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方大人,可以問你一些奇怪的問題嗎?」浦登小夜子手上拿著一片殘缺的地圖,她站在月幻為她設的小結界中,眼神時而迷茫時而清醒。

月幻輕輕說:「你問。」

 

「為什麼你要取名“日方”呢?」她問,她只知道幫助她的人叫日方,並不知道真實的名字,不過她從沒在意這件事,而現在問出來……只是用來維持清醒,分散注意。

「這個國家、是東方之國、日出的位置、日出的方向,故取名為日方。你也聽說過,日出,代表夜晚離開,太陽會驅走月亮、把黑夜的幻影和怪物都化灰。」月幻解釋道,然後她望向小夜子問:「你覺得這意思如何?」

 

「把怪物都化灰,嘿嘿、真是適合大人的名字。我呢……一直以為“日方”是代表日落的方向。日落西山,太陽…消失,是時候要回家休息。」小夜子在說這話時,目光透過窗戶望向奈良的方向,臉上閃過懷念和眷戀,依依不捨地看著遠方……

 

「想回去?」

「我……」小夜子的臉忽然變得猙獰起來,又哭又叫:「要殺了他們!不回去!殺了他們!嗚,我要殺了他們!」

 

「………」月幻淡淡地看著這一切變化,把一瓶自制的符水灑在結界上,地上閃過一般人無法看到的光,而小夜子則害怕地伏在地上,掙扎一會才平伏下來。

月幻開口:「清醒了?還要堅持下去?」

小夜子喘息一會,才回答:「是……只差一個人。若是放過他,我現在這個……怪物的模樣、還有這份力量就白費了!」

 

月幻再次開口道:「浦登小夜子,即使這會令你完全喪失自我,你也要這樣抉擇?」

小夜子握緊拳頭,並用力點頭:「是的,這是我的願望!」

「我明白了。」月幻直視她雙眼,一字一句說:「當你踏出這門後,不要再把自己當作人類,你是妖怪骨女。忘了這裡、也忘記我,我與你從未相遇。而再次遇到你時,我會全力殺了你。」

 

「是,我明白………日方大人,你為何偠幫助我?你是…厄除者,不是應該先殺我嗎。」小夜子不解地問這個問題,她初時以為對方會利用她,要她賣命,但直到現在,對方也沒有這樣的做法,而且還會教她掩飾。

「?為什麼嗎?」月幻皺眉,思考了一會後才答:「那時,剛好缺一個佣人,而你是好人選。加上我正在做一些調查,你正是很好的觀察對象。」

 

小夜子愣住:「……這就是…你不阻止我殺人的原因?」

月幻搖頭:「不是,我不阻止是因為我不覺得你有錯。再加上,每個人都有他的選擇,並需要為之付出代價。他們,有他們的代價,而你,在你做出抉擇時,你也有你的代價。即使有沒有我,結果也是一樣。」

 

「原來…這樣。」小夜子看著月幻,又看到天空,大陽準備下山,而她的時間…已剩下不多:「日方大人,我殺了人,是不是會下地獄?」

月幻點頭:「自然,不管依大和的典故或是西方的典故,你都會下地獄,其實地獄就如同監牢,犯了事便會進去。你死後強留在此世間、擾亂此岸的秩序、奪去別人的生命,不過,被你奪去生命之人都有其罪,或許會減刑,但不會無罪。」

 

「那也好,嘻嘻,一起接著他們去地獄,嘻嘻。」小夜子忽然笑起來:「好期待啊,地獄的樣子。我呀,其實真的很害怕死亡……但是,現在已不怕了,我現在只想把該死的人都拉進地獄。」

她直直站起,雙手往臉一抹,眼角抹上紫紅的眼妝、嘴唇變得亮澤又鮮紅,眉形也變得細長優美。她手指化梳,細細地整理頭髮、戴上華麗但不俗氣的頭飾,美豔動人又嫵媚。帶笑的眉角和嘴唇,像是正在期待約會的少女,半點都感受不到她在笑容下的殺意。

她眉開眼笑對月幻說:「日方大人,我要走了。」她這句同時暗示著『仍能保持清醒的人,要消失了,下次見面,他們便是敵人。』

 

「去吧。在死後,我們會在地獄裡相遇。」月幻把壓抑她怨氣的結界撤去,骨女對她點頭,然後整個身體消失在黑暗中。

 

目送骨女離開後,月幻看著她的背影淡淡說:「下次投胎時,記得不要再愛錯人…浦登小夜子。」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