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史庫瓦羅

 

「喂史庫瓦羅,你交了女朋友嗎?」一名同班同學問。

「欸?」史庫瓦羅完全不解,他反問:「什麼女朋友?我身體連半個女人都沒有,你們在說誰?」

他的同學繼續說:「就是經常跟你出雙入對那個小女孩,她不是你女朋友嗎?」

史庫瓦羅皺眉,他想爆頭也想不出答案:「我身邊沒有小女孩,你們認錯人了吧。」

 

同學仍死心不惜地追問:「但很多人看到你跟一個灰灰黑黑頭髮的小女孩一起玩劍,真的沒有嗎?」

「他……啊,你們搞錯了,那小子是男的。」

「你肯定?或許她是裝出男人的樣子。」

史庫瓦羅肯定地回:「我當然肯定啦!我們一起去廁所的,他真的是男孩,雖然我一開始都對他的性別抱有疑問。」

 

另一位男同學搭話:「是男的,真可惜。」

「對,還以為是女孩子,如果是女孩子就可以這樣和這樣」同學露出一副淫賤的樣子,還半舉起右手做出一個捏東西的動作。

史庫瓦羅白了他們一眼。

 

忽然一個同學說:「是男的都可以這樣,他這麼漂亮,真想欺負他一下。」

另一人一臉不敢恭維地說:「你還真變態。」

他聳聳肩:「誰叫我們學校沒有女生,就算有都一副猩猩樣。唉,為什麼他不是跟我們同年,真想對他這樣那樣……」

 

當史庫瓦羅回過神時,他的拳頭已揮了出去,於是班房又變成戰場,當然最後的大贏家還是史庫瓦羅。

 

****

放學後在河邊,遠處就看到一個長髮小鬼在看書,史庫瓦羅大搖大擺地走近。那小鬼扭頭看他,皺一下眉說:「搞什麼?你怎麼一身灰塵,還有……好臭,你身上有血味。把衣服脫掉,現在、立即,我不想被臭昏。」

史庫瓦羅坐下,把衣服脫掉後丟到一旁說:「打架了。」

 

那小鬼正是丹格那,他淡笑:「看得出。」

「那你又問!!」

他笑了笑:「我是在問你為什麼下手這麼重,你知道血很臭嗎?還好我今天有帶消毒藥水,你別動,當然如果痛你可以大喊救命。」

「誰會喊!!呃,不對,先不要管我的傷!今天我要教你真實對戰的技巧!」史庫瓦羅話鋒一轉轉到實戰。

 

「嗯?好。」

「劍術那些全是屁,只注重劍術一定會被敵人打倒,而且對戰很多時不是一對一,是一對幾。」

「所以呢?」

史庫瓦羅認真地喊:「如果眼看打不贏的仗就要立即逃!明白嗎!保命才是最重要!」

 

丹格那歪頭望著他:「你的話還真有說服力,還和學校七大怪談一樣恐怖。」

他這話完全聽不出是還是貶,但史庫瓦羅也沒有理,他大喊:「特別遇到變態時,一定要逃!」

「變態?」

史庫瓦羅瞪大眼點頭:「沒錯!是變態!我們學校太多戀童癖變態,你記住,遇到那些人時,什麼都不要管,一腳狠狠地往他們胯下踹下去!」

 

丹格那愣住:「呃……那會很痛…」

史庫瓦羅用力把拍地喊:「管他們痛不痛!又不是你!總之遇上變態就這樣做!踹完立即大喊救命,明白嗎!」

丹格那汗顏地點點頭,但史庫瓦羅不滿意,又喊:「給老子回『明白』,不要只點頭。」

「明…明白……」

「大聲點!你沒吃飯嗎!」

「明白!」丹格那用力地喊。

 

史庫瓦羅這才滿意地點頭,然後站起指著身後的樹:「這才對!現在朝這棵樹練踹下陰!」

「是……」丹格那無奈地回,並開始起腳踹樹。

「用力點!對那些人不要留情!」史庫瓦羅嚴厲地喝斥。

「但我要對我的腳留情。」丹格那弱弱地說。

史庫瓦羅立即頭降下一排黑線:「你呀…太弱了,這要怎保護自己。」

 

丹格那鼓起臉頰,猛力踢向粗大的樹幹:「我早就說過我很弱!笨鯊魚!臭鯊魚!我的腳是用肉造又不是鐵造,會痛才是正常。」

史庫瓦羅冷笑:「這才對,否則連那個男人婆都比你強。」

「她叫安娜妸,不是男人婆。」丹格那糾正他。

「我管她叫什麼!總之你今天不把這個練好休想走!」

 

「是是,但你今天怎麼了?平時都不會這麼嘮叨。」

史庫瓦羅隨口回:「沒什麼,只是發現你太弱!」

「啊-」

之後連續幾天,史庫瓦羅都是教丹格那面對變態時,要攻擊的位置。丹格那雖然不解,但因為攻擊的位置全都是人類防守最弱的地方,他也乖乖照學。

 

 

隔幾天上學時,史庫瓦羅的同學又問:「史庫瓦羅,真不明你這混蛋,那小鬼又不是你的誰,你這麼緊張幹什麼。」

史庫瓦羅躊躇一下喊:「他…他是我小弟!總之他的一切就是跟我有關!要是你們這群XX對他出手,就洗好脖頸等我!」

「知啦知啦,上次只是說說都被你打到我的帥臉歪了,你這混蛋一點也不懂留手。」同學摸著自己的臉抱怨。

史庫瓦羅自傲的笑:「哼!在本大爺的字典裡沒有留手這麼軟弱的字!」

 

不知是天公做美還是捉弄,丹格那這時碰巧要送文件給老師而路經這層,而以他的聽力和史庫瓦羅的大喇叭,他當然聽得一清二楚。

「鯊魚那個白痴……我第一次這麼想喊髒話……」丹格那摀住臉喃喃。從他不自然紅起來的耳根,不難猜到丹格那的臉有多紅。他雖然平時已覺得史庫瓦羅很像電視劇裡的頑固老爸,但他剛剛那句根本是完全是一百分一百的像,這令對家庭這東西徹底失望的丹格那不知所措。

「算了,當作聽不到,就像平時那樣淡淡地笑!」丹格那握拳,又看了看手錶:「要快點回去,還要幫安娜妸買繃帶。唉,怎麼他們兩個都這麼愛打架,最後還不是要我照顧他們,兩個笨蛋,白痴。」

 

***

「我說呀,怎麼久久都不來學校,你小心不夠出席日升學呀,鯊魚。」丹格那跑到史庫瓦羅住的地方找他,劈頭第一句就在抱怨:「而且又不和我說,害我幾天都白等你。」

史庫瓦羅一臉怒容反駁:「我左手受傷住院了!」

「欸?你的左手怎樣了?」

「你看。」史庫瓦羅脫了他的上衣,原本的左手完失消失不見,丹格那看到愣住。史庫瓦羅察覺不到他被驚嚇到,還一臉自豪地說:「這是我自己劈的!瓦利亞那個劍帝只用單手挑戰我,但真的好強!為了了解他的原因,本大爺也劈了左手。現在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史庫瓦羅越說越興奮,還進入劍痴的狀態,滔滔不絕地說關於和劍帝比試的過程。

 

在他終於停下來後,丹格那淡淡的說:「……我一直以為你只是腦袋只有肌肉的笨蛋,現在我更確定你腦內除了肌肉便只剩下肌肉,而且神經回路還壞死。你討厭自己的手便跟我説,我來幫你除掉,太亂來,手沒有了。」

「……別…別哭!又…又不娘…哭…哭什麼哭!」史庫瓦羅雖然是大喊,但態度明顯比以往弱勢許多。

「……」丹格那沒有哭出聲,但眼角的淚水沒有停下。

史庫瓦羅首次感到害怕和慌張,他即使對上強他許多的對手也不曾這樣。他抓抓頭轉身:「今天我要休息了!快回去!」

 

「…嗯……」丹格那回了一聲後便站起,搖搖晃晃地離開,手一直往臉擦,完全沒在看路。這令史庫瓦羅感到一種不安感,他內心掙扎了一回後決定靜靜地跟在丹格那後方。

不過還好他跟著,丹格那不知不覺走到僻靜的小路,路過一些有人橫躺在店前的店舖,看得史庫瓦羅為他捏一把冷汗。

「臭小子,看路呀…」史庫瓦羅磨著牙抓著牆喃喃自語:「喂喂,這條路…再前進是某個勢力的地頭…」

 

一個身穿西裝臉戴墨鏡,臉上有傷疤,一看就知是混黑的男人攔在丹格那前面:「小妹妹,你迷路嗎?但這兒不是你這些小鬼進來的地方。」

心情不好的丹格那怎可能說出動聽的話,他欠揍的說:「哼。和你們這群小混混無關。」

 

那個小混混挑眉:「死小鬼,看來你很欠管教,等哥哥都教你吧。」

丹格那不屑地笑:「管教,哼,你的失禮貌的言詞貼中了事實,不過沒有奬,你還是滾回你的窩子去,否則你一定後悔。」

「真大口氣的小鬼,似乎不教訓一下,你不會懂得害怕。」那人手一推,丹格那整個人推倒在地上,腳提起,想踩在丹格那身上,丹格那害怕得閉上眼。

 

“叮-”一把劍擋在丹格那上方,持劍的人一臉惡鬼化身的樣子:「你這些混蛋才是,要好好教訓你一下!」

「鯊…鯊魚……?」丹格那在著那人。

史庫瓦羅扭頭說:「你也是,等我教訓完他就到你!」

 

忽然,丹格那哭聲說:「嗚…鯊魚…你沒了手,怎打…哽哽…」

「別哭!好好看著!」史庫瓦羅大聲喝,然後他用他侵略性又暴力的劍法,花了數分鐘便把對方打倒,他又扭頭喊:「你聽住!就算我廢了一隻手也不會輸給這群廢物!」

 

「嗯…」丹格那點頭,用力地地吸氣,努力不讓眼淚鼻水掉下來。

看到淚水,史庫瓦羅感到所有力氣都被瞬間抽走,他洩了氣道:「……好了,是小鬼頭睡覺的時候,我會抱你回家」

「你都沒手,怎抱…哽哽…」丹格那吸鼻子哽咽著。

 

「誒!你這麼輕!一隻手都能抱起!」史庫瓦羅沒好氣地說,而且為了印證他的話,他果真把丹格那一手抱起:「…你也過輕了,你到底有沒有吃飯?」

「有呀笨蛋!嗚…我現在只是沒發育,等我發育就會長得比你高!哽哽…還比你重!」

史庫瓦羅的眉頭扭在一起:「知道了,別在我耳邊大喊,好好抱著我,掉下去我就不理你。」

「嗯……」丹格那攬緊史庫瓦羅的頸,就這樣被抱著回學校宿舍。

 

在內心方面,丹格那完全把史庫瓦羅當成他的監護人和可以依賴撒嬌的人,而史庫瓦羅則認定丹格那是小孩子,不會照顧自己,放著不管會給他闖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