絳 - 人偶的自由【獵人穿越

小白- 獵人世界的白髮魔女

 

 蜘蛛,從來都不會在同一個地方結網。

 

派克婼妲走到坐在一角的絳面前:「絳,我們要搬去新基地,快點收拾東西,明天早上便搬走。」

絳點頭,但因為程式上的“好奇心”程式更新了,他立即問:「為什麼?」

「因為團長說悶了。」簡單明暸的一個答案。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團長是個充滿好奇心和野心的人,他的確不像只會停留一個地方的人。

 

「啊。」絳再默默地點頭,便回到自己的房間收拾他自己的行李,搬到玄關處。他收拾完後,他的行李有一個紙箱跟一個行李箱,但他來這個世界時,只有幾件衣服。

他微笑感嘆:「不知不覺便多了很多東西。」

 

但到了搬蜘蛛窩的日子,他才發現他的行李還是少得可憐,雖然他自己不在意,但看到其他人的行李最少都有四箱東西時,就會覺得自己有點不合群。

他環視一周,最後目光停在飛坦……身後的一箱一又箱的層層疊上。他看看派克婼妲身邊的,再看看飛坦身後的……他混亂了。

原因是即使是派克婼妲,行李也只有七箱東西(根據『媽媽』的話,女人的行李永遠也是男人的一倍)。

但是,飛坦的行李卻有十五箱,完全是女人的兩倍,這令絳思考迴路出現混亂。

 

“到底是媽媽給的資料錯誤?還是他一直以來都搞錯男女的性別呢?難道在這個世界裡,有鳥的是女人,有胸的才是男人?”

這些問題令絳的中樞出現了一分鐘短路,但還好第二分鐘後,信長、窩金和芬克斯的行李令他冷靜下來。信長他們的行李都是只有四至五箱,所以他明白了,也確信不是自己的資訊有問題,只是飛坦『特別』。

 

他好心地問飛坦:「要幫忙拿嗎?」

飛坦無奈地看著絳,語氣不悅說:「不用,你搬你自己的。」

「我只有一箱。」絳指著自己的東西。

「我就說不用!」

「為什麼?」

「不用就不用!沒為什麼!」

 

這時俠客在後大笑,還把手臂放在絳的頭上:「哈哈哈,小絳呀,你不用擔心,我們又不是要他一口氣把所有行李都拿走,而且我們有請車子。啊!我知了,你是怕飛坦被他的行李壓扁,然後變得更矮嗎?」

絳立即搖頭,他雖然心裡真的這樣想過,但他沒有自殺的興趣,為了自保,他還是搖頭:「我不知道會有車子。」

 

『媽媽』曾難得語重心詳地對他說過:『傲嬌的人很可愛,但當他們惱羞成怒時更更更更更是百萬分地可口!但!這從旁觀看就好,不要成為令他生氣的人,不然就只有時間逃,不能視O。』

雖然對句子半懂半不懂,但這段話的涵意他還是知道,總之就是不要由自己去刺激飛坦,否則絕對會被追殺,而這項艱辛的重任,俠客都毛遂自薦,何不成全他呢。

所以絳安心地坐在觀眾席上看飛坦殺氣騰騰地追殺著俠客。

 

但他還是問一聲他們的笑面虎團長:「不阻止他們嗎?」

團長看看手錶,燦笑回:「運輸公司沒到,當作消磨時間。」

 既然團長都這樣說,更沒有阻止他們的理由,於是大夥開始找爆米花、汽水和開賭盤(?)

 

「喂飛坦!刀劍無眼!你還是收下劍!而且我只是擔心你!」俠客一邊躲一邊叫。

「我不需要你無聊的擔心!」飛坦怒吼,手上的雨傘繼續緊追俠客不放。

 

忽然,一把巨型的白色巨斧忽然出現,還擋在飛坦和俠客中間,反應快的飛坦立即停下。

俠客高興地喊:「小白!你來救我嗎!」

巨斧的主人用很兇的眼神和眼刀分別看了兩人一眼道,還一副冷冷的模樣說:「礙路,出去。」

說完後,那人走到團長面前說:「忙,車,我來。行李?」

 

即使是智慧與美貌(?)並重的團長,也不能明白那人所說的五個字,到底在說什麼。他命令道:「小白,用完整句字來說。」

那叫小白的人沈默不說話,只在左看右看,然後朝著一名黑短髮的女孩子跑過去,完全無視團長。

 笑臉虎團長額冒出青筋:「小滴,叫小白說『完整』句子。」

 

絳看著那名叫小白的女生問:「她是誰?」

瑪奇拍摸絳的頭回:「運輸公司的人。說起來……她和你有點像。」

「像?」絳認真地看著那叫小白的人,看了好幾分鐘,只見她黏著小滴不放。他頭上降下一排黑線:「哪兒像……首先我是男的,第二我不會黏著小滴,第三我不會瞪人,第四我不會背著那……危險的東西四處走。半點都不像。」

 

瑪奇聳聳肩:「就只是感覺像。像是名字都跟血色有關、還會默默幫人處理家務,而且會煮飯。」

絳心裡腹誹:只是你們是嚴重的生活白痴。

瑪奇繼續說「還有她和你剛來時一樣,不懂思考,也不會去思考複雜的事,而且對自己的事毫不在意,和需要『主人』。」

絳立即重新再看那叫小白的人問:「她是人偶?但我探測到她有體溫。」

「機械,她曾這樣形容自己。」

 

正當絳想再問什麼時,俠客的聲音忽然飄過來:「她只是眼神兇的面癱。」

瑪奇冷冷地說:「俠客,要療傷嗎?一次二十萬。」

「不用,我沒斷手斷腳。」俠客笑說完這句後,立即變成一臉哀怨的臉蹭絳的臉:「小絳好過分,看到我被飛坦欺負都不幫我。」

 

飛坦從他後方送他一腳,把俠客從絳身邊踹開,他冷哼:「哼,是你自己活該。如果不是團長說要把行李搬上車,我絕對要脫你一層狐狸皮!」

 (某V:脫他內褲就好,不用脫他皮)

瑪奇拉著絳:「絳,我們去搬東西,不用管後方兩個蠢男人。」

絳苦笑。

 

在玄關處,信長問那個女生:「小白,你有駕照嗎?」

小白平板地回「沒有。」

信長立即嘻嘻笑地問:「那你還開車,不怕被警察抓到嗎?哈哈。」

「白痴。」她冷冷地說,這令基地裡的空氣又下降幾度。

 

信長立即拿出刀,生氣地喊:「欸!?小白你皮癢嗎!」

小白還是面無懼色(其實是沒表情)地說:「沒有蚊,皮不癢。這兒,流星街,只有鬼,沒警察……有蠢材。」

「看來我要教教你什麼叫禮貌!」說完後,信長開始放念壓。

 但那人還是那個樣子:「團長大人說,要說實話。」

「你跟我出來!我要好好地教育你。」

 

接著,絳忽然聽到一陣聲音,聲音要由意識傳過來,有點像『媽媽』傳留言給他的的感覺,是一個女聲在用不屑的說氣說:『教育?你?鬍子,你到底明不明白什麼叫教育。字典上寫著,教育是一個人在把知識傳給另一個人,助育他人的成長。但你有什麼知識可言?你說俠客就能教我電腦,藍色會教我用刑具,派派能教我端茶的正確方法,你呢?你連簡單的洗碗也做不到,你教我什麼。鬍子,你下次說話前還是先秤秤自己的斤兩,用錯詞彙只會招人笑柄。唉。』

 

絳愣住:「剛剛的是……

俠客笑:「嘿嘿嘿,小白的毒舌功夫果然不是蓋的。」

團長也笑說:「小白,不要玩了,快幫忙把行李搬上車,行李都在那一邊。」

 

那叫小白的人點然,然後展示出一人托起三個紙箱的臂力,拿著行李往門口走,完全不管氣到七竅出煙的信長。

俠客拍拍信長的肩安慰道:「早就跟你說過不要跟小白說話,跟她是有理說不通,還是快去搬東西吧。」

「呀!!氣死我了!那個臭小鬼!」

 

絳莫名地感到怪的情感,他決定一人舉起四箱派克婼妲的行李,跟著小白跑出去。

小白看了他一眼,偏頭問:「你,誰?」

絳回:「我叫絳,是人偶。你呢?」

「白滇,前機械,學人。」

「你是說你在學做普通人?」

 

小白點點頭:「聰明。」

絳笑了笑,他的笑容令小白看呆了三秒,小白回過神後說:「你,漂亮,乾淨,不同。」

「謝謝你的稱讚,你其實長得也不錯,如果眼神不這麼兇。」

「矇起眼?」

絳不同意道:「那你會看不到路。」

 

小白想了想:「嗯,也是。小滴不介意,不管。」

絳好奇地問:「你跟小滴是好朋友?」

她大力地點頭:「她,重要的人,要保護。」

「重要的人嗎?真羡慕你有重要的人。」絳想起往事,有點感慨。

「找,有。」

 

絳笑了笑:「哈哈。呀,我可以叫你小白嗎?」

小白點頭。

絳立即問:「小白,你剛剛在腦海的對話是怎做到?」

小白想了想,接著絳又聽到腦裡出現聲音:『你是說這個?這個是我族的能力,用來說悄悄話,還有嘴巴累時用,很方便。』

絳繼續一邊跟小白一起搬運行李,一邊問了小白很多問題,像是機械的事和臉癱的原因,還有現在她跟那位師傅的個性等。最後兩人莫名地有一個共識:『這個世界好多怪人怪物和BT。』

 

 

終於,把所有行李和蜘蛛們搬上車(?)後,小白才想起一個問題:「我不知目的地。」

於是,兩人在行李堆中把俠客找出來,由俠客駛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