處的槍炮。

 

丹格那點頭道:「我還以為用匣武器呢。」

里包恩摸摸帽子說:「以你的性格,沒訓練幾個月也用不到吧,而且你根本沒做好覺悟。」他毫不留情地批評丹格那的個性。

「哈哈,也是。」

「所以脫下那隻裝飾用的指環吧。」里包恩指著他手上的指環。

「雖然我用不著,但這好歹也是高哈根的雨之戒,比裝飾用的還要醜上好幾倍,你不要貶低潮流設計師。」丹格那開玩笑般著說出這番話。

里包恩搖頭,拿出一枝手槍遞給丹格那,一邊問:「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令你可以扭曲地討厭你的家族。」

 

「什麼也沒有,真的,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我跟他們。」

「你不像會幫自己和輕鬆的將來之間劃下一條界線的人。」

丹格那笑了笑:「嘿嘿,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只好直白一點說,就是我跟他們相處的接近零,即使見面也只是說公事,跟他們的關係只能說是同事。還好我是寄宿學校,不用每天都浪費我的時間去聽他們說一點建設性也沒有的話。」

他拿起槍端詳:「而且即使幫他們做事,他們給我的只有一聲『嗯』。所以說,里包恩先生,我們之間真的什麼事也沒有,在我眼裡他們只是有點血綠關係的陌生人。陌生人的東西,誰會無條件接受。」

 

里包恩壓下帽子笑:「那你要接受我給你的東西嗎?這幾個。」

丹格那伸手接過:「呃……指環和匣?怎會有這些。」

「雲雀借給你的。」

「給我可以嗎?我記得他的消耗量很大。」

「這些指環只是C的程度,對他來說只是用來扔。」

 

「好浪費的用法呢。」丹格那拿起它們到頭上,仰頭透過照明燈觀看。忽然他靈機一觸:「C……這個只有C太可惜了,到底是用什麼方法來分?是誰替它們定位?就沒有強化的方法嗎?明明是這麼重要又影響力大的小東西。」

 

里包恩挑眉:「怎麼了?」

丹格那嘴角上揚興奮地說:「我……在未來是會計財政這些無聊沒趣的事,對吧。」

「嗯,是這樣。」

「嘿嘿,我對這種B呀、C呀這些低質素的工作提不起勁,難怪未來的我常常獨自溜出去,即使身體十分不方便。要給A的回報,A的成果還有AA級的生活。利誘們……不夠看。」丹格那一臉計算的樣子。

 

里包恩輕輕嘆一口氣:「做彭哥列的財政也不容易,勸你別輕視。」

「我當然不會,但是呢……我現在對另一樣東西更感興趣,好想自言自語又不想被聽到。里包恩先生,可以請你意識切斷一下嗎?」

雖然心裡很多吐糟『這是什麼彆扭又曲折的說法』,但里包恩仍交足戲,他看了看手錶道:「是時候午睡,你要說就自己走遠點,我不保證會不會在夢裡聽到。」

 

「好好睡一覺吧,接來來呢-我要好好整理我的思緒。」丹格那眼裡閃著精光,嘴巴開始動,雙手也在手舞足蹈,像是在空中寫字般。

- 一會兒後 -

「好了,事情大約就這些,回到房間再重整一次。接下來呢,還是先把眼前這支槍操作好似乎比較重要,雖然我不認為自己會用上他。我親愛又親切的導師,不知睡醒了嗎?」

丹格那目光飄向里包恩,里包恩鼻上的泡泡忽然破了,里包恩坐起:「睡得不錯,怎麼了,你自言自語完了嗎?」

 

丹格那點頭:「早早就完了,我等了你半小時,你還真不是普通的貪睡。」

里包恩挑眉,對丹格那的話完全不相信:「啊?是呀。那你有好好看過這些槍嗎?」

「咳……」丹格那立即甩動槍枝,然後對著牆壁開了兩槍:「話說這些能量槍真好,沒有鐵銹的臭味也沒有硝酸的抑味,而且聲音很安靜,刺殺暗殺都十分適合。」

里包恩沒有回答,他不知從哪兒變出幾個圓形的標靶:「來試試對這些靶子進行射擊。」

 

丹格那舉起槍、瞄準靶子、確認位置無誤後快速連射幾槍,不過,全都落空,幾發子彈只是勉強地碰到靶子的白色地區。丹格那緊皺眉:「奇怪,我是瞄著它的。」

「你的槍法也太爛。」里包恩平淡地說。

丹格那嘴角向下彎:「是這個的照門不好,我可是看準它才射出。再來一次。」

里包恩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手要直一點,這是光能槍,子槍會直線射出,不要百分百信信照門,你要用心眼看清槍口和靶心。」

 

照著里包恩所說的事後又射了好槍,子彈終於碰到靶子綠色的地方:「好難。」

「要射中黃色的範圍才合格。」里包恩對學生從不縱容,他又說:「或許你閉上眼憑感覺射會比較好。」

丹格那笑了笑:「根本沒可能吧。」他再次把手伸直,閉著眼對著靶子射了三槍,他笑言:「這樣根本沒可能射中。」

 

「丹格那,」里包恩看著靶子,靶子的黃色圈內多了三顆洞:「你的眼睛真的很爛。」

「………」丹格那也被自己嚇倒,完全說不出話。

 

忽然-

「藍皮大人駕到!里包恩你受死吧!」藍波從門口跳進來,一邊大笑一邊拿起他的玩具槍對著里包恩不停射擊,直到八發子彈用完才停下。

里包恩用列恩變成一個箭靶放在身前,穩穩接住八發子彈,子彈全都命中黃色的範圍,更有一顆中紅心。

「哈哈!你終於知道我的厲害!」藍波用鼻子指著天,一臉自信地說。

 

里包恩不屑地撇他一眼,隨後一腳踹走他到房間外,然後他一臉憐憫的對丹格那說:「你還是不要用槍,這武器不適合你。」

丹格那優雅一笑,嘴裡飆出一連串髒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