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出發出友克鑫了。」小傑一早便大喊著,真糟,我還沒睡醒。這幾天我都在街道上和一些酒館附近徘徊,可惜完全沒有任何感覺,連半點直覺也沒有冒出來。

 

米特有點生氣的說:「也太快了!才回來幾天又要走!」

「嗯,但我答應你我會再回來。在找到金之後。」小傑和米特不依的道別,我和奇犽則站到一旁等他,等到他和米特道別完後便坐飛船到友克鑫。

 

有獵人證真方便呢,可以隨手弄到船票,而且是用超優惠的價錢,即使錢被花光被輸光,只要有獵人證在手有時還可以免費坐飛船。

我拍拍奇犽的肩:「還好我有獵人證和錢。」

「囉唆死了!呿!」他不悅的撇過臉。

「要學理財。」我故意再說來這句來刺激他,誰叫他居然拿在天空賺的錢去賭博,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輸掉大半。不懂賭就不要去,要去就是勝,就算出老千也要。

 

不用三小時,友克鑫已在腳下,我們走出飛船後小傑便說要看這兒的名勝-拍賣場。

「對了雲玄,你找到你那位神秘師傅的行蹤了嗎?」奇犽忽然問。

我無奈的回:「沒有……」因為我連她的照片都沒有,難道要問陌生人『你見過我的師傅嗎?』,這絕對會被人懷疑我是精神病患者。

「真可惜呢。」小傑一臉婉惜的說。

雖然我很想問他為什麼你樣子比我更失望,但還是專心怎麼找她。據說她先是在天空競技場,然後又曾去了鯨魚島,可惜我仍沒遇上她。而現在是……

 

奇犽插口問:「那知道她之後去哪兒嗎?」

我立即回:「友克鑫,你哥說的。」

這時小傑好奇我眨眼看著我:「奇犽的大哥?他為什麼會知道?」

「……對啊,為什麼我哥會知道?」奇犽也一臉迷茫的說著這一句。

「他八卦吧。」我不悅的回。回想起來真的很氣人,他居然說老伯伯的資料舊了,明明自己也曾把人跟掉好幾次。

 

小傑苦笑:「雲玄真的很討厭你哥呢。」

「嗯。」奇犽汗顏的看著我。

「呃!是了,打給雷歐力看看他在哪兒吧。」小傑興奮的說。

奇犽聳聳肩:「啊,也好。……小傑,你好像還沒有電話,不如現在去買一部吧,有電話方便很多。

「嗯嗯,那去哪兒看看吧。」

 

我正想舉步跟著他們時,我感到有個灼熱的視線往視我們,我瞬間停下暗自做出攻擊的準備,環顧附近後……嘖,這兒太多人,根本搞不清視線到底是誰發出。

「雲玄!你做什麼!快跟上來。」

「來了。」我跟上他們但仍不時瞄向四周。

 

「這個電話顏不錯,那個也很有型,到底選那個好呢?」他們討論的聲音似起彼落,但我仍十分在意剛剛那個視線……沒有敵意但卻讓我感到十分灼熱……到底是為什麼?

頭很痛呢,我最討厭思考了,果然剛剛應該要把所有人都抓住拿去拷問,這樣便不用苦惱。而現在我只能繼續留意人群,希望那個視線再次出現。

 

「喂!雲玄!你果然又發呆了!嘖,沒見一會你的行為還是這麼討人厭。」

這叫聲很熟悉,這種經常處於快抓狂而且沒什麼理智的吼叫聲,還有那沒禮貌的語氣,對了!我想起了,他是……

「啊,二號。」

「二號?」小傑和奇犽同時問。

二號立即在我耳邊大吼:「雲玄!我警告你!不要再叫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不是二號!!不要說你又忘了我的名字!。」

 

……真麻煩,而且這吼叫比雷還大聲……對了,雷,名字是:「雷歐力。」

他不悅的呿了聲:「我的名字真這麼難記嗎,居然想這麼久。」

我很想點頭說是,但一說的話又要聽他碎碎唸,只好轉移他的注意力:「你為什麼在這?」

「欸!我在這兒出現不行嗎!」

我又沒這樣說過,他又腦抽了嗎?為了令他冷靜,我淡淡的開口:「當我沒問,反正很快會忘掉。」

「@$%@$^@$」

 

「雷…雷歐力,你冷靜點。」小傑拉住雷歐力的手,但雷歐力卻在表演鼻孔噴煙。

我想指正他這樣不對時奇犽掩住我的口,他笑說:「對對,反正她說話不經思考又不是這一兩天的事,不過原來你叫二號,哈哈,好有趣」

「一點也不有趣!」他再次用鼻孔噴煙,真是沒禮貌。

「哈哈。」小傑乾笑:「對了雷歐力,聽說你還在習念呢?」

雷歐力還是和以前一樣得意忘形的把鼻子翹得高高:「我也學會了『念』。」

 

一說到這,雷歐力便滔滔不絕,口水大噴,他的嘴巴跟機關槍一樣,破壞力驚人,不過也只有嘴。的敍述他學念的經過,也有問我們的學念經過。

小傑笑:「我和奇犽在天空競技場遇到一位心源流的雲古師傅,而雲玄她是早就會,所以不用再學。」

他大呼小叫:「啥!為什麼她會!」

奇犽幫我說明:「聽說是失憶前學會的。」

但雷歐力樣子像吃了辣椒,他又再大叫:「喂!你不是失憶嗎!其實你沒失憶的吧!」

真失禮,我冷冷的回:「和失憶無關,就像呼吸,我失憶不代表我不會呼吸,別再問這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事。」

 

「………」他們三個一致露出囧臉的蠢樣。

「喂,她吃了火藥嗎?」

火藥不能吃的,雷歐力,你就不能說一些正常人會說的話嗎?

奇犽搖頭:「喂小傑,剛剛有人亂搭訕她嗎?」

小傑也搖頭:「唔唔,她一直像現在這樣跟我們後面。」

 

奇犽扭頭瞥了我一眼後問:「那為什麼她這麼生氣?」

雷歐力聳聳肩:「或許又到了女人心情不好的日子。」

別犯傻了,那些日子來到我也不會心情不好,我是因為不能把那個放出古怪視線的人揪出來而悶悶不樂。還有你們到底知不知什麼叫竊竊私語?居然說這麼大聲,一點都不專業。

 

-你們是大盜,給我拿出大盜的專業!-

忽然這一句說話卡在我喉嚨,我想喊出來但不是對他們。腦海裡閃過幾個人的身影,但當我想看消他們的樣子時,映像已消失。

 

雷歐力有點僵硬的說:「我們這麼久沒見,不如找地方坐下來慢慢談吧,要去我租住的地方休息嗎?」

沒有人反對,而且我也需要冷靜下來,念因為剛剛的映像在燥動。

 

“沙”一種感覺湧上我心頭。

!!視線又來了!我瞬間進入警戒模式,這次略略猜到視線的方向。

小傑緊張的問:「雲玄?你怎麼了?不是又想起什麼古怪的事吧?」

我伸出手叫他安靜:「有人。」

 

「欸?這兒是市集,當然有人。」

雷歐力,我雖然一直都知道你是笨蛋,但今天終於看清了,你是白痴無腦白目的笨蛋。

不想解釋,我只說:「我離開一會。」這一次我一定追到那個視線,不會被他逃。

 

「欸?你……」

「雷歐力,我來說吧。」奇犽輕咳兩聲:「雲玄,你有帶錢嗎?還有你認識這兒的路?你知道雷歐力住哪兒?你確定只是離開一會?」

我停頓一下往背包找了找「有不。」

「那就不准離隊。」他強硬的命令著。

 

「但……」我心急的看著視線的方向,很想全速的奔跑過去。

奇犽兇狠的盯著我:「我們的錢全放在你身上,你忽然走了,我們要怎麼辦?」

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看了看雷歐力,他怎看都是窮光蛋一枚,而小傑……他是有些錢,但應該不夠,而奇犽……他在賭場輸掉大半,真是不可靠。

 

想了想,我回:「……賺。」

他很直接的白了我一眼:「笨蛋呀你!這兒很難賺錢,還有我們也在籌錢,根本沒那種太空時間,而且那東西像是只刺激你,說不定是你失憶前所得罪的人所設的陷阱,你一定沒想過吧。」

嗯,我真的沒想過。

他又說:「還有你的武器被伊爾謎那傢伙弄壞後都還沒買新的,如果真的是陷阱,你打算用什麼跟人戰鬥?難道像天空競技場那時去找洗手間『借』嗎?」

「………」

 

結果,我由於口頭上拗不過奇犽,道理也不及他多,所以只能繼續和他們一起行動。不過我的心思全都想著剛剛那視線,所以沒參與他們說的什麼拍賣討論,即使他們在談論『貪婪之島』和賺錢計劃時,我也在左耳入右耳出的狀態。

 

我只知道他們拿錢買了一隻戒指,然後招人比腕力。

『小白,來比一比腕力吧。』

『腕力排名又要改了。』

腕力也要排名,你們未免太空閒了吧。

『喂,她不是成員。』

『對啊,太習慣她在這兒了。』

什麼成員?這兒是哪兒?還有為什麼你們很吵,吵到我什麼都聽不到而且有點想睡。

 

或許腦袋太混亂,又或我想聽更多這堆嘈吵的聲音,我木然我繞過奇犽走到牆角,拿出包包裡的披風掩蓋自己,然後倚著牆入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