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對話錄(2)

「丹格那,你不介意他們喊你做大姐頭?」有天,碧洋琪忍不住問。

這個問題她也曾問十年後的丹格那,那時他的回答是:「習慣了,而且我從不在意稱呼。」

她那時立即吐糟:「這不會很令人誤會嗎?你的男性追求者知道你是男生嗎?」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是他們要有眼無珠看不清別人的性別還怪到我頭上?更何況……」那時,十年後的丹格那邪惡一笑:「他們即然這樣熱情主動要求我勞役他們,我怎會拒絕呢。嘿嘿,俗語說免費的苦力不要,白不要。」

 

而十年前的丹格則回:「對呢,我之前也想問『大姐頭』是什麼義思,但之後一直很忙都沒時間問。不過看到他們用恭敬的態度這麼喊我,應該沒什麼壞處,所以我便隨他們喊了。」

碧洋琪無言。

 

超短對話錄(3)

 

「風太,我有點事情想問。」丹格那喊住十年後的風太。

風太微笑問:「丹格那姐姐,什麼事?」

「為什麼衣櫃裡的衣服都是日式和服和浴衣,只有少數一兩個西裝,我不會變成日本控吧?」

 

「啊,這件事要說到這個代的你失明開始,」風太抬頭回想:「當時因為你的舉動令大家都很生氣,所以阿綱哥哥決定派幾個人跟著住你,不管你洗澡去洗手間,總之你一踏出房間便緊跟著你。」

丹格那瞬間垮下臉:「很討厭的做法……」

 

風太笑:「哈哈,然後你一氣之下把一些東西,包括衣服扔在地上狂踩,接著……」

丹格那舉起手掌打斷他道:「接著我一定是說這些東西很髒,不會再穿,你們敢把它們拿回來試試,我立即在你們面前燒了它們。」

風太連忙點頭:「對呀!而且你那時的笑容是充滿著陰影的燦笑。」

 

「好了,就算我重新買也不會訂……這些吧。」丹格那想起衣櫃裡的衣服便無奈萬分,雖然他不討厭,只是……完全不能顯露他男性的魅力。

風太說:「啊,因為你討厭被人跟住,連門也想出,最後你忿然寫下一堆尺碼叫阿綱哥哥幫你訂衣服。」

「所以變成日式?還女裝呢。」丹格那皺眉。

「本來不是……」風太尷尬地搔搔臉。

「啊?」

 

風太環起雙手繼續回想:「就在我們找西裝量造師傅時,草壁先生帶著一個裁縫師傅出現,他還說雲之守護者有相熟的服裝店,叫阿綱哥哥把事情交給他。於是他們便去找這個時代的你,然後重新量身造衣。」

「那間店子難道是……」

「那間服裝店是和服店。」

 

丹格那囧掉,他又問:「………為什為哲矢會忽然出現,而且還帶著一個裁縫師。」

風太回:「草壁先生說他們剛幫雲之守護者造衣,然後碰巧經過這兒。」

「碰巧……噗哈哈哈。」丹格那大笑,因為他想到一點事。

「丹格那姐姐?」

 

丹格那晃晃手:「沒什麼,只是呢……原來這就是傲嬌嗎?恭彌也太可愛,哈哈。這個碰巧的距離真不錯,哈哈。」

「欸?怎麼了?」

「嘿嘿,沒事,嘿嘿,這是我跟他之間的秘密。」

 

 

超短對話錄(4)

 

知道丹格那其實是男人後,獄寺對丹格那的稱呼變成『人妖』。

丹格那微微嘆氣:「隼人,你很吵呢,你就只懂人妖這個字嗎?若是正常人就給我喊名字。」

「欸!因為你是人妖!」

「我是男人啊。」

「哼!會扮女生的男人不是人妖是什麼!」

 

綱吉在旁:「丁鈴,你不要生氣,隼人都習慣叫他改的綽號,你看他喊山本,從不會喊他的名字。」

「我明白,但……嗯,」丹格那狡猾地笑:「隼人,你跟我來吧,我讓你看看我是男人的證明,我可是比你們更男人。」

「哼!來便來!讓我看看你這人妖的實力有多少!」

 

─幾秒後,兩人從廁所裡出來─

丹格那笑臉盈盈地說:「你服輸了嗎?」

獄寺全身變成灰白色,臉色灰暗,頭和手都無力垂下,他大受打擊地說:「怎可能……我居然輸了……對不起,十代首領。」

「嗯哼,哥哥我從小就有操練,跟你們完全不同層次。」

 

綱吉在旁腹誹:為什麼要跟我道歉……還有丁鈴,你做什麼操練?

不過他看獄寺的樣子這麼可憐,決定不說。

http://www.plurk.com/p/h1ezun

 

 

超短對話錄(5)

未來篇的-

在日本某間居酒屋內坐了兩個人,一位是草壁哲矢,另一位是羅馬利歐,他們是要很要好的酒友。

「唉-」羅馬利歐嘆氣。

草壁替他添酒:「羅馬利歐,怎麼滿懷心事的樣子?」

羅馬利歐有點苦惱地道:「沒什麼,只是想到首領的終身大事就忍不住嘆氣。」

 

草壁聽完後跟他一同嘆氣:「恭先生也是,以他這種性格……唉,根本交不到女朋友。但迪諾先生這麼好相處,應該不難找女朋友。」

羅馬利歐苦笑,啜一酒問:「你有嘗過丹格那少爺煮的菜嗎?」

雖然對羅馬利歐無里頭的問題奇怪,但草壁仍點頭:「嗯,很好吃。」

 

羅馬利歐再次深深地嘆一口氣:「加百羅涅的上一任首領跟我們說過一件事,他說他的媳婦的廚藝一定要比丹格那少爺好,否則不考慮。

「這又何需你嘆氣呢?」

「問題是丹格那少爺的廚藝一天比一天好,現在連我們的廚師都比不上他了……要找個廚比他好的女士……唉。」

 

草壁無言,雖然他有想過勸丹格那不要再增進廚藝,但為了自己的胃袋,他只好說:「………兄弟,節哀吧,或者叫上一任首領更改要求。」

「唉……我說了八年,但上任首領卻只回:那就叫丹格那來做媳婦。天呀,丹格那少爺是男生來的,即使他外表雌雄莫辨也總不能把他當作女生,我不知要怎辦。」

羅馬利歐才剛說完,草壁便激動地站起喊:「請跟他說大姐頭已嫁給恭先生,請他不要再打他主意!」

 

「這樣丹格那少爺會生氣的吧?」

草壁肯定地搖頭:「不會,大姐頭被我們誤會是女生五年還是開心地笑著,他才不會在意。」

羅馬利歐疑惑,但想了想後開心地笑:「喔喔,草壁你這個真是好辦法,我會再跟他說。太好了,好朋友,我敬你一杯。」

「羅馬利歐!乾杯!你一定要成功!」

這天,除了解決了羅馬利歐的煩惱,草壁也解除了廚師被人挖走的危機。

 

草壁思考:

大姐頭去了加百羅涅->沒大餐吃->廚師廚藝比不上大姐頭->恭先生生氣->咬殺來發洩不滿。

最後,他負責善後……於是杯具了。

 

 

超短對話錄(6)

「丁鈴,你跟迪諾先生是情侶嗎?」小春一臉期待地問。

但她這個問題換得的是一整桌男生都把口裡的飯噴出來,而被問的主角二人中一人漲紅了臉,另一人則大笑。

「哈哈哈,我跟這個笨蛋,哈哈哈。」

 

小春一臉失落:「不是嗎?但你跟迪諾先生的行為真的很像。」

丹格那的好奇心被挑起,他單手托頰問:「怎麼像?我們做了什麼嗎?」

「恩……就是走路是會牽手、吃完飯後會幫他擦嘴,有時你還會餵他、你會借他的肩膀小睡、他又會整個人掛在你身上,你們超-級的親密。」小春說到最後時,自己先臉紅。

 

丹格那笑了笑:「啊,這只是我們相處的習慣,才不是什麼情侶。」

小春大叫:「不會吧!你還會親他額頭,他又會蹭你的臉!在你們身邊總是感到粉紅色氣氛!對嘛京子。」

京子臉紅地點頭:「丁鈴,你還會去他房間跟他一起睡覺,但對我們都不會。」

 

丹格那扭頭望向里包恩,用氣聲問:我可以跟她們說實話嗎?

里包恩立即搖頭,丹格那皺眉,然後看向綱吉,但綱吉只是雙手合掌說:對不起。

丹格那嘆一口氣,想了想後說:「這大概是我們認識太短,我說過比喻吧,我跟迪諾的關係就像你和藍波的關係。」

「我和藍波?」小春看了看坐在膝上的藍波。

「對,你想想,你會抱著藍波睡、他乖時你會親他額頭、他吃完飯你會替他擦嘴還會抱著他四處去。」

 

丹格那輕輕一句把小春和京子說的話都推翻,就連在坐所有人都暗自在桌下拍手讚好,只有迪諾自己窩在牆邊抱怨道:「我才沒有藍波這麼調皮,根本不一樣。」

丹格那又笑說:「你想想,我跟這笨蛋認識時只有七、八歲,有些習慣就在那時形成改不了,真是孽緣。不過你真的覺得是那樣也沒所謂,我是不會介意,反正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呢。」

 

「啊啊,原來是這樣。抱歉啊丁鈴,我們誤會你了。」小春尷尬地道歉。

「哈哈,還好,這段插曲令我這頓飯更開心,我才謝謝你呢,小春。」丹格那把臉湊到小春旁,輕輕親她臉頰。

「丁鈴!!!!!」男生們高叫。

 

丹格那搔搔臉:「呃……抱歉,一時習慣。我又忘了你們日本不會這樣打招呼,抱歉呢,小春。」

小春臉微紅,她笑:「沒關係,我們大家都是女生。」

丹格那也笑:「也是。」

 

於是大家有一個共識:一定要有機會跟她們說他是男生,丁鈴根本是色狼,即使他外表再怎像女生但他也是色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牛奶瓶也有曲線
  • 超短對話什麼的超有愛呀!不必鋪陳不必負責好開心(喂
    然後我發現我們取了類似的標題也太心有靈犀了吧XDDD
  • 對呀~~ 不負責任的惡搞超開心~ 又不用打一千字便有一個故事~ 神爽~~
    而我們在心心相印 (飄心

    某狐某V 於 2013/04/11 1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