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置:https://www.plurk.com/p/mvn57i https://www.plurk.com/p/mw4vd5

 

拿起筆記本,整整幾頁的字都寫上奇怪的符號,中間夾集了文字、圖案,它們的排列有著規格、第一眼看過去,還會以為是歌譜。這些符文後,字體工整的筆記,內容有著靈魂的重量、生命的重量、怨恨的力量等,學術性的討論結果和論點。

但,其實這一本是寫著有關詛咒的研究和各種分析的筆記本。

 

她拿起筆,在新的一頁寫 “什麼是詛咒?詛咒又是什麼東西?”

 

月幻會探究這事,是因為她近距離接觸了和詛咒有關的事。

可惜,她對這方面的事完全不理解,因為她在知道世上有怪異前,她都不在意這一類的東西、甚至連符術、魔力,她都是在到達日本這個國家後才自學。即使以前有靈視、靈感力時,她一直只當這是病、一個絕對不能被發現、不能說出口的絕症。這些能力令她經歷很多不好的事,但她根本不懂控制、不懂要怎應對和處理、四周也沒有能給她意見的人。

 

她到書局買有關詛咒的事、又到十紋的資料紀錄室查閱有關詛咒有關的案件,亦跟遇見的六生詢問有關的問題,她才粗略懂了一點。她在筆記本又寫道:

 

“每個地方、每個宗教、每一個智慧生物對它的理解和想法都不同,但唯一共通的理是-『詛咒是不幸、它令人產生驚慌與害怕、它會束縛著人』。

詛咒代表不幸。同樣,也有人會用詛咒來形容自己的不幸,就像是曾經的我。”

 

曾經,她認為她的人生便是詛咒。在誰都無法相信的環境下長大、看到一般人看不到-那些被稱為撒旦手下的東西、毫無目的地等待死亡,卻偏偏要裝出活著的樣子。所以,她被詛咒了。
直至來到日本後,這想法才消退。

 

接著,她又寫“詛咒是法術?還是廢話?

詛咒大致分為兩類,一是用言語去恫嚇別人,二是用咒語、術法加害人。

但即使是用作恫嚇人的廢話,若是聽者相信,每發生不幸,便會覺得自己受到詛咒,更加相信詛咒在身上,形成『自己給自己詛咒』,所以也有衍生出一句話『信之則有、不信則無。』。

因此對不相信的人,這些言語只是一堆廢話。

 

至於法術,根據那位夫人身上的事,這是一定有的,但這些紀錄要到大尉以上才能查閱,現階段不能印証。”

 

「藏書票,是否有西洋的法術在呢?還是只是恫嚇?」她從書櫃裡抽了一本藏書,在書頁附了一張畫工精美、字體漂亮的“藏書票”,除了寫上書本擁有人的名字,還會寫上一段給偷書賊的“詛咒”。不過,它並沒有任何力量依附。「嗯,也不排除只是來發洩情緒,畢竟……就是一堆傷害的希望。」

 

“詛咒的成因是什麼?

是怨、是恨、是憤、是仇。這些強烈的負面情緒、能讓一個人格扭曲的仇恨,還有一種強大的『願力(能量)』。這些都是重要的成因。

像浦登小夜子,她的身份就是詛咒,令曾傷害過她的人受到她的詛咒。

 

因此,詛咒,也是一種轉換劑,把負面的情緒意志轉化為『願力』,然後加害人。當然,做這種事是有代價。讓別人不幸,也會為自己招來不幸。可謂損人不利己的報復方法。”

 

「方法和過程就不寫,太多太玄。」月幻嘆一口氣,苦惱地看著那幾份借閱的任務報告,手指敲著桌面,她喃喃道:「這個世界也太多仇恨了,什麼奇怪的方式都有,一邊打結一邊罵人也是一種方式。」

 

“最後,這個所謂的『願力』…願力,許願之力,無神信仰的稱為意志力。不牽涉到性命的詛咒是用『願力』,但是通過某種儀式和術式而施行的詛咒,必須通過“靈”來施法。那些靈有的被為“神靈”,也有人稱那是“鬼”,而且很危險,並且難以追查。”

 

呼出一口氣,月幻停下筆:「這次寫到這裡吧,想到更多時再寫。」

她合上筆記回到床上,但這時她像是想起什麼遺留的事,立即跳下床並再次打開筆記本,一邊寫一邊自然自語:「忘了寫解決方法。詛咒是可以解除,只是困難重重,條件麻煩。除非是死咒那一類,解開的方法更加麻煩,若是運氣好,倒是能用找人用一些手段壓制。」

 

把想寫的東西都寫在筆記本上後,月幻便放好筆記本,安心地睡覺。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