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件事淡忘後,他們遇上麻煩的案件,是一件分屍案,一名行山的市民在山路上發現了一隻斷臂,於是報警。接著菅野的隊伍便集體出動,在山上尋找斷掌的主人和那人身體的其他部分。

只是呢,方位、地點全都模糊不清,要人怎找?

 

還好,菅野在出發前心血來潮時路過法醫處,然後叫上月幻還有幾個實習生。嘛,原因當然是人手不夠,況且山大概是第一案發地點,要蒐集眾多方面的現場物證,這也屬於法醫臨場考察科的事。

 

有法醫們的分析和推測後,他們的搜索工作很快便有進展,他們從發現到的血跡和長度找到斷臂主人的衣服、隨身物和少部份斷肢。只是,開始入夜後,頭顱和一些部份仍沒有找到。原本能找到的證據很少,山上又有些動物居住,也有可能是被移動。正當大夥準備要收隊、明天再尋找時,月幻說:「我發現到剩下的身體……剛剛在那裡滑了一跤,頭顱卡在那兒的樹根……還有,前方那棵樹的樹葉上有血跡……那兒,好像……從樹上流下來。」

 

於是在月幻的指示下,他們很快找回其他的斷肢,菅野內心不禁感嘆-“真不愧是法醫專業,能從血跡推測到路線。”


 

第四次的情況是月幻打電話來,菅野疑惑對方怎會在這時間打給他,而且還是打去辦公室:「怎麼了?」

『我發現了屍體。』電話裡的人平淡地說。

「又…嗯,在哪裡?死的是什麼人?」

『以死狀來看是從高處跳下來,在蓬萊拉麵後巷,時間大約五分鐘左右,死者是……我可以碰他的隨身物嗎?菅野警視。』

「啊,我記得你的手袋裡有一整盒專科手套,只要你戴上它,自然可以碰了,月幻實習法醫。」菅野笑了笑,他能想像對方一臉不願意但又不能不做的樣子,又問:「你確定人死了?」

『頭部先落地,肉眼看頸脊斷了,必死無疑。』月幻冷冷地說,還聽到對方插上無線耳筒,還有穿上塑膠手套的橡膠聲。

 

「唉,雖然知道大概的位置,不過還是報一下地址吧。你真常遇到這種麻煩事呢。」

『這是意外,不管他是自己跳下來或是被人推下來,我也不可能阻止到。地址是XXX路.XX段XX,總之快點來派人吧,路人聚過來了。』月幻淡淡地說著,在她的說話背後也開始聽到有人在尖叫。

「你先去維持一下吧,我會派人過去。」

『………』月幻沉默下來。

菅野看著對方還掛著線只是不作聲,猜測對方沉默的理由,那大概是……她不想干涉警察的工作。他只好補上一句:「要是證物被人拿走、現場被破壞了…呵,加班的可不只是我。」

『………混蛋。』

「辛苦你了。」菅野和月幻掛線後便叫他的小隊帶上工具,他們的小法醫遇上疑似自殺的人。

 

在到達現場後,他的部下拉起黃色的封鎖線,隔開人群,月幻把死者的錢包和駕駛執照遞給一位警部,還簡述一下過程。菅野環視四周的環境後疑惑地問:「你怎會經過這兒?一般不會經過吧。」

「我的鞋帶破了,準備去買新的,那兒好像是捷徑,結果就被遇上。麻煩。」

「你運氣真爛。」

「我也覺得。」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