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突然改變心意來教我們?」奇犽冷笑問那個眼鏡兄。

那人回:「我本來不想這麼快教你們,以你們的資質過多半年就可以自己領略到,但是,在二百層以上的參賽者全都會『念』,若你們以現在的狀態參賽一定會死。」

帶我們到他的住處,拿出一塊畫版然後畫一堆古怪符號,他說這是用來向小傑他們講解念,但為什麼跟我解釋,小傑他們相信你我也改變不到什麼。

 

看我沒反對後他開始對小傑奇犽長遍大論,而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覺。雖然剛剛因為接觸到變態那帶病毒又噁心的念而令我睡意大減,但一聽到這種沈悶的授課,我的睡意又回來了。

打了一個呵欠後我脫下墨鏡,戴墨鏡的感覺很怪,看的東西都變模糊和黑掉。

「嘩!」有人突然大喊。

「?」我看向旁邊,怎麼多了一個小光頭?他是什麼時候在這兒的?

 

「咳,智喜。」眼鏡兄輕咳一聲。

小光頭垂下頭道:「抱…抱歉,雲古師傅。」

怎麼突然道歉,這小光頭真奇怪,不過與我無關。我決定坐在窗邊看著天空發呆,反正等一下又要衝回塔登記,根本不能安心的睡。

不過今天……今天好多星星呢……不知我的師傅是不是也在看同一片星空呢?

 

「雲玄。」小傑忽然喊我。

我扭頭看他問:「怎麼?」

「你不學嗎?我是說『念』。」

我拍拍他的頭回:「我會。」

 

「咦!!」小傑驚訝的大叫,他真容易大叫呢,還好我一早掩著耳朵。

眼鏡兄微笑:「沒錯,她會『念』,所以她剛剛才能活動自如。」

奇犽聳聳肩:「我以為她是面癱所以才對剛剛那強烈的不適沒反應。」

其實奇犽也說得沒錯,即使我因為沒念而感到痛苦我也不會有特別反應。

 

小傑搔搔頭:「雲玄你會念……真意外呢。」

「這個,這個會,很久之前會。」

小傑又問:「你失憶後仍記得?」

我扭頭看回著窗外:「不是記,是自然會用。」

在我失憶後,強烈的不安襲向我,為了可以自保,身體很自然的做出各種技巧,於是我很快便完全回想這個的用法。

 

眼鏡兄拍拍手:「不要說這位小姐了,你們兩個準備好了嗎?我要幫你們打開精孔了。」

「是!!」二人一致的喊。

同時,在天空的修練正式掀起序幕。一聲喝叫後,小傑和奇犽的氣瞬間釋放出來,但很快又被這兩人安撫回來,他們對此都非常滿意。

 

接著果然如我所料般,在他們一會念後,我便和他們盡全力奔回天空競技場,而且那個變態跟蹤狂果然還在。

睡前都要看到他,看來今晚會造惡夢。

「你們記住,念是很深奧的♥♠」他說完便轉身離開。

沒了他的礙手礙腳,所有東西都變得十分順利且暢通無阻,我們很快便完成登記。

 

即使忽然多了幾人想來挑戰,那也完全沒所謂,因為他們不會比變態更令人討厭。

所以在小傑答應陪他們玩一場後我也站出來:「我可以戰。」

再加上這幾人不強,我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顧慮:「我來。」

 

我才剛踏前,有兩個人忽然退後還大叫了一聲:「鬼呀-」

 

等等!哪兒有鬼!

我左右看了一下,什麼東西也沒有,他們不會是在說我吧?的確我現在是穿白色的衣服,但沒有很像鬼吧。疑惑的看著他們,一個坐輪椅的在口吃:「我……我們不和女人打……」

 

爛藉口。

我帶點不屑的看著他們,環起雙手道:「我想打。」

打完這一局,我便可以三個月內不用再打,我絕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我用力的看著他們,等他們快來寫時間方便挑戰。

 

坐輪椅的人忽然喊:「嘩-這個人的眼神是什麼一回事,好恐怖!」然後退後好幾步:「我不要和她打!你們去!」

戴面具的人也退後喊「我也不要

全身包布的人晃手搖頭:「咦!我也不要!」

 

這是……

到底他們怎麼了?

我再出聲叫他們:「喂。填不填。」

我的話才剛落,那三人便嘩一聲奔走,快到連影也看不到。

「…………」我的眼神真的這麼兇嗎?我灰心的蹲到一個角落畫圈圈。

 

小傑過來摸我的頭:「不要傷心,我不覺得你的眼神很兇。」

我哀傷的說:「他們說我是鬼。」

「不要理會他的的話,他們比你更像。」奇犽懶庸庸的說。

小傑笑:「奇犽說得沒錯,你就不理會好了。」

我內心感動,雖然表情還是沒有任何變化,我抱緊他們:「小傑,奇犽,謝謝。」

 

他們拍拍我的背:「不過雲玄,你不要再脫下墨鏡了。」

「嗯。」我會考慮一下。

奇犽推開我:「好了,別黏著我們,你對戰要求有寫明除了西索嗎?」

我點頭:「嗯,有寫,除變態。」

 

小傑疑惑的問:「變態?」

我用肯定的語氣道:「變態跟蹤狂小丑,若他不是,誰是?外表是徹頭徹尾的變態,行路姿勢已到逹非人程度,全身都充滿自戀氣息的變態,連他的這個也帶著變態病毒。」

他們張大口:「想不到你的話……嗯,很中肯。」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廣播宣小傑有對戰。小傑得知後,只是興奮笑著,完是小孩子得到新玩具後躍躍欲試的感覺。

「他們真快手呢。」奇犽冷笑。

「我討厭他們。」我不悅的說。

奇犽瞟我一眼後戳我的臉:「你也太記恨了。」

「是他們不對。」

 

「哈哈,」小傑笑,他看著自己的拳頭說:「不過,實在太好了,我好想快點試一下這個力量。」

奇犽托頰:「小傑,看你一臉興奮的模樣,你果然也不正常。」

小傑尷尬的搔搔頭:「哈哈,或許吧。」

奇犽伸出拳頭和小傑的拳頭輕碰:「嘿,比賽加油吧。」

我也道:「小心點。」

 

走到觀眾席上坐下後,奇犽一臉憂心的看著擂台賽,忽地他問:「你覺得小傑勝出的機會有少?」

「零」我毫不猶豫的回。

他沈默一下又問:「這是你直覺還是對手真的這麼強?」

「對手弱,但小傑更弱。」我停頓一下再補充說:「他還不會用這個,不可能勝。」

「啊-」他欲言又止的看著我,最後他還是專心的看比賽。

 

看了一會,都是小傑一面捱打,還好陀螺的攻擊力不高,但為什麼不把陀螺打出擂台……

然後又過了一會,小傑忽然用『絕』。

奇犽立即高聲大喊:「小傑!你為什麼要收起念!」

 

我無奈的看著奇犽,那不是收起念,是『絕』。不過解釋的東西還是等那個眼鏡兄來做,我還是繼續看到結果出來。

用『絕』後小傑的行動力瞬間提昇幾個級,所有陀螺都輕易躲開,運動神經真好。

 

對我來說,這場比賽可參考的資料並不多,半點念也沒用到,只能說最意外的是對手也很弱,即使小傑不會念也不一定會輸。

但對小傑和奇犽這兩個超級新鮮的初學者來說,應該會領略到一些東西,最起碼會明白念的用法不是只有防禦。

幾過幾個小時的馬拉松式比賽,小傑最後還是輸了。

 

比賽結束後我站起:「完了,去接小……人呢?」

看來……我反應太慢了,奇犽早已奔去接小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