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白蘭 六歲

 

五歲的時候,他們二人-白蘭和丹格那相遇了。當時的丹格那還是一個沈默寡言的小孩子,而且不會故意令家人生氣,到底是什麼事令他一整個人改變呢?

丹格那本人只會答:「本性露出來加上反叛期提早。」

而,他的家人一定會回:「被白蘭教壞!」

 

******

「笑多點,你是我的外甥,所以一定要保持笑!」六歲的白蘭用手拉扯丹格那的臉。

丹格那一臉不滿看著他,命令道:「很痛,快住手。」

「不要,你不笑我不停手~」這時的白蘭已有強迫別人配合自己的習慣。

丹格那鼓起臉頰,想盡一切曾聽過的詞語令白蘭放手:「放手呀,你這個變態白痴殘障!再不放手我要大叫!」

白蘭笑得開懷:「哈哈~這兒是我家,大叫也沒人理~」

 

丹格那臉一沈:「這是戀童癖還是便便星球來的外星人!又髒又臭!快放手!」

白蘭瞪大雙眼,雙手是放開丹格那的臉頰但變成小拳頭打丹格那:「誰是便便!你是尿尿!」

丹格那舉起雙手護著頭,哼了聲:「你才是!誰叫你不放手!你是便便尿尿的混合物!笨蛋白痴蠢材!只會食甜甜的怪胎!你長大糖尿病!」

 

於是,由這刻開始,丹格那習得毒舌和令人更生氣這兩個技能。

 

小孩子吵架的特點是越吵越吵,完全無止境,最後由白蘭的小拳頭勝出才停止。小孩子吵架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睡醒後就會像吵架前一樣在玩鬧。

所以小白蘭又用手左右拉著丹格那的臉:「快點笑~快點笑~」

小丹格那無奈:「………不要,你厚不厚要不煩喎(你可不可以不煩我)。」

 

小白蘭雙眼立即冒水氣,流出幾滴大眼淚:「你討厭和我玩嗎?」

「嘩!你…你做什麼!」小丹格那被嚇倒:「乖乖,不要哭,來,我借衣服給你抺眼淚。呃…我去找管家拿糖!」

 

這一刻,白蘭笑了,他明白什麼叫『受軟不受硬』。

 

小丹格那跑到上氣不接下氣地説:「糖…糖拿來了…呼…呼…你不要哭…呼呼…」

「餵我食~」白蘭張大口等待。但丹格那仍呆在原地,白蘭又說:「你不餵我,我又要哭哭啊~」

聽到這句後,丹格那快速把糖塞進白蘭嘴裡,白蘭滿意的笑著吃:「這才是我的好外甥~」

「但你不是我的好叔公,你只是一個白痴叔公。」

「但我仍是你的叔公。」白蘭自豪地說著。

丹格那笑罵:「白痴,要人笑的傻瓜。」

「你才傻。」白蘭反駁:「笑著笑著有很多好處,例如隔壁的阿姨會送我很多糖糖。」

 

這刻,丹格那明白什麼叫『美人計』。他點頭:「是很方便…但沒好處,而且臉皮很累。」

 

「哼哼~」白蘭晃搖食指:「當然有,如果常常笑,所有人都不知道你是不是開心。而且~還可以自欺欺人,不覺得很有趣嗎。」

丹格那皺眉:「臉無表情也可以。」

「效果不同呀,小丹丹好笨。跟我來!我去帶你看我的偶像的新片子!」

「你的偶像不就是糖果掌門人嗎?」丹格那一面不願意,又或是重覆看同一套片子太多次而感到煩厭。

 

「你這是什麼話,我的偶像才不止他一個~你快看這個智多星系列,一定會喜歡上」白蘭愉悅地形容著。

「嘛,要看過才知道。」丹格那婉轉地答應,白蘭開心的抓他到電視前。

那是一套老掉牙的警匪電影,而白蘭的偶像是大反派的首領,他高興地向丹格那介紹:「笑著說謊之後又裝無辜是最強!你看!都沒人看出主角在說謊!而且還用暴力迫所有人同意他、順從他,是不是很厲害!」

 

「嗯。」丹格那點一點頭。

白蘭又繼續說:「警察全都是蠢材,別人說就相信。」

「是啊。」

「你太敷衍了!小丹丹!」

丹格那雙手托頭說:「因為我覺得律師才是最強。你看,所有人被抓後都是要找律師,他們才能出來,就算主角也要依賴律師。」

白蘭大喊:「律師只是配角!而且做的東西一模一樣,又滿口歪理,一點也不有趣。」

 

丹格那搖頭反駁:「不是歪理,那些是有證據,而且還引用法律來加強說服力。」

白蘭鼓起臉頰:「你又沒看過,怎可能知道。」

「我有看過,不過只是基本的法律書。」

「……」沈默幾秒後,白蘭大喊:「欸!!!!你為什麼會看!!!那些全是蟲的書!」

「無聊時拿來消磨時間。」丹格那十分認真地回。

「……小丹丹,你果然常做無趣的事,」

「還好,我挺喜歡看書,可以看到很多東西。」

 

白蘭誇張的搖頭:「那才不有趣,因為你都沒有笑出來。」

丹格那偏頭問:「有關係嗎?」

「有!有趣很重要,只要你覺得東西有趣你就會笑,就像上次你令到你父母整個狼狽那樣。」

 

想起那件事,丹格那也自然地勾起嘴角,笑起來:「那叫有趣嗎?那還真有趣。」

「當然了,」白蘭拿起一面鏡子:「你看,你一想起就笑,不是很有趣嗎?」

「或許吧,但也有那一次。」

「那再做第二次吧。」白蘭立即說。

丹格那疑惑的看著白蘭,白蘭賊賊的笑:「我們可以設個陷阱給他,又或當著所有人前令他沒臉。」

 

「我回家會被打死。」丹格那搖頭,有點害怕的說。

「那就不要回去~反正你不喜歡那兒。」白蘭十分自作主張地幫丹格那決定去向。

「嗯……但…」

「你住這兒他們都沒來探你一次,他們根本不在意你,你又何必在意他們。」

這句話刺痛了丹格那的心,但也令他下了決定:「你說得對,我為什麼要在意他們,只不過我剛好是從他們的精子和卵子結合……他們都不要我,我為什麼還要為他們著想。」

 

白蘭狡滑地笑問:「你不怕他們打你嗎?」

丹格那聳聳肩:「反正不會死,那就隨他們喜歡,而且說有起的話,叔公你更有趣。」

「哈哈~不愧是我聰明的好外甥~那接下來我們愉快的玩吧~我會教你很多戲弄人的方式~」

「包括你現在對我的騷擾嗎?叔公。」

「嘻嘻~懂得真快。」

「別小看別人的智慧。」

 

~~~~

題外話 - 浪費之路

 

小時候的白蘭買了一副併圖,對小孩來說是精神考驗的一千塊,而且圖案更是令人膽怯的夜空。

辛苦了一星期,併圖完成,但在完成那一天,白蘭親手打爛他。

他本人的說法是:「忽然覺得它很討厭。」

聽在丹格那耳內則成了:「親手破壞自己辛苦做的東西,真爽快。」

 

但,還有另一個人物加深這條路,他就是:XANXUS

有次丹格那做了蛋糕,本想叫史庫瓦羅試吃給評價(實質是做過很多次,成功後想請他吃)。

忽然他看到某個人不滿意面前的食物,然後把桌子的食物全掃到地上,史庫瓦羅瞬間忘了他的存在,還把他當閒人。他一時生氣把蛋糕砸到地上,又想起白蘭的話,他勾起一抹冷笑,然後在不知不覺中離開。

 

於是到後來,丹格那總之會把食物的份量預多些,而在心情十分差時,更會買一堆高級食材,然後把吃不完的全倒進垃圾袋。有一次被路過(?)的史庫瓦羅發現,立即耳提面命地訓話,但他用你們部隊也有一個把食物掃在地上的人來推。這令史庫瓦羅禁止丹格那去瓦利亞總部找他(他可不想丹格那學會某人的壞習慣)。

而結果,史庫瓦羅決定所有新人入來時都跟他們說某個人的行為是例外,不准學。

於是他成為瓦利亞的老媽子(?)

 

直到去到並盛和跟人住才有改善(不過是被迫),因為有某個看不過眼又無所事事的鳳梨頭跟他精神通話。

創作者介紹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