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班後,月幻途經軍營出入口時,被一名不認識的男性准尉拉著她:「這位…准尉!你會說洋文,對吧!?你會多少種?」

「嗯,我會七種。有加急的翻譯文件要處理?」月幻不明白對方這問題的目的,但她還是如實回答,而那位准尉同僚聞言揚起一個大笑容,然後……直接扛起她似飛的奔跑到街道上。

 

「……」無言一下,月幻冷靜地撐起身體,問身下的人:「這位准尉,請問有什麼事需要用“**這特別的形式**”帶我出來?」

這准尉哈哈笑了兩聲,自我介紹道:「我叫高倉法克,我們巡邏時遇上一個奇怪的洋人,他不停嘰喱咕嚕,我們又聽不懂他到底說什麼,所以只能找人來支援!這位准尉,你就別介意。」

 

「高倉法克准尉,你可以直接把他帶到十紋,而不是把我強行帶出來。」月幻冷冷地道:「十紋裡有很多人都精通外地語言,而且我只會七種。」

高倉笑回:「那太麻煩,隨便找個人處理就可。」

月幻搖頭:「要是我不會他的語言,你還是要再跑回去十紋找人。」

 

「嘿嘿。」高倉怪笑一聲:「這個呢……啊!到了!」

他停下並彎身把月幻放回地上,同時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三名厄除者和一名穿著白色西裝的金髮男人說:「就是他了!准尉,這人交給你了,我們要繼續執勤!告辭!兄弟們,救星來了!快走!」

「是!」他揮手,用最快的速度和他的小隊離開此地。

 

「……」月幻這時才明白剛剛那人的打算,她聽不聽得懂對方的語言不重要,重要是接下來這位異邦來客都交由她來處理跟進。

她默默記下一筆,然後淡淡對被遺留的異邦來客說:「Good day, Sir. May I help you?

然而,得到的回應是:「@!%︿$&&*︿@%#$︿&&%︿……%︿*。」

是一種從沒聽過的異國語言。

不是法語、德語或英語,也不像是挪威語。有點像拉丁語這類比較古老快絕跡的語言,但卻有不同的音調和音節,像是歌曲一樣的回應。

 

月幻愣了愣,然後才開始細細打量這位異邦人的外表和特徵,嘗試從中找出對方所屬的國家,再找會這種語言的人來。她抬頭,這位異邦人有一頭燦金色又蓬鬆柔軟的頭髮、高高的鼻樑、像天空般藍色的眼睛,美麗的臉孔,還有一層溫和的白光圍在他身邊………

 

“這異邦人不是人類。”她瞬間得到這答案,同時她想起上周遇見的白翼商人,他和他有著相似的光。她皺眉疑惑道:「你說的是以諾語。」

以諾語是在西方一些神秘學主義學者統稱的語言,它是天使語,亦有人稱之為光語。

 

不過,月幻對這種光語沒有研究,於是她立即問:「Would you speak in English or Japanese?」
畢竟之前的商人都懂得說日文,她認為面前的人也會,只是不願意說。但若真的不會……她也不知道可以去哪裡找能聽懂以諾語的人。

 

這名神秘的異邦人笑著點頭,但吐出的話仍是:「%︿$&。」

 

「……」月幻愣了愣,然後揉了揉眉心再問:「點頭是指聽得懂但不會說?還是兩樣都會?」

他發出清脆、令聽者感到舒服又放鬆的笑聲:「%#@%︿%︿*&……,%#$︿&,%#$︿&@!%︿。」同時,交予月幻一張簡易的地圖,手指不斷指著地圖上畫了“ㄇ”的地方,似是希望她帶路到地圖上這個位置。

 

月幻嘆一口氣,想生氣,但一聽到對方獨特的嗓音和語言後,便有一種放鬆的感覺,根本無法生氣。她只好再試探地問:「點頭或搖頭吧,你是想我帶你去這個地方?」

她只好認為對方是聽得懂她的話,只是不懂說。這次,她沒猜錯,異邦人露出迷人的笑容點頭。

 

月幻這才真的鬆一口氣,然後微皺起眉頭研究著這極簡陋的地圖,地圖上只到左下角有一座山,右邊有一條彎曲的河,畫了ㄇ的形狀的地方在山和河的中間。

「河是…墨田川?山是富士山吧。」一般的外地來的人也會用富士山作標認,因為它出名又顯眼。月幻望向遠處的富士山:「你要去的地方和富士山相反方向,但又不越過墨田川。這個畫了“ㄇ”的地方……是日本的景點嗎?」

 

異邦人歪頭想了想,然後用力點頭:「%#$。」

 

月幻回想用“ㄇ”作標記的建築物、同時也景點的地方,她只想到:「神社?鳥居?你…去神社參觀?」

異邦人聽到這個問題後開心地手舞足蹈,還用他的語言唱起歌。

月幻冷冷地說:「請跟著我走。」也不管對方在唱什麼歌,只依著記憶中的路帶著。

 

她領著他到最新建成的東京大神宮(明治神宫還沒落成),雖然淺草寺也很有名,但那兒沒有鳥居,並不符合要求。不過就算錯了,再去淺草寺也很近,幾條街的距罷了。

 

在走到快到大神宮時,他們又遇上一名金髮、碧眼、一邊走一邊發光的異邦人,月幻心裡默默地思考,是否要再尋找魔法陣來改良這副眼鏡,最起碼,要把非人的光再阻隔一點。

 

這一位異邦人走到月幻前,興奮地說:「你是上次換娃娃的女士,我們真有緣呢~」

月幻疑惑地望向他,問:「你是那位(白翼)商人?你好。借問一下,這一位會是你的同伴嗎?」

 

前.商人笑得如淋春風,點頭道:「是的。他是的上司,是你帶他回來?謝謝你,可愛的小姐。」

「……」月幻深吸一口氣,無視白翼族的形容詞,反問:「他是你的上司,為什麼你會日文,但他不會日文或英語?」

商人無辜地眨了眨眼,不解地答:「怎可能呢,他比我年長五百…呃,我是說他會說的,而且比我更好。」

 

傳聞中的那位上司一臉祥和地笑著說:「#!@#%^&%%^o^。」

商人聽完後啊了一聲,微笑說:「原來如此,難怪不小心掉隊了。我的上司因為剛睡醒,還在睡迷糊的狀態,他一直以為他是在用日文和你溝通。抱歉呢,希望他沒有為你帶來不便。」

 

「………睡迷糊?」月幻皺眉,顯然不太相信對方的話,她指出道:「我和他走了幾小時的路,還沒醒?」

商人發出爽朗輕鬆的笑聲:「哈哈,人類的幾小時不足夠,要計算的,大概要一星期,一星期後你再來,他便會睡醒。」

 

「……一星期?」月幻愣住,她就算睡迷糊、也只是一小時。

商人理所當然地點頭:「差不多了,他沈睡了十年,一星期已是最快的速度。」

 

月幻點點頭,決定不問下去,畢竟不同種族,觀念也不同。正如那句話『天一天,人間五十年』。

 

商人又說:「還好來在舉行接風宴會前到,不然就麻煩了,難得和日本這裡建立交邦關係,遲到就太失禮。」

「………交邦?」

商人揚起燦爛又開心的笑容道:「是~信徒變多了,懂得神是真理的人變多,為了守護神的子民,我們會於這個國家建立分部。原本還擔心這裡的神靈會有阻撓,但沒想到衪們這麼熱情,邀請我們一起宴會~還說帶我們參觀呢~」

 

月幻,已不知說什麼,只能說日本這裡真是多容性的國家?她把還沒睡醒的異邦人交給商人後,便轉身回軍營,順便去研究更強的阻隔魔法陣。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