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出他的武器,她也舉起她的武器,相比他的武器- 鋼鐵造的大釘,她的武器-一把普通的掃把,在雜貨店也只售幾塊錢。

但雙方都不甘示弱,完全沒有認輸的意思,完全一副『你不先倒下來絕不停手』的意味。

 

在他們二人中間的白髮少年緊張大喊:「等等!你們千萬不要打起上來!」

他說得痛心,可惜他面前的兩人不受落。

「別阻止我,奇犽。」雲玄堅決的道。

「阿奇你閉嘴,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伊爾謎亦同。

 

「慢著!停呀!」奇犽仍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的喊停,但是……

「談判破裂。」

「根本不能溝通。」

 

奇犽嘴角抽畜,但仍大喊:「你們等等!你們何時有談判過!有溝通過!」

「「眼神。」」二人一致回答。

伊爾謎更說:「總之無需要阻止我們。」

 

這刻,奇犽終於忍不住大聲咆哮:「你們以為我想嗎!你們不替我考慮一下我的處境!我還在牆上,根本躲避不及!你們要打一是等我走出去才打,二是你們滾出外面打!」

雲玄和伊爾謎對視一眼後由伊爾謎說:「卡尼萊茵,保護好奇犽。」

卡尼萊茵驚叫:「咦!」然後快速的從門口拿出拋給奇犽:「奇犽少爺接住鑰匙!請你快點自行掙脫然後過來這兒避難。」

奇犽無奈的接過,解開鎖後走到卡尼附近避難。

雖然他自己能扯開手銬,但他但一個不為意把兩人激怒,然後兩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打起來,他可會是走避不及,所以只好乖乖用鑰匙。

 

以上的狗血劇情的的確確在發生,而且還發在奇犽受訓的地牢,在事件發生前伊爾謎叫走糜稽好讓雲玄自己問清楚奇犽。起初很正常,雲玄去到地牢看到被鎖在牆上的奇犽:「奇犽。」

「雲玄?你怎麼來了?」奇犽疑惑的看著探望他的人,特別他的大哥和一名管家,他可不記得這兩個人會關心他受罰的情況。

雲玄沒有理會奇犽的視線,只仔細的看著他身上的傷:「找你,沒事。」

奇犽一臉不在意的回:「我沒事,這些都是皮外傷,但……你找我做什麼?」

 

「是……」雲玄想了一下然後進入半當機的狀態,生硬的說:「忘了問……小傑……」

奇犽扭頭看著雲玄:「欸?你忘了什麼?跟小傑有什麼關係?」

「嗯,有關係。」

這時伊爾謎插話:「所以你師傅常說你笨。」

雲玄立即瞪視伊爾謎,完全無視奇犽。卡尼見狀上前拉著雲玄小聲說:「別生氣,小姐說你是笨得很可愛。」

 

雲玄橫了卡尼一眼,冷冷的對伊爾謎開口:「你也是吧,把人跟掉。」

 

氣氛瞬間僵硬猶如時間停止般,而氣溫立即低了十度以上,讓人由心感到一股寒意。

卡尼緊張的僵直身,有點口吃的叫:「小…小白……」

奇犽也感受到氣氛的轉變,他也試喊:「呃……雲玄,你怎麼了?」

 

沒等雲玄說話,伊爾謎又說:「看來她沒教你禮貌。」

雲玄淡淡的道:「對你,根本不需要。」

緊張的氣氛完全形成一個龍捲風,令本來在一旁的人忍不住離遠它,而形成這風的中心二人則在對目而視,過了幾分鐘誰也沒說過一句話,像是在用眼睛代替嘴巴說話。

 

忽然,二人一起發出殺氣和拿出武器,於是一開始的怪異對話便發生。在奇犽走到牆邊時,無形無聲的訊號響起,兩人便開始跟對方互相攻擊,雖然因為環境狹窄雙方都沒有使盡全力,但破壞式的招式還是用上。

「腸穿腸爛吧。」雲玄伸出掃把刺向伊爾謎。

「哼,只會蠻力的小鬼。」伊爾謎輕鬆的躲開並射出他的釘子。

雲玄快速的轉動掃把將飛過來的釘子打走,然後一掃把地上的塵掀起阻擋旁人的視線。

 

雖然視線被遮住,但這不礙奇犽和卡尼用聽力取代眼睛來觀察戰況。

奇犽問:「戰況真激烈呢。喂,卡尼萊茵,雲玄和伊爾謎有過節?」

卡尼皺著眉搖頭:「據我所知他們是不認識,會不會是在獵考時發生過衝突?」

奇犽摸摸下巴:「或許吧……啊,灰塵開始散開了。」

 

灰塵平靜後,伊爾謎站的地方比剛剛稍微退後幾步,而雲玄則站前了幾步,雖然雙方看上去都沒任何損傷但雲玄的掃把卻被打斷了,另外衣服和地上也多了幾個破洞。

結果顯然而見。

 

「嘖。」雲玄無奈的把斷開的掃把扔棄,雖然不甘但力量懸殊卻是眼前的事實。

 

伊爾謎環起雙手環視周圍:「這是你不自量力的後果,下次不會只是斷武器。嗯,維修的費用我會問你的師傅拿。」

「不,她不會給,她不會管。」雲玄用比平時大的音量吼。

「只要用你的名字,她便會給。」

雲玄低下頭:「不可能,她早就忘了我吧。」

 

伊爾謎歪頭看著雲玄並喊出一個名字:「你真的這樣認為嗎?白滇。不用這麼驚訝,我說過她有提及你的事,就連最後一次見時她也有說,而且還是你失憶後的事。」

這時卡尼也忍不住出聲幫腔:「她一直都有在留意你啊,小白。」

 

雲玄愣了一會後緊握拳頭,雖然臉無表情,但身邊的氣氛告訴所有人她在生氣,她問:「那為什麼她一直都沒出現!為什麼要讓我知道她的存在!而且留意我但又不出現!為什麼!她根本是在躲我!她討厭我!她不想見我!因為我沒有價值!」

卡尼尷尬又帶點哀傷的說:「小白……不是這樣的……」

 

「那為什麼一直也不出現!為什麼!為什麼!」

伊爾謎對現在的情況非常不耐,他很想快點結束這多餘的鬧劇,但他更討厭妹妹的心意被糟塌,他開口:「你聽清楚,若你問價值,她只會回『價值?在我心裡她是無價的』,明白了嗎。」

卡尼點點頭:「小白,你忘了她這樣說過嗎?『你是我最引以為榮的徒弟,也是我唯一的徒弟。』」

 

雲玄全身僵住,腦內響起一些聲音。

『我不能給你們任何回報,這樣值得嗎?』

『我們都知道,所以我們現在給你你不會再失去的東西,然後把你擁有的都分享給你喜歡的人。』一個男人溫柔的說。

『或許在你的眼中沒有價值,但對我來說,這很值!非常值得!』那個女人堅定的說。

溫暖的身影,溫暖的擁抱。

 

「嗚……」雲玄跌跪在地上無聲的流淚,她沒有哭泣,因為沒有必要也沒有原因。

只是好想你、好想見到你、好想緊緊的抱著你、好想、好想……這些『好想』自己化成淚水流出來。

『想見卻不能見』這謎樣的思念完全融入淚水裡並傾瀉而出。

 

***時間分隔***

 

得到伊爾謎的批准後,奇犽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他尷尬的偷瞥坐在他左邊,現在哭紅了眼睛的雲玄。

沈默一會後他嘗試問:「雲玄,你沒事嗎?」

雲玄看著奇犽,然後撲抱他,並把頭窩在奇犽胸前搖頭。

被撲抱的一方完全僵住不知反應:「呃……雲…雲玄……」

「抱歉,一會兒就可以。」雲玄不知道這動作的意義,只是記憶中有人經常這樣做,經常抱著她。

 

奇犽怪異又苦思的看著身上的雲玄,怪異是因為尷尬和不適應和女孩子過份親暱,特別是對方的體溫傳到他身上,也令他感受到女生和男生不同的柔軟,這種新奇的感覺和尷尬令奇犽僵住不敢動。

之前沒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雲玄她的表現比一個男生還要強悍,潛意識早已把她列為強者,所以沒有什麼古怪的感想,但現在的雲玄在他面前表現出柔弱的一面。

 

思念及此,奇犽嘆了一口氣,繼續任由雲玄抱並等待她冷靜下來。

忽然他想起一些問題,為什麼雲玄會來他家?她是怎知道來到這兒的路?她會自己一個來嗎?

其實這問題他本來會很早察覺,但由於剛剛雲玄和伊爾謎的打鬥完全令他分了心。

但很快他便推翻自己的假設,即使認識不深,但是最起碼雷歐力一定不會批准雲玄一人來,而且雲玄絕不會想來他家探訪。

 

他坐正抓著雲玄的肩問:「對了雲玄!你怎會一個人來?小傑他們呢?」

雲玄看著奇犽,然後端正的跪坐:「他們在門口鍛鍊中。」

「鍛鍊?他們要做什麼鍛鍊?」

「推門。小傑要進來找你,說探朋友,一個月了,我等不及,自己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奇犽大約明白她的話和重點,在自己腦內重組一次後便知道了一個大約的內容。

他彈起大吼:「小傑他是白癡嗎!怎可以這麼亂來!」

 

雲玄歪頭看著奇犽,她疑惑的問:「奇犽?生氣?但在笑。」

奇犽掩住自己的嘴喊:「你別管,但你快叫他們走,我沒事的。」

「………不可以。」

但雲玄搖頭拒絕這個請求。

創作者介紹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