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那個猴子頭,我們帶著那個木造藏去一個珠寶鑑定商,他似乎是這一個拍賣會的負責人,還聽說來這兒的人都是專業的鑑賞家,雖然也會有些業餘獵人。

負責人把木造藏的東西打量一番後,給了我們一些紙牌用來做記號,也把兩個飾物箱借給我們放貨物。

 

猴子頭領著我們進入內部:「等一會如果有人拿起來打量時,你們記得盯緊一些。」

「嗯!」

我舉起手:「我可以脫墨鏡嗎?」

平時戴著墨鏡沒有所謂,但現在要盯著別人還是不方便。

 

奇犽皺眉想了想:「嗯,可以是可以,那你守在木造藏附近,特別近在門口的地方……也一併用上『絕』。」

「嗯。」

依著指示,我從旁看著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在木造藏被運輸帶轉出來時,所有人都嘩然,貪婪和妒忌的目光全都表露無違。

我帶點不屑的看著他們,或許是我個人的問題,但只是看到這樣的貨便驚訝大叫,他們也太膚淺。枉他們還說自己是收藏家。

 

這時有人大聲說:「不知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又有另一人說:「而且年代這麼古老,或許是都人拿過出來又再放膺品。」

真討厭,根本在生事,真和假只要看幾過幾十次便會懂得分辨,無需質疑。我的時間已不足夠,師傅的情報和行蹤沒有,灼熱的目光沒揪出來,想拷問人但不能做。

真令人生氣。

 

猴子頭小聲的說:「現在拍賣在真正的開始。」接著他大聲的說:「我向各位保證這些全是真貨!全都是由這個木造藏拿出來的!」

 

慢慢地,開始有人拿起一些珠寶首飾鑑賞,我們幾個也各自盯緊不同的人。他們為自己自辯是沒有惡意,而且還說他們根本不會把東西調包這些毫無根據的話,但小傑則很真的發問。

 

但那群生事的人似乎以為自己是英雄,仍不斷說出令我們誠信下降的話,而且又故意把話說得大聲,完完全全的是在找喳。

我來這兒不是為了被浪費時間!我是本著人多好辦事而且找我師傅的蹤影的心態來的!這堆人…這堆沒實力沒智慧的東西……去趕走他們。

決定後我收起絕,用力踏前:「喂,你們,買,付錢,不買,滾。」

 

「欸!你說什……你……你……」他本來很生氣的吼,但和我眼神接觸後便委靡掉。

我環胸盯著他,等著他把『你』之的話說出來,但等了半分鐘他仍吐不出一個字。真麻煩,怎麼還不把話說完?難道睡著了?

「喂。」我喊了這一聲看看他是不是睡著。

「不!不要殺我呀!」那人忽然大喊並躲到同伴的後方。

 

我滿腔疑惑:「我什麼時候說殺你。」他發惡夢了?所以剛剛果然是睡著。

奇犽拍拍我的肩:「雲玄夠了,他是在害怕你的眼神。」

害怕我的眼神?我臉立即黑了一半:「真弱。」我已不知可以說什麼了,居然是害怕我的眼神,牛高馬大居然害怕一個身形少一半的女生。

「你…你說什麼!」他迴光返照的吼我。

我不悅的盯著他,他再次軟倒,我拿起新買的掃把指著他和他的朋友說:「人話。買,付錢,不買,門口那邊。」或我可以用這掃把把你們掃出這兒。

 

「白髮魔女……」忽然有一個旁觀者脫口而出。

他一說完便立即有人問:「喂,你說什麼?」

第一人慌張的晃手搖頭:「不不,只是……你剛剛的身姿跟兩年前忽然出現的殺人魔有點像。那人下手的對象都是黑道,而且她一人把好幾個大組織的人殺光,仍生存的人說她有一頭長長的白髮,黑道們都叫她白髮魔女,而且還曾對她懸紅幾百萬尼戒。」

 

他說完後大部份人都不自覺後退好幾步,小聲的紛論從人群中冒起,有人還說:「這價錢和傳說中的幻影旅團不相伯仲。」

我忍不住反問:「白髮魔女,誰來?」

這一問下他們又瞬間安靜下來,最開初說的那人摸後腦杓:「不是說你不是說你,只是……有點像,哈哈。因為聽說那個白髮魔女早已被抓,而且她的武器和你不同,是一把形狀怪異的殺人斧,我只是看到你的頭髮想起她罷了。」

 

我挑眉,你說什麼形狀怪異,那明明很美,眼殘又笨拙的野蠻人。

我想反駁之際,奇犽拉我回到他身後。他滿頭無奈的看我:「雲玄,你失憶前到底是怎樣的人?」

「啊?和現在一樣,人。」我如實的回答,然後再次盯著剛剛想生事的人,以免他們胡言亂語。

奇犽嘆一口氣:「別太過火。」

才不會呢,我只不過是盯著那些人,會有什麼過火的事。

 

但下一秒,那事卻真的發生,一句不經意的話勾起了我的一個埋葬的記憶。

「我…我走我走我走…嗚嗚……我要媽媽……。」

 

『媽…媽媽……我會當乖小孩,不要不要我……媽媽…嗚嗚…』小女孩的哭叫響起,這聲音……是我自己。然後眼前有一個女人的身影,我看不到她的樣子但,我清楚看到她的笑容,是一種嘲諷天下的笑容。

我心臟緊緊一縮,瞳孔瞬間擴張,手用力的握緊手上的掃把,我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再想。我清楚知道這些事我半點也不想想起,因為……會引出我的殺戮意慾。

 

我用力捏自己的手,但不夠,全都不夠……

咬牙忍著,憑著正覺從身旁那人身上偷出一把美工刀並插入我的手臂,利用刺痛來穩定我心情,令我跳出那個不願想起來的回憶。

十分諷刺,我居然要拿出被人訓練成殺人機械的方法來令自己停止一切動作,把命令『停下』做為優先的事,等待『主人』下一個『命令』,除此之外不能動。

 

外面吵鬧聲不斷,但已全都傳不到我耳裡。我完全變成一個只會聽重命令的機械,像人偶般沒靈魂的站著,在這段時間好讓自己沈靜下來。

 

“啪”“噗”

我木然的看著手上的掃把,握柄被被捏碎,唉,這是我新買的。還好這一聲令我冷靜下來並回過神,但麻煩的是這一聲同時吸引了小傑他們回頭留意我。

小傑看著我然後看著我手臂喊:「雲玄!刀!你受傷了!」

我搖頭:「我沒事。」

 

他緊張的看著我手上的傷口:「但你在流血!」

我淡淡說並指著那個木造藏:「不用管我,那些重要。」

「你說什麼,當然是你比較重要!所以不能不管你。」小傑又開始固執了,但我不討厭。若果以前曾有人對我說這句話就好……可惜過去的事不會改變。

 

「剛剛是誰對你攻擊?」奇犽口氣不佳的問。

「我自己。」

他愣了一愣:「咦?你說什麼?」

我尷尬的回:「剛剛,險些失控,所以這個,轉移思考。」

「你失控的意思是……該不會是那種失控吧?」

我點點頭。

「……」他沈默。

 

小傑擔心的問:「但你的手……痛嗎?要包紮嗎?」

我看了看傷口:「不痛。」

奇犽白了我一眼:「算了小傑,這傢伙的痛覺有問題,問她也是多餘,總之先幫她止血包紮。嗯,還要買一頂假髮帽子掩飾你的頭髮,最好加一副墨鏡把眼睛隱藏。」

「搭訕。」我說出我的擔心。

他再度白我一眼:「欸?現在我們是要高價把東西都賣出,當然要吸引人的注意。」

但我不想吸引人注意,我可以拒絕嗎? (謎:你剛剛已很引人注意。)

猴子頭這時插話:「這些事出去再說,第一輪拍賣結束了,可以休息一會。

 

我們走到一個公園,猴子頭拿了一個扭蛋跟小傑他們解釋一些專業名詞,兩個小鬼聽得津津有味,但我仍一頭冒水。雖然他們津津有味在聽,但他們的樣子都十分疲累,剛剛他們不是只跟那堆人在討價還價嗎?為什麼他們都這麼疲倦,是訓練不足吧。他們要加油訓練,否則以這樣的身手怎可以保護人。 (奇犽:你不想想是誰害的)

 

對了,我有留一些甜點做下午茶,現在可以吃。我從包包裡拿出來甜點並遞給他們,小傑和奇犽像餓了很久的搶著吃,猴子頭好笑的看著他們爭奪,同時也毫不客氣的伸手拿來吃。

算了,看在你免費幫小傑賺錢的份上,我便不下毒。

不過他的反應真有趣,在吃完時猴子頭用閃亮的眼神看著我,高興的說:「想不到你還挺大方,剛剛那些糕點很貴吧,但味道真好吃。」

 

眼殘。

 

我挺起胸膛說:「我做的。」

「咦?」他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我再重申:「這些,全是我做的。」

接著,他瞬間石化了,我不解的看著他,有需要這麼驚嚇嗎?只要不停研究食譜,所有人都能做出吧。 (某客:是嗎?但我們團裡的例外)

 

奇犽朝我伸出手:「雲玄,有汽水嗎?」

「沒,有果汁,要不。」我拿出幾隻杯,倒出果汁後遞給他們。

小傑笑:「雲玄弄的食物都很好吃。」

奇犽點頭:「嗯,我家的廚師也比不上她。再這樣吃她煮的食物,我們的胃口總有一天會被她的食物養挑。」

「啊……」怎麼辦……我聽完後很高興……雖然我覺得他們話裡都是客套的門面說話,但內心還是亂高興一把。

「謝謝。」

 

我說完謝謝後,他們兩個定格的盯著我的臉,怎麼了?我用眼神詢問他們。

奇犽最先反應過來,他問:「雲……雲玄……你在笑?而且還臉紅!」

欸?什麼?我……我笑!!!! 我立即摸索自己臉,特別是嘴角的位置。

小傑這時又道:「雲玄你笑時很漂亮,你笑要多些。」

呃……「我……儘力。」我有點怯的回,我第一次聽到別人這樣形容,完全被嚇一跳。

 

電話響起打破這尷尬。

 

嗯?是雷歐力吧,因為他很會破壞氣氛。

「雷歐力,哈,真的嗎!你找到那些人的行蹤!」小傑和奇犽興奮的對視一眼:「明白了,我和奇犽現在過來。」

那些人?小傑你們也在找人?你們在找誰?怎麼我感到不太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