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是, 其實某v 的電腦送了去掛病號

哈哈哈, 還好我有備份
大家, 請愛用備份.

還有電腦情況危殆, 我找到電腦就會發文, 找不到就哈哈哈哈.

=============================================

 

綱吉他們從基地出發,按照時間到達白蘭指定的地點,不過因為雲雀和山本遲到,令出發時間慢了一點。丹格那多想拿探索者號敲他們的腦袋,因為他們的遲到險些令他的計劃泡影。

他最後沒有那樣做,不過他沒有的原因不是不敢,而是在山本來的同時,一個令他戰慄的氣味和殺氣也一同來。他汗顏地偷瞄著後方的移動基地,他身上的每一串毛孔每一根汗毛都在告訴他要遠離那殺人的聲音。

他不著痕跡地移動到迪諾前方,跟庫洛姆一起站到前面當眼的地方,順便也用十分不悅的眼神盯著敵人的首領-白蘭。

 

白蘭也留意到他,朝他高興地笑了笑後便開始說明遊戲-選擇 的進行方式。綱吉抽的選手是大空、嵐、雨和兩名無的選手,獄寺大叫不公平,白蘭還是笑了笑,他的手下桔梗說沒什麼不公平,並憑著1%的殺氣找出偷偷跟著來這兒的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豪邁地走了出來,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丹格那嘆了一口氣心裡喃喃怎麼每個人都是傲嬌,麻煩死。

不過既然出來了,也要跟他打個招呼,他可不想自己的耳朵成為發洩對象。

 

「唷,史庫瓦羅,你的頭髮又長了。」

「……你這混蛋!!!我還沒說你怎麼也來了!欸!而且來了也沒和我打招呼!」史庫瓦羅擺出一副上司的臉孔說。

丹格那賠笑:「我現在不是跟你打招呼了嗎?而且你之前跟武去了沒水沒電沒訊號的地方,我想找你談天說地議論天文地理也不行。我真的沒辦法,而且不是我不想,是不能。你也該聽過一句名詞『非不為,不能已』。」

史庫瓦羅聽他的廢話聽到頭痛,擺擺手道:「這次原諒你,下次再這樣就扔你餵鯊魚。」

「是是,還真是感謝。」

 

小小的鬧劇結束,大家再次為出戰的『無』成員而苦惱,

但入江正一挺身而出,理解後丹格那雙眼閃過精光說:「我可以做『無』的選手。」

「不准!」迪諾立即反對:「我不會批准的!」

丹格那一個批肘:「你給我閉嘴,笨蛋,給我看清戰局,他們要兩個『無』。」

不過,下一秒他的頸邊多了一個冰涼的金屬,微微轉動眼睛後他看到史庫瓦羅拿出劍指嚇著:「你敢離開這個範圍,我就砍了你的雙腳。」

 

「嘿嘿沒人支持你出場呢,真可惜。」白蘭坐在高處笑。

丹格那瞄了眼頸前的刀刃,微微退後:「刀光無眼呀,為了在劍前的頸上人頭,我當然會退後聽隨各位愛瞎擔心的老人家差遣。」

A計劃失敗。丹格那臉上雖仍掛著笑,但心裡早就罵他們罵到上天,因為他要立即想多一個計劃並要無聲無息地實行。

回到遊戲,最後『無』的代表由入江正一和斯巴納出任,其他人全都是旁觀。遊戲開始後,大家都透過著大螢幕注目場上的一切。

 

-好機會- 

丹格那心裡暗自說,他安靜地退到有點距離,從大衣內的口袋拿出指環和匣子,耳廓狐從匣子裡跳出來。

「幻芝阿(來自德文variabel多變),變成我的樣子站在這兒。」丹格那淡淡地說,小狐身體微微顫動,而且慢慢變大,最後變成丹格那的樣子站在本尊面前。

 

丹格那點點頭吩咐:「聽住,這次你不准再動不准伸出舌頭不准再舔我,明白嗎?」

幻芝阿興奮地高叫兩聲表示明白:「咕-咕嗚-」

「閉嘴,你再高分貝地叫我就把你的耳朵剪一半。」丹格那低罵:「不知有多少人聽到,如果我連這個計劃都失敗,我就把你收回匣子裡,明白了吧。」

幻芝阿立即垂頭喪氣低叫:「咕-」

丹格那雙手環胸白了牠一眼:「不要用我的樣子做出這麼沒志氣的表情,這會讓我想打你的。總之聽清楚,你只要用我的樣子微笑站在這兒就可以,做得好的話我就買幾片生牛肉給你吃。」

 

幻芝阿立即顫動牠那雙又長又大的耳朵:「咕咕。」看來經過幾天的相處,丹格那已了解牠的特性。

「知道就好,快站去那兒。」丹格那指著一處,幻化成他樣子的小狐便聽話地走過去。丹格那揚了揚長髮笑:「這遊戲名是選擇,名字改得不錯,不過我對做棋子沒興趣,白蘭叔公,嘿嘿。」

丹格那偷偷溜開,這件事大部份人也不知道,不過小嬰兒不算在人的範圍內,他當然察覺到丹格那奇怪的舉動,不過他亦知道丹格那不會做出什麼危害局勢的事,而且當務之急是眼前比賽,所以他便隻眼開隻眼閉。

 

丹格那從大衣裡拿出小刀,螺絲起子和剪刀,避開嘈吵的戰爭區域,隨意地『借』了一輛停泊在場外的轎車用。他輕易地去到雛菊所在的大樓,抬頭看了正在努力打破保護罩的山本一眼,然後繼續驅使汽車越過這兒並到達這個地方的盡頭-一座高高的暸望塔。

若是不知情人士,就現在這個情境看一定會以為丹格那是背叛者又或是這邊的成員,特別當他光明正大去到門口,理直氣壯輸入門的密碼又優閒地坐升降機到達頂層,而且中途連半個阻撓的人也沒有。

 

升降機門一開啟,一把聲音便:「你來得正好,桔梗剛剛找到小正啊

看過去,一個熟悉無比的男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面前的大螢幕電視,他身穿白色為主黑色為副的密魯菲奧雷制服,左眼下角有一個倒皇冠的印記。這人便是丹格那的叔公、密魯菲奧雷的首領-白蘭。

「呀呀,但我來不是和你說你遊戲的事呢,叔公。」丹格那勾起一個狡猾的笑容。

 

白蘭沒有理會丹格那的話,自顧自地說:「狼毒失敗了呢,綱吉君出來了。」

丹格那看著畫面,一邊是中心區濔漫著陣陣的煙,而且一些高樓大廈被毀了一半,另一邊是桔梗對移動基地發射了一枚炮彈把把整個基地炸起並在空中翻滾一周。

丹格那哼了聲笑說:「你還真過分,只要不是你這方的玩具便可以痛下殺手,完全不顧舊情,真糟糕的興趣。」

「你擔心他們?」白蘭笑問。

「你燒壞腦嗎?」丹格那微笑反問。

「你就說說你擔心他們吧~」

丹格那笑容更燦爛:「你如果肯大叫我每天都為便秘而煩惱我就說,如何,很公平吧。」

 

白蘭沈默,然後繼續專注螢幕上,這時正一走出基地,但因為生命之焰已令他體力大量下降,而剛剛的爆炸更令他連站起來的力也磨滅,丹格那看出現在他行動的動力都是來自不能讓白蘭成功的意志。

「叔公呀,你到底對那人做過什麼過份的事?他對贏你的執著真不是普通的高,你是搶過他女友還是……」丹格那狡黠一笑:「欺騙他的感情呀,看來是後者了,你還是沒變,都這麼愛始亂終棄。」

「白蘭大人,他好吵。」一個長髮小女娃嘟嘴嚷。

 

白蘭拍拍她的頭要她安靜,然後朝丹格那一笑:「嘻嘻,才沒有,不過我要準備出去拿我的奬品

「啊呀?不怕我一人在這兒破壞和搗亂嗎?叔公。」

「嘿呀,如果你有這種能力的話可以試一試我也對不是戰鬥系的你能造成什麼破壞力有興趣。」白蘭挑釁一笑,這句話完全是說明為什麼他放心讓他一人上來這兒。

丹格那嘖了聲:「呿!反正我就是玻璃,不過我的腦袋不是豆腐渣,你就安心等待著吧。」

「嘿嘿,要乖啊~」

「好。」

白蘭瞇眼笑說:「你說謊

「知道還問。」丹格那也沒有否認。

 

白蘭率領他的幹部成員離開,丹格那手掩著嘴巴思考一會:「被逃了,嘖,枉費了我的努力。」

「因為他知道會被你滯留在這兒。」一把清脆的聲音從右邊傳出。

丹格那扭頭看過去,一個有著不凡氣質的小女孩在那兒。她頂著一頂有點像飛碟的帽子,左邊臉上有一個小梅花的圖案,她的笑容給丹格那一種春天要來,花兒要茁壯成長的感覺。

他甩甩頭:「奇怪,我可不是浪費主義的人。那……你好,像花一般的小妹妹。」

小女孩漾起笑容回:「你好,丹格那先生。」

 

丹格那愣了愣,又看了女孩子胸前的吊飾,那是一個奶嘴。他勾起嘴角:「你知道嗎?你的笑容很有吸引力,彩虹之子。話說,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我叫優妮,是密魯菲奧雷黑魔……」優妮說到一半丹格那便伸手暫停她的話:「小優妮,你需要一個臨時的騎士嗎?」

優妮點頭:「可以嗎?不怕之後會……」

丹格那笑計算一笑:「他居然逃開我,那我也要給他一點小教訓。而且我呢,討厭計劃一而再、再而三被打亂,不過倒不討厭預測不到的反應。再加上,嘿嘿,扭轉局面的籌碼呢,不賭一下也太窩囊。」

 

優妮想了一回後點頭,鄭重地說:「那就麻煩你了。」

丹格那笑並拉起優妮到窗邊:「不麻煩,我才是要麻煩你的人,嘿嘿。彩虹之子的大空,若他們問起什麼,請你一定要說不知道。」

「丹格那先生,我還有一件事想要你幫忙。」

「騎士願聞其詳。」

 

一點無聊的備註:

白蘭-未來的丹格那稱他為『口疏的長舌婦』,現在的稱他為『正太控』。

桔梗-裝溫柔的畫皮。

雛菊-名字前加上『枯萎的』。

狼毒-好想打爛他的面具。

石榴-全身臭的大叔,另,樣子像生意失敗。

鈴蘭-你確定這小屁孩是女生?一點也不懂保養頭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