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義大利某間黑手黨學校,出現問題學生是十分正常、司空見慣的事。但同一時代,卻有兩名學生令全校老師頭痛,一人是中學部以好勇鬥狠,下手不留情的史庫瓦羅;另一人是小學部的丹格那。

史庫瓦羅令老師頭痛的地方是好戰過度,只要有強者便會去挑戰,而且戰鬥力驚人。

而丹格那則是……製造恐懼心理,成功令全班同學不敢上課。

 

在開始時,因為丹格那身形纖細又長髮,比較頑皮的男生自然會想弄哭娘娘腔的同學。大家只是想戲弄他,:「嘩,丹格那,你真髒,桌面都是畫花花,你是女人嗎?」

「不對,你看看他地上,很多垃圾」

「你書本怎麼樣,怎麼不拿出來,是因為它太破爛了嗎,哈哈哈哈!」

 

扯頭髮,把垃圾倒入他的背包,這差不多每天都會發生,但丹格那一直都只默默地忍下來。

 

於是,半年後他們體驗了丹格那第一次的報復

 

「嘩呀!!!媽呀!!!」某位同學打開課本,裡面是蒼蠅的屍體,而且有三十多隻

一天一位同學受害,恐懼延植到每個人身上,同學們每個都懷疑每個同學,老師們想插手,但連老師都遭殃

一位老師在走路時被掉下來的花盆撞到手,其實這也是因為老師的身手好,否則直接砸到頭必定會被送醫院處理。而有另一位老師則在晨跑時忽然被煙霧彈嗆到。

 

之後就沒老師介入他那班,只有暗中觀察每個學生。

在餘下的半數學生沒被作弄時,犯人停止做這些事,但由於印象太深刻,每位同學都在害怕著,有些人還要接受心理輔導。

 

在半靜一個月後,怪事再次發生,在同學回到班房時,地面被人用血色的油畫了一個大圓,老師證實那只是油漆後,同學們便嘲笑犯人無聊,但圖案沒有停止,每天多一筆,直到第七天,一個六芒星便在班房的地上呈現。

坐在圈內的同學差不多半數都告假,最糟的是老師在班房逼留到半夜三點都沒能阻止事態發展,直到一位老師決心撐到早上,才找到犯人。

 

全班成績最好,出席率最高並一大清早便會回到學校的丹格那。

 

「真掃興,但老師你還真有恆心待在課室等待。」這是丹格那被抓到後第一句話。

 

老師當然十分生氣,立即抓他進教師室臭罵他一頓,並口頭說一些刑罰警告他。

但丹格那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還反門:「你要告戒我什麼?同學中沒人受過傷,沒有人東西被偷,沒有人的物件被受破壞,而且我為不破壞生態平衡停止放蒼蠅屍體。還有,那些書並不是我翻開他們的書包找,而是他們不想拿書回家故意『遺留』在老師桌的抽屜和雜物櫃裡。我有什麼錯呢?」

老師們想不出所以,最後只說他弄髒學校地方,但同時他被列為主要問題學生之一。

 

而他跟史庫瓦羅相識於校長室,一人正想挑戰校長,一人剛剛好把加工過的文件送到校長室。

 

丹格那看著坐在校長椅上的人淡淡的說:「中學部的問題學生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挑眉:「你小子是誰?」

「我只是小人物,幫老師送文件給校長。」丹格那臉無表情地說著,並把手上的一疊紙放到桌子上:「我才想問,你為什麼坐在這兒。」

 

史庫瓦羅用力地拍桌站起,信心滿滿地說:「我是來挑戰校長!」但他太用力拍桌,這令丹格那剛放上去的那疊文件傾倒了一半,史庫瓦羅爆出一聲:「我靠!」

因為在文件裡頭跌出幾條長長又黑黑的蟲子,蟲子一得到自由便快速爬行。

丹格那不悅地抿嘴,他微微哀號:「呀,我辛苦收集回來的蜈蚣,你搞什麼?真是粗暴的人。」

「我問你搞什麼才是!!為什麼文件裡會有這些蟲子!」

 

忽然門被打開,一個高大、身穿純黑西裝、戴著墨鏡,外表像日本黑道打手的男人進來,他先是呆滯看著桌子上會動的蜈蚣,然後大喊:「我的房間呀!@##$%」他看著房內兩人然後目露兇光盯著丹格那:「丹格那!一定又是你!」

 

丹格那沒有否認還說:「誰叫校長閣下把我的事告訴我家裡,害我費一番唇舌解釋,所以為了感謝您的多此一舉,我艱辛地從泥土裡挖出這幾條蜈蚣來送贈給您。」

「謝你個鬼!給我全部拿走!」校長完全沒有儀態地大喊。

「校長閣下,我是尊敬您才送禮物給您,這是學生我的一點小心意。您這樣拒絕我,這令我的心理健康不完全發育還有自卑心理,造成這些事你過意得去嗎?你承擔得到嗎?而且東西都送您了,與我無關。」丹格那無辜道。

校長的反應是直接:「去你@$$%@$!!」

 

史庫瓦羅第一次聽到有人用謙謙有禮的態度說出一番令人厭惡的感謝,而且校長完全無視了拿著刀的他,即使刀子到了頭旁邊,校長還在大罵丹格那中。而被罵的丹格那一副無辜的樣子,站到校長罵到有點累時悠悠地走出校長室還說一句:「校長閣下你看起很累,那不阻校長閣下休息,學生就此告辭。」

 

這件事令史庫瓦羅印象十分深刻,他之後問其他同學到底丹格那是誰,最後由一位弟弟也在唸小學部的同學回:「我弟說他是第一大問題學生,之前他做了一些事令大半班同學都不敢上學。」

「他好強!?」史庫瓦羅興奮地問。

那人偏頭回想:「聽說成績不錯,但主科的體育很差。」

 

史庫瓦羅更疑惑:「那他到底做了什麼令同學不上學?」

「不知道,我老弟沒有說太多,只是說那個人很可怕。」那人對此聳聳肩。

「可怕?他的樣子完全不可怕。」想了想,史庫瓦羅因興趣故意去找他:「喂,原來你這小子也是問題學生。」

「不及你出名,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丹格那望著他。

史庫瓦羅上下端詳著他:「小子,跟我比試。」

 

丹格那瞬間回:「如果是筆試,我樂意陪閣下,但如果是武力,恕我不能答應。」

史庫瓦羅一臉不屑喊:「不要跟我說你反對暴力。」

「不會,只是我一點武技都不會,你找我打架只是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欸!你怎會一點也不懂。」

「學校要在十歲才會教,而我只有八歲,試問怎可能會呢?你的問題還真多餘。」即使面對比自己大又強的人,丹格那還是不忘反嗆對方。

 

史庫瓦羅皺眉想了想:「你家裡沒有教嗎?」

因為可以入讀這所學校的學生大部份都有一定的背景,那些家庭一定會教小孩子一些自保方法。

「我家奉行以德服人。」丹格那完完全全都在扯謊,不過史庫瓦羅相信了,他還喊:「欸!那怎可以!決定小鬼,本大爺來教你,你學會後跟我對打。」

 

丹格那扯了扯嘴角反問:「你認真的嗎?」

史庫瓦羅用力點頭:「當然了!那兒有細樹枝,來,快站起來。」

丹格那瞇眼想了想:「好,我答應你,但你要陪我找蛇。」

「蛇?」

「學校的生物科報告要用」丹格那揚起一個天真無邪的笑臉。

 

自那天後小學部傳出有人在玩黑魔術,用蛇來召喚惡魔,還有就是丹格那身後有史庫瓦羅做他後台,再沒有同學有膽子欺負他。

不過史庫瓦羅本人好像沒發現。

 

「對了,我可以叫你為老虎嗎?」

「欸?」

丹格那笑了笑:「沒什麼,我是想起一個名叫狐假虎威的故事。」

「但我不太喜歡老虎,你叫我鯊魚好了。」

「嘿嘿,你果然是怪人,鯊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