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的午休時,正是同學交換八卦的時候,丹格那當然坐在位子上偷聽。

坐在他右邊的京子拉拉他的手袖,京子問:「丁鈴,你放學有事做嗎?」

 

丹格那回過神,然後搖頭:「嗯……沒有,我回家都是去研究日本的食譜。」心裡再加一句:還有把整理準十代在學校的事。

京子有點吃驚的問:「食譜?你在學煮食嗎?」

丹格那笑了笑:「嗯,因為恭……因為日本這兒買外國食品很難而且價錢也令我想割脈,所以決定要入鄉隨俗,要做些傳說中的日本便當。」 

 

其實他本想說是恭彌不停的跟他說日本食物的好處,叫他學煮日本食物。但礙於大家都很怕恭彌,他暫時又不想被其他人留意,所以還是不要說他的名字。雖然他一名失明人士轉入並盛早就傳入所有同學的耳裡,但大家也只會是好奇的偷看,不會干涉到他,所以他便當作不知道。

 

「割脈…丁鈴!割脈不好!」京子大驚,抓著丹格那的肩晃搖。「若價錢貴可以買其他平宜一點的,千萬不要割脈!」

京子這一個動作也惹起全班的關注。

丹格那嘴角抽了抽,他伸手壓下京子的肩膀:「京子,你冷靜點,我沒有想要割脈……我剛剛說那個是我那邊的笑話……我只是將它翻譯為日文……」

 

京子聽完後愣住,她反問:「笑話?」

「對。」丹格那有點無力:「不過似乎日本沒有就是,唉,害我還努力把它翻譯出來。」

「呃……抱歉。」京子尷尬的道歉,丹格那笑著擺擺手:「不要緊,始終文化不同,我會努力適應。現在先要把日本菜學起來。」

 

知道丹格那不在意,京子放下緊張的心情,她問:「那你學得怎樣?」

「啊,和研制原子彈一樣的難度。」丹格那說完後,發現全班突然靜了下來,於是他輕咳一聲:「咳,我是說有點困難,比我們的食物,日本的有很多配料,而且很多配搭。」

京子笑著搔搔頭,然後建議:「哈哈,這樣的話,那不如請阿綱的母親教你。」

 

「阿綱的母親?是奈…是奈美嗎?」他想著之前拿到的少量資料。

京子搖頭:「嘿嘿,是奈奈阿姨。她的手藝很捧,食物都很好吃。」

丹格那了解的點點頭:「啊,那找天去拜訪一下。不過京子,你現在叫他做阿綱了呢,感覺……關係好了起來。」

「丁鈴,你在說什麼!」京子臉微紅。

丹格那托頰說:「這沒什麼不好,我也是這樣叫他,而且這樣的話,我便不用把稱呼轉換。對了,你是有事想找我,對吧?」

 

京子點點頭,然後說出目的:「我想去哥哥那兒,你可以陪我嗎?」

丹格那揚眉:「啊,你哥哥?」

京子笑:「是的,笹川了平,是學院的拳擊部主將……性格是有點怪,但人是很好的。他早上邀請阿綱去加入他的拳擊部,還邀阿綱跟他打一場,所以我想替他們打氣,你要一起來嗎?」

 

丹格那快速思考,然後點頭:「嗯,當然了,請務必讓我來打氣。」

他暗自笑了笑,似乎今週的報告比平時更完美。

 

「太好了,山本同學和獄寺同學都會來。」京子開心的跳起。

丹格那歪頭:「對了京子,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們都喊那兩人的姓氏?知道名字後為什麼不喊名字?」

京子愣住然後偏頭思考:「嗯……哈哈,我想是習慣吧,而且他們兩個都是班裡的風雲人物。」

丹格那古怪的應了一聲:「Waho?真有趣呢,如果是認識的人,我們都很少喊別人的姓氏,除非那人的姓氏或很有名,即是名字前頭有DR的人。」

 

京子眨了眨眼:「啊,對呢,外國人好像都只叫名字。」

丹格那環起雙手,身體微微向後倚:「因為姓氏太長。我的姓氏在這兒的併音……大概是叫“項以卡尼哈根本”。」

京子睜圓了眼:「好長……」

他聳聳肩:「普通吧,都是十一個英文字加在一起,有的還有十七十八個英文字。」

「所以你都是直呼他們的名字。」京子有點明白的點頭。

丹格那理所當然的說:「既然知道名字,當然是呼叫名字才是正常,叫姓氏其實有點不禮貌。」

 

所有聽到以上對話的人都滴了一滴汗,於是,大家又再次感受到兩地文化的不同和衝擊。

 

放學時,丹格那和大家一起去到拳擊部,大家都很努力的替他們打氣。

阿綱的情況則是被趕上鐵板的乾鴨子,而且還完全不懂拒絕,於是,擂台賽便開始。

 

忽然,一下槍聲,一個力量波動,丹格那瞬間進入備戰狀態,但很快他又想起他現在是在學校裡,才微微放鬆。他張開眼看看眼前到底發生什麼事:「這力量,炎的顏色……屬性是晴,程度中等……京子的哥哥他……」

 

「那人似乎比我想象中更有潛質,要將他招攬進入彭哥列,若可以還可以當作守護者來用。」里包恩不知何時移到他旁邊。

“真不愧是世上最强殺手,我居然留意不到。”丹格那心裡這樣想著同時在沒人察覺下對里包恩點了點頭:「里包恩先生……辛苦你了,對了,碧洋琪女士呢?她不是彭哥列一員嗎?」

「她不是。」里包恩半邪惡的笑:「不過可以告訴你,獄寺隼人那傢伙在這兒,所以她不會在。」

 

丹格那了然的點頭:「啊,也是,她會影響到隼人。那其他守護者人選呢?現在肯定的只有山本武、獄寺隼人這兩人?」

「你很熱心工作呢,丹格那。」里包恩天真無邪的笑讚,可惜聽入耳的人卻感到話裡帶著嚴重的警告。

丹格那瞬間打了一個惡寒,他打哈哈道:「哈哈,什麼熱心工作,真是討厭的說法,我只是關心同盟罷了。」

里包恩哼了聲:「是啊,算了,你知道雲雀恭彌什麼時候會在接待室嗎?」

 

丹格那挑眉想了想:「他嗎?只要午休他便會在,如果平時蹺課時,他會待在天台。但里包恩先生,你該不會想……吧?」

里包恩有陰謀的笑:「不知道呢。」

 

偷偷瞥了里包恩一眼後,便繼續閉上眼,他可不想被里包恩這麻煩人物盯上,所以決定還是安份一些。

丹格那自言自語地喃:「我就說彭哥列的制度很麻煩,七位守護者。算了,還是不要寫比較安全,反正恭彌一定不是。」

 

山本突然喊:「阿綱很厲害,居然可以躲過那人的拳,他的拳可是很快。」

丹格那瞇起一隻眼看,這時獄寺也說:「這有殺手的水平。」

丹格那搭搭然的說:「我好像曾聽某人說阿綱的觀察力比一般人好,不知道這有沒有關係呢?」

「啊!真不愧是十代首領!果然厲害!」獄寺聽完興奮的叫。

山本讚賞的笑:「原來阿綱也深藏不露。」

 

丹格那這時只想說“你們還是快點找恭彌打一場吧!那傢伙才是深藏不露,居然會鬥氣,根本是變態。”但他好像也忘了自己也是其中一人。

「我要拼死的拒絕加入拳擊部!」澤田大喊。然後他也出拳還擊,最後用一個右直拳和加速把笹川了平擊出擂台。

獄寺高興的跳起並打一個響指:「不愧是十代首領!」

京子走過去扶起他的大哥,笹川了平讚賞的說:「我越來越欣賞你了,澤田。你的拳擊天份是白金級,我一定要你加入拳擊部!」

 

京子也欣賞的笑:「阿綱你好厲害。」

丹格那走到擂台對阿綱說:「啊呀,不錯嘛,居然有這麼強的爆炸力。」

但聽到這些讚美,阿綱只不知所措,想解釋什麼但又不好意思說。

 

看著這一切的丹格那搔搔頭:「里包恩先生的心計真恐怖,幸好我是別的組織,否則我也會是被計算的人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