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一個人一出世便會煮食,特別對現在早午晚都有母親煮的現代小孩子,或許有些人連燒水都不懂。

不過丹格那完全不同,這並不是他是廚藝天才,只是熟能生巧。在家裡,他的母親只懂弄越南料理,而且味道淡而無味,但……他們是德國人,間中吃一次還好,每天吃會有種想吐感覺。到最後,一天三餐不是由傭人準備,便要自己弄。

 

在他六歲的時候便要離開家到義大利讀書,雖然一開始他是跟他叔公一起住,但幾年後因為他跟家裡吵上一頓(他成為問題學生),碰巧他哥這時又說要到義大利讀書並住叔公家,於是他便說要自己一人住學校宿舍,成功拿到一間單人房。

 

開始時,他每天都到學校飯堂買飯吃,但經過幾個月後,他決定去圖書館借食譜,並到河邊看。

他指著書上一個字問:「鯊魚,你知道這個字怎麼唸嗎?」

史庫瓦羅右手壓著丹格那的頭看:「Parsley(香芹)小子,你怎麼拿著食譜?」

丹格那聳聳肩:「學校的飯菜吃悶了,而且很貴,我要自己煮。」

史庫瓦羅張大口:「………你不會叫你室友煮嗎!你這麼小怎去用廚具!」 (某V:好孩子不要學)

 

丹格那悠悠地回:「沒室友,我一個人住。」

史庫瓦羅點頭:「啊,你一個人住……咦?學校宿舍不是四人一間房嗎?」

「我有豁免權。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明,那你會煮東西食嗎?」

「當然不會。」史庫瓦羅秒回。

 

沈點幾秒,丹格那問:「……鯊魚,你平時喜歡吃什麼?」

史庫瓦羅簡短地答:「生魚片。」

丹格那抿嘴:「鯊魚……你真的很像野蠻人。」

「欸欸!你說什麼話!還不放下書!我現在是要教你劍術!快站起來!」

「是是。」丹格那放下書拿起劍,在樹林裡跟史庫瓦羅學習。

 

過了幾星期,丹格那仍是不停進出圖書館,不停日看夜看,而且還會做筆記。

對此,史庫瓦羅忍不住喃喃:「你呀……也太勤力了吧,你真的是問題學生嗎?」

丹格那眼睛盯著食譜回:「我是問題學生,但也是人,肚子餓了也要吃飯。」

「嘖,所以我說我討厭唸書的人,滿口歪理。」

「但你不討厭我,還保護我。」

 

史庫瓦羅呆了幾秒後大喊:「我什麼時候保護你!」

「嘿嘿,我只是說笑,不用認真也不要相信。對了,你放學後有事做嗎?」

「嗯……好像沒有。」

丹格那笑:「那你把放學後的時間借給我。」

史庫瓦羅摸摸他的頭:「是可以呀,你要做什麼?」

 

「我請你吃我煮的義大利菜。」

「……等等!我沒有對你做過什麼!你為什麼要害我。」史庫瓦羅驚嚇地喊出來。

丹格那白了他一眼:「我什麼時候要害你?」

「你要我做白老鼠試食!」

「放心,我幾星期都是煮那個,不會中毒身亡。而且你應該感到高興,居然有機會得到我的邀請吃我煮的東西。」

 

「真的不是害我?」史庫瓦羅再問,他實在很難對一個年紀比自己少一半的人放心。

丹格那點頭:「要看我拉出的便便做化驗嗎?」

史庫瓦羅搖頭,但還是有點猶豫:「不用……既然你會煮,那你又租其他書做什麼?」

「每天吃同一樣東西太沒趣,所以便看其他東西要怎弄。而且看著看著,發現有些食物煮法相似,不限放義大利,還有越南也有點像。」

「停停停停,我去就是了,你不要說些外星話。」

丹格那聳聳肩:「總之你放學等我。」

 

到了放學,史庫瓦羅懷著不安的心情跟著丹格那,在學校繞一個圈到逹學校宿舍。到遠房間後,史庫瓦羅好奇地觀察房間,丹格那則去那個小小的廚房,穿起大他一倍的圍裙。

但為了確保安全,史庫瓦羅還是問多一次:「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丹格那嘆氣:「唉,我難得想用食物感謝你平時對我的照顧。」

「你不會沒任何陰謀,我才不會上當。」

丹格那勾起笑容:「我的信用度真低,不過你不相信我絕對是正確的。」

 

看到他的笑容,史庫瓦羅不禁打了一個惡寒:「喂!我說你!不要常說些奇怪的話!」

「嘿嘿,對你才說,有時我也不相信自己,都不知自己是不是真的人類,或許我只是一個侵佔了人類身體的外星人。」

「白痴!」罵的同時,史庫瓦羅也送他一個手刀劈頭。

丹格那咋舌:「嘶-好痛,你不會輕力點嗎?」

「已經放輕了!」

「野蠻人!」

 

「哼。總之給老子聽住,你就是你!別想些不切實際的事!所以我就說頭腦好的人,全都不正常。」史庫瓦羅環胸喃喃。

丹格那晃晃手隨口應:「是是,我不正常。」

史庫瓦羅拉他耳朵:「這時候你要反吼『你才不正常!』。」

 

「……鯊魚,如果我的行為有一天忽然不優雅不紳士,那一定是你害的。」丹格那鼓起臉頰抱怨。

史庫瓦羅笑:「那就毫氣點!你也不要用“我”來稱呼自己,用“老子”」

「老子……好怪。」

「叫你說就說!」

「哈哈。」丹格那笑了兩聲:「是是。那老子現在邀你進入老子的房間,坐在老子的椅子上,跟老子一起共進晚餐,感到高興吧,笨蛋。」

史庫瓦羅整塊臉皺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用老子自稱這麼不協調……你還是用回“我”。」

 

吃完後,史庫瓦羅怪異地看著丹格那,丹格那害怕地問:「你不合你口味?太難食?」

史庫瓦羅用叉子指著豬肉道:「其他的不難食,但肉太鹹了。」

丹格那這才想起:「對了…我忘了只有德國才會把肉醃製……」

「大致上都不錯,想不到你這小子真的會煮食。」

「是你太少看人,電視在那兒,我去洗碗。」

 

「你會洗碗?」史庫瓦羅張大口完全不相信地看著丹格那。

丹格那忍不住大笑:「噗哈哈-你這是什麼怪問題,我可是一個人住,就連房間的打掃都是我自己做。」

史庫瓦羅點點頭讚賞:「我還以為你這小子是那兒來的富二代,想不到還挺獨立。」

「總有一天我會搬出家住,所以現在就當練習。」丹格那笑:「既然廚藝合格,是時候改看關於電子的書。」

「誒?這跟獨立有什麼關係?」

「所以就說你是笨蛋,家裡有這麼多電器產品,難一壞掉都可以自己修理,特別吸塵機、雪櫃和焗爐,這些都是必需品!」

 

史庫瓦羅汗顏地看著一臉認真的丹格那,他回想丹格那之前為了學煮食已租了過百本書,如果真的學維修電話,那絕對會把整個圖書館回家,而且那些書他自己也看不明,根本不能教他。(某V:沒人要你教)

他想了想後說:「小子,你應該要先學縫紉!電器那些起碼用一年才壞!但衣服卻是每天都有可能破洞!你要先學縫紉!」

「呃…是這樣嗎?」丹格那歪頭。 (當年的他還是半個天真的小孩子)

史庫瓦羅用力點頭:「當然了!你看我,只不過是去學校一趟也有幾個劍洞。」

 

「那是因為你去找人桃機,還一挑十。」丹格那十分不可愛地說了事實。

「欸!!但衣服破了!總之你要學維修電器前先學縫紉!這個一定比其他實用!」史庫瓦羅拍著心口說:「而且我們之後會用真劍練習,衣服一定會有破口!學縫紉就可以令衣服回復原狀,不用買一件新!」

 

「……怎麼我覺得學處理傷口和焗蛋糕比較實用?唉,算了。」丹格那看著史庫瓦羅:「那你明天給我你所有有破口的衣服,我拿來練習。」

「你小子沒有嗎?」

「早新丟棄了,又不是沒錢買。總之你明天記得拿給我,不過一個人還真多東西要學,為什麼羅傑忽然要住叔公家,害我沒傭人用。」

 

“碰碰”一個拳頭敲丹格那的頭,兇手怒罵:「看來我讚錯你了!你果然也是一個富二代。」

「痛……」丹格那蹲下身摀住被打的頭:「我從來都沒否認,算了,什麼都好,今天已沒你的事,你可以走,別妨礙我洗碗。」

 

總之,經過今天之後,丹格那的筆記上寫了-1是學縫紉幫白痴鯊魚補衣服,2是學急救,鯊魚受傷可以立即處理,3是學蛋糕,個人興趣,最後是學電子,個人興趣,還可以拿來戲弄同學和老師。

 

(某V:各位乖的小朋友,千萬別學丹格那)

創作者介紹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