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兒就是奇犽他老家?」小傑好奇的問。

我怎知道,我又沒來過,不過這裡面不停傳出討厭的氣味,是鮮血被炸開的氣味。

這兒,絕對不簡單!看來進去後必需事事小心。

 

抬頭看著那扇大門,除了大得令人覺得浮誇外,還很麻煩,推開它需要花很大的力氣。

就算是我也有一定的難度,特別是全身是傷的狀態還有……

 

我無奈的看著自己雙手……我雙手被某人包紮後像是……發酵麵包。

「我只是斷了手,沒到傷殘。」當時的我舉起包得比豬腳還粗的手跟那個包紮的醫生說。

醫生無奈的笑:「這是會長吩咐,會長說以白滇小姐你體內早己壞死的神經一定不知道自己的傷有多重,所以一定要包都她不能亂動再可以。」

 

我不滿的抱怨:「動不了。」

醫生笑呵呵的說:「動不了正好,你可以專心的休養,記得不要再亂動。」

報仇!

這根本是活生生的報仇!

我只是說要跟雷歐力他們一起走,不陪他談天吃飯!小氣鬼老伯伯!

 

忽然,旁邊有一陣騷亂,好像是有人想衝進去揍敵客裡抓人什麼的,我抱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心態退開幾步。本來是想抓雷歐力他們一起退開,但由於我雙手都骨折,所以我只好自己一人退開,反正他們不會有事。

沒多久一隻巨型動物的手伸出來,放下骨頭後又縮了回去。所有人都詫異了一會後又平靜下來,而小傑繼續要求要進去,我則繼續在旁觀看。

 

旅遊車走後,小傑和守衛說什麼,守衛發漲大叔不停搖頭又指著門說一堆霹靂啪啦的話。

但我肯定聽到雷歐力很大聲的喊:「這扇門根本推不動!」

非常無奈的看著他,雷歐力,你的肌肉只有訓練了那一頭半個月,推得動就有鬼,除非你是神童。

 

我又不自覺又抬起頭看著天空,今天的天氣真不錯,藍天白雲。

看了一會我再次把注意力放回門前,小傑還在和守衛對峙,我開始同情發漲大叔了,希望他沒有高血壓。

「我們是來探望朋友,找朋友不需要受試煉。」小傑固執的想用傷了手撞開那扇門,而且還揮動魚竿想爬進去,真是亂來,還好雷歐力和酷拉皮卡都阻止他做傻事。

 

到最後結果只有一個,不過想想也是,跟小傑爭論的結果當然是小傑獲勝,他太固執了,發漲大叔也奈何不了,然後他主動推開門帶我們進去。

 

發漲大叔說:「對了,你們要看三毛嗎?就是剛剛把人扔出去的那頭動物的名字。放心,只要是從正確管道進來牠便不會攻擊人。」

他們三人都點頭,真不知該說他們好奇心旺盛還是八卦了。拜此所賜,我也看到了一頭大狗:「真大……」

牠的食量一定很驚人,糧食支出應該可以建一間醫院。

 

這時牠也看過來,用牠那雙眼無神的眼睛,沒有情緒的靈魂看著我們。不是攻擊、不是好奇、只是暫時去記住進入這領地的人,因為若主人下令,牠便可以零失誤的去把我們殺死。

我很清楚,因為這是看門犬的行為,越是看著牠,我越明白這也是曾經的我的行為。

「三毛嗎?」大概是第三隻成功培訓的看門犬。

『17號』我忍不住冷笑,看來這兒的訓練比那個地方成功很多,第三頭便可以做出這麼高水準的傑作。

 

「害怕嗎?」發漲大叔忽然問。

 

我沒有理會他的問題,只是一頭變異的大狗,又不會念,我要怕牠什麼,我又不是那個不正常的笨蛋師傅。嗯?奇了?我都還沒記得我師傅是什麼人,怎麼卻記起她是怕狗的笨蛋?

記憶這東西……真是難理解。 (謎:其實是你師傅的行為太難理解。)

 

告別三毛後,發漲大叔帶我們去他的家,他說什麼體格不錯,我們幾人只要訓練便可以推開第一扇門,堂堂正正的進入。他還說這兒是揍敵客家的領地什麼的東西,我完全聽不明,總之知道現在是去那人的家做一些推開門的訓練就夠了。

 

只是……這些人真會惹麻煩呢,剛剛看完三毛又有一個獵人,這也算了,但!為什麼連我也要戴重物接受訓練!

雖然對我日常生活沒什麼影響,但人十分不爽!為什麼我要聽那個比我還要弱的人的說話?

 

看著雷歐力他們三個笨拙的身手……總之我完全被拖累了!

 

「雲玄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這些重物影響到你的傷嗎?」酷拉皮卡問我。

不是……

雷歐力搭話:「對啊,平時你已皮著一張臉,但今天好像特別臭呢。」

雷歐力,即使我幾天不洗澡也不會比你的臭狐臭。

最後我搖搖頭表示我想休息不說話。

 

但幾天後我還是忍不住喃喃:「你們,其實是麻煩的化身吧。」

只不過是過了三天,也發生太多事了吧?

先是一直都討厭的視察監視著,然後是被一個弱的人指指點點,最慘的是不知怎的,和小傑一起跌倒還一個不小心把門撞破還被三毛追著跑了一會。

舊的傷還沒痊癒便增加了新的傷痕,根本不能好好休養,還難得我安安定定的待在這兒,準備傷一好便衝進去找奇犽。

 

小傑抱歉的道:「雲玄,抱歉,因為我的原因而把你扯進來。」

我輕輕嘆一口氣:「不是這個問題。」

他眨眨眼:「不是這個?」

我點頭:「貼切一點說,你們身邊總有一沒完沒了的麻煩。」

小傑愣然的看著我,似乎他沒什麼自覺呢,這種人好像是叫『天然』。

 

雷歐力忽然生氣的大吼:「雲玄,你的話太過份了!」

酷拉皮卡拍拍雷歐力:「一人少一句。」

我說錯了什麼嗎?想了想……好像沒有,我疑惑的回:「這是事實。」

 

「欸!如果我們身邊有一堆沒完沒了的麻煩,那你身邊所發生的事是什麼!」雷歐力指著我鼻子問。

「悲劇。」我想也不想立即回他。

這之換他愣住:「………你認真的?」

我點頭:「我實話實說。」

 

他的樣子瞬間形成一個完美的囧樣,他還自言自語的:「不……我一早就知她是用言語無法溝通的,我為什麼又要和她認真,我不應對她的思緒有期望,不應當她是正常人。」

「嗯?」雷歐力,你的行為越來越怪了。

他擺擺手:「沒事沒事,只是生悶氣。」

 

「生氣不好,會老得更快,特別是你人未老樣子先老……對了,叫『未老先衰』。」我敲手,我終於想起這個形容詞了~我想了整整半年都沒想起,今天想起真是太好了。

「雲玄!!!我要掐死你!」他又咆哮著要衝上來捏我的脖子,不過……事實是:

他就算用盡全力也打破不到我的纏,我說:「雷歐力,別玩了。」

 

他失控的大叫:「誰跟你玩呀!欸!為什麼你的頸會這麼硬!我捏不到!」

原因太多了,我不想解釋,所以我決定只默默看著他直到他累。

「哈哈哈,哈哈哈。」而在旁的小傑和酷拉皮卡忽然大笑。

「?」我歪頭看著他們。

酷拉皮卡晃晃手:「沒事,只是你和雷歐力的互動很有趣。」

「啊。」雖然不太明白什麼事,不過算了,還是自己休息比較重要。

 

所以回到發漲大叔的屋子裡後我便立即倚著牆睡,晚飯也沒吃,食物這種東西,一天吃一頓飯已足夠。

我需要大量時間把身體調整回到一般水準,否則再這樣下去我的傷沒養好已被一堆有的沒的麻煩圍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