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格那到達塔下後走到一輛白色又很長的轎車旁,一拳打碎車子的側窗,十分熟練地開門,還一手伸進去方向盤下的紅藍電線,輕輕一接,車子的馬達便能開動。

「呃……」優妮傻眼地看著丹格那的行為。

丹格那不以為然地說:「迪諾太遠借不到他的馬,只用用車代馬。公主,你還是快上車,我要開車了~」

 

優妮尷尬地坐上車子:「車的主人會不會……」

「呵呵,如果這樣能令叔公更加生氣,那真是太值得了,我一定會更加開心。」丹格那愉悅的說著,而優妮則苦笑看著他:「你和他很像。」

「嗯,這叫近墨者黑吧,嘿嘿。」

 

這輛車行車很靜,而且速度很快也不會有古代車的“轟轟”,而且連輪胎磨擦路面時也沒有任何震動,像是在飛的一樣。丹格那多想就這樣駕著車衝到白蘭和綱吉中間,只是優妮極力反對,說這太危險。他只好聳聳肩,惋惜地看著車子,傷心地下車跟在優妮身後。

他們淡淡地介入,優妮喊:「我反對。」跟優妮認真莊嚴肅的態度相反,丹格那狡猾地笑言:「公主快遞準時到達。」

 

白蘭臉上帶著笑容,但眼神透露著驚訝和不悅,而且看著丹格那和優妮的眼神不怎麼友善。丹格那愉悅地輕哼兩聲:「嘿嘿,我沒說過我討厭做棋子。」

「白蘭,我是黑魔咒的BOSS,我應該有一半決定權。」優妮散發出一種不輸其他人的氣勢。

白蘭不悅地皺一下眉又變回笑臉道:「小優妮,我知道你是身體不適,腦袋不清醒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但你再這樣胡說下去,即使是我也會生氣喔~」

 

對這個發展,綱吉他們完全陷入慌亂和茫然中,丹格那則在觀察著四周,他在車上答應過優妮,若是白蘭迫他們要逃走的話,他會全力協助。而優妮則要幫他制造一個可以撇開綱吉他們,直接跟白蘭面談的機會。優妮也答應,並說一定要把小狐狸放在身邊。

想到這兒,丹格那偷偷拿出匣子,幻芝阿變回原形跳回匣子裡。

 

和優妮在言語上對峙了好一會,但白蘭始終不肯退讓,最後優妮說:「那麼我就退出密魯菲奧雷。」丹格那驚覺地睜大眼,為她下一句話做好準備。

她看著綱吉對他說:「澤田綱吉先生…我有個請求。」

「欸!請…請求!?」綱吉完全被嚇一跳,沒說到自己忽然會成為被請求的人。

「請保護我。」優妮說,她更拿出其他彩虹之子的奶嘴道:「不只是我,還有我的夥伴們。」

 

白蘭立即說:「不可以啊,小優妮,那些是我73的收藏。」

「不是你的,這些是我保管的東西…而且就算你得到了也不算73,因為……奶嘴沒有靈魂是無法突顯存在價值。」優妮在說這句話的同時,奶嘴們發出閃亮耀眼的光。

白蘭的眼神因這些光茫而改變:「好捧!我果然還是需要你!我們來和好吧,優妮。」

丹格那嘆一口氣,從大衣裡抽出棒子並把優妮推向綱吉他們:「不要再說漂亮的廢話,你看不到嗎?變態叔叔的魔爪伸來了。」

里包恩也向白蘭開了一槍警告他不准對優妮出手。

 

六弔花出手,向他們攻擊想奪回優妮,下一秒史庫瓦羅和雲雀恭彌雙雙站在前方阻擋敵人,而且還一臉好戰的樣子。

丹格那嘆一口氣,一臉害怕的說:「好恐怖呀,我們家的戰爭狂要發狠,阿綱你再不下決定我就自己先逃。」

「阿綱先生/阿綱/綱君。」

 

這刻,丹格那的腦袋前所未有這麼清晰,因為接下來綱吉的選擇不只影響到他的行動,也會影響整個局勢發展和彭哥列的公信力。但他更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優妮落入白蘭手中,還好,綱吉最後的決定沒有令他失望。

綱吉拉著優妮的手:「跟我來!」

 

丹格那嘴角勾起,在大衣裡再次把自己的匣武器叫出來:「總不能每次都被人看穿底牌的,幻芝阿,你說對不對?」

「咕-嗚!」小狐躲在衣服內叫了兩聲後跳到地上,他們殿後阻止白蘭和他的人前進。

「小丹丹,你要令我生氣嗎?」白蘭用沒有笑意的聲音說。

丹格那挑釁一笑:「真聰明,我的確是企圖並意圖而且也實際地做了。難道你真的天真到相信我什麼都不做嗎?」

白蘭瞇起眼:「你認為你們逃得掉嗎?」

「嘿嘿,你說錯了,這次是『我不會逃,也不會讓你逃啊』。」

 

不過下一秒,他被人拉著後領離開:「跟著我,怪動物!」

「…………」丹格那無言看著距離越來越遠的白蘭,他可是做好決心才留下,但他的決心輕易被雲雀提走,於是乎,他只能在內心咒罵 (消音)

地上的幻芝阿看了白蘭一眼又看看被拖走的主人,最後牠轉頭追著主人跑。

白蘭不悅地皺眉,偏頭對真六弔花下命令:「繼續追,一定要抓回優妮。」

 

面對追兵,雲雀不屑地冷哼一聲,指環發出強大的炎後並將其注入匣子,雲刺蝟破匣而出並一邊繁殖一邊擋住六弔花的路。這戰術十分成功,敵人們不能全速前進,但丹格那則苦惱萬分。他努力想不經意地落後然後溜走,可惜,某個人就是一看到他跟不上便會拖著他後領,最糟糕的是他已看到那部傳送裝置。

 

他頭痛地按額:「我想自己跑,恭彌。」

「你跑太慢。」雲雀簡單一句表示他不會放手。

沈默幾秒後,丹格那忽然大喊:「……恭彌!上方!他們要來了!」

雲雀抬頭望上空,幾枚炸彈在上方,他向左跳避開攻擊,丹格那則跳向雲雀的反方向躲開攻擊。這時,原來落後的白蘭和真六弔花也趕到,迪諾率先站出來說由他去阻擋敵人,丹格那微微勾起嘴角,故作緊張地向綱吉他們喊:「快為傳送裝置注入能量!迪諾會纏著敵人。」

 

原來想掉頭的雲雀瞥了迪諾一眼,最後轉身跟著綱吉跑到傳送裝置前。

丹格那興奮地握拳笑看著地上的炸彈:「最後要趕走迪諾,還好我在高塔時有拿走一些玩具,不知能不能成功。」

他安靜又悄悄地退到一旁看著眼前的戰況,準備隨時偷襲以助迪諾離開。

 

忽然,白蘭身上冒出一團火,火慢慢變成火柱和一朵又一朵的蓮花把白蘭禁錮。

「魯呼呼-」毫無預警地,六道骸的笑聲從空氣傳來,他的人則借由庫洛姆手上的三叉戟出現在眾人面前。「我們又見面了,白蘭。」

白蘭笑:「骸君,你回復得真快,不過你是怎逃,我記得我把那個空間完全密封。」

 

『空間完全密封』丹格那眼裡閃過一道精光,他低語:「他一定知道了什麼,雖然是親戚一場,有利用價值的東西怎可以浪費他的本質,嘿嘿。」

 

有了六道骸拖延白蘭的腳步後,綱吉他們順利和把火炎注入傳送器,迪諾拉起站在他身後的丹格那直奔傳送器的範圍,丹格那則在暗處看著迪諾拉著丹格那走,直到他們全都消失後才悠閒走出來。

他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說:「這幻術做得真好,還好被困的人不是我。」

「小丹丹,你不是跟他們一起走嗎?」白蘭瞇起眼直盯著丹格那。

丹格那勾起嘴角:「給你提示,優妮說要我好好善用匣武器,以叔公你的聰明才智,若不是撞到頭荷爾蒙失調或陷入白痴的童話式思考,你不會不知道。」

 

「原來這樣呀~」白蘭笑,伸出手握緊拳頭,把幻術造出來的六道骸捏碎,轉頭問丹格那:「換你跟我打嗎?」

丹格那大笑:「你要配副老花鏡呢,你哪隻眼看到我想跟你打?」

「啊?那一開始為什麼拿著捧對著我?」

「保護好女人,男人有責,又或者說我的答案跟骸一樣『絕對不能讓大空的彩虹之子落入你手』,不過原因不同。」

 

白蘭再問:「你到底是站在哪一方,小丹丹。」

丹格那微微偏頭思考:「嘛,可以的話我想做旁觀者,視乎我要的答案而定,別忘了我是推崇阿里士多德的目的主義。」

「被你看上還真要多加小心呢,我的好外甥。」

「你搶了我的對白呢,我的好叔公。」

二人都在計算著對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