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我失憶來首次想找回自己的記憶。

自從那個叫迪斯的人出現後,我不停的湧現出無力感,而現在更甚。

 

「這是我的身份文件?」我顫著雙手問。

她笑得異常燦爛,還發出光「嗯,是呀。」

好刺眼……

 

我指著母親的一行「這是你的名字?」

她點頭笑說「沒錯。」

然後我忍不住大吼「你多大?你的樣子怎樣也不超過三十!說你二十其實也給多你了,你的樣子根本和我差不多年紀!你別告訴我你十歲就被人X了然後還把我生了出來!做身份也不是這樣做吧!鬼才相信!!!!」

 

#################

 

現在我在她的家中,『幻影旅團』的人和我們六個一起來。

 

很不可思異,我想不到酷拉皮卡會答應一起走,他明明很憎恨旅團,在我們以為他會拒絕之際,他答應了。理由是他想親眼確認我們的安全。

而且在途中居然沒有人動手,大家都安安穩穩的坐上那輛裝甲車。雖然我完全感受到雙方都帶有強烈的敵意和殺氣,但到最後都沒有人動手。

 

一去到目的地,大傢都奪門下車,完全不想跟對方一起坐,敵對關係完全表露無違。師傅聳聳肩,沒理會他們的反應便去開一個房子的門。但一開門就是一個巨大的動物撲出來,師傅熟練的鞭子一揮,那巨大的動物便被她轟回屋內。

「迪斯……他……」拿刀的人指著被大動物著地的方向。

師傅樣子一臉無辜,她眨動雙眼:「呃!抱歉,因為這幾天太習慣我一開門他便撲出來,所以不小心讓成一開門就打飛他的行為。哈哈,不過不要緊,他皮粗肉厚,沒事的。你們可以放心去看他。」

 

幻影旅團的人全都很一致的白了她一眼,她完全沒有無視,然後對著我們說「好了,快進屋子裡,這兒不好說話。你們帶了他就給我走。」

酷拉皮卡小心奕奕的觀察屋子,師傅惡作劇一笑:「放心,沒陷阱的,酷拉皮卡。」

「咦!」

 

她無視酷拉皮卡的驚訝又說:「對了,旋律小姐,抱歉要你等這麼久,你要的東西我都找到,但因為之前有些事所以未能交到你手中。」

旋律皺眉「你是……?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

她愣了愣「嗯~對呢~我好像忘了介紹自己?」

 

不是好像,你根本是故意的。

我沒好氣的看著她「我們只知你是奇犽的姐姐,我的師傅。」

她正經八臉的咳了兩聲「咳,那我先介紹自己吧,我的名字叫迪斯.艾力克,副職是情報員。我這樣說,你們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什麼!!!你就是艾力克!!!」旋律、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大喊

「她很出名嗎?」我、小傑和奇犽問。

雷歐力大力點頭:「當然了!基本上現在你能看的A級以上的情報都是她負責!」

「啊。」我和了一聲再重新打量這位師傅,但我怎看都不覺得她會負責重要的東西。

她得意的笑:「別說這些廢話了,快進來。」便強拉我們進屋。

 

屋子很大,但除了一些基本的傢俱,什麼都沒有,完全不像是給人居住。

「你家?」我問。

她搖搖頭:「不是啊,只是一個小據點,遲些會交給揍敵客做宿舍。」

難怪我對這兒一點感覺都沒有。

她忽然笑:「對這兒沒感覺是正常,我們以前住的地方根本不是這兒~」

 

………等等,我剛剛沒說話吧?還是她在對其他人說話!千萬不要跟我說是對我說!

我驚恐的看著她,但她只是一臉興奮的說:「小白好過份,居然用看異形的眼神看我,不過算了~我剛剛那些話當然是對你說~」

妖怪!有妖怪!快找人收伏她!

她又笑:「小白真是越大越可愛~可惜沒時間,真想好好疼你。」

不用,謝謝,你去疼你弟弟吧。

 

「姐姐……你剛剛……」奇犽臉色古怪的看著我和她,除了他外其他人也是。

師傅只笑了笑,然後在一個袋子拿出一疊文件:「別說這些了,來拿自己的東西吧。這個是旋律小姐你要的東西,然後小白,這是你的。」

「我?」我也有?這是什麼鬼東西?我前後翻看它。

 

師傅說:「嗯,這是你的身份證明文件,現在還給你了~」

我呆住,聲音顫抖著問「為……什麼……你會有……」

她自信又自豪的反問我「你以為我是誰?我可是迪斯.艾力克。」

點點頭後我懷著緊張又害怕的心情打開它,我不是期待著什麼,我只是不想繼續一無所知下去。

 

「這是我的名字?」我看到名字欄寫著『白滇』,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然後我順著看。在我看到我母親的那行,寫著『迪斯.艾力克』,我呆掉,我全身顫抖著。

是生氣的顫抖。

雷歐力大喊「喂,雲……雲玄……你沒事吧?」

小傑也問:「雲玄……你的臉色……很難看……沒事吧?」

奇犽接著問:「你看到什麼?樣子很……憤怒。」

 

我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因為我的精神已聚到眼前那位師傅的身上,我顫著手問:「這是我的身份文件?」

她笑得異常燦爛,我還感到有光從她的身邊放出「嗯,是呀。」

好刺眼……

我指著母親的一行「這是你的名字?」

她點頭笑說「沒錯。」

 

我青筋暴跳,用盡全力大吼「你多大?你的樣子怎樣也不超過三十!說你二十其實也給多了你,你的樣子根本和我差多年紀!你別告訴我你十歲就被人X了然後還把我生了出來!做身份也不是這樣做吧!鬼才相信!!!!」

 

我大吼,而且是第一次吼得這麼大聲,所有人都忍不住掩住自己的耳朵。

 

但!她卻笑得更燦爛,還有心情糾正我「正確來說,我已二十四歲。」

我大力的拍打桌:「這不是問題!問題是為什麼母親這一欄填的是你的名字!!!!」

 

她笑咪咪托著下巴「乖女兒,這當然是填我的名字~因為我是你母親啊~」

「你別欺負失憶的人!」

「哈哈哈,我才沒有,你當時是同意的~」

 

恩……被她這一說……難道我真的同意?沒理由的,那中間一定是發生過什麼!我用充滿疑惑的眼神盯著她看。

她拿起茶輕鬆的喝起來:「那你要去找回失去的記憶嗎?不過找回記憶也改變不了你是我女兒的事實啊~小白。」

我用眼神威脅她:「我不管,你現在給我解釋。」

 

她托頭「對了啊~你有沒有看你父親的那欄?」

我看著那張文件「我要撕碎這,反正全都是假的。」我用力撕,但,居然連一條裂痕也沒有。

這不是普通的紙嗎?我運用念,但還是沒反應。我喃喃「怎會……」

小傑他們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這張紙。

 

師傅賤賤的笑「乖女兒,用凝吧,為了保護這張紙,我可是花了很多錢找人對它下念的。」

然後除了雷歐力外,所有人都看「很多咒文。」

在這個檔上,這下了不少過五十道的咒文,只是一張這樣的紙,為什麼要這樣保護它,這是假的,所有資料也是假的。雖然不清楚,但我內心告訴我,所有資料都是假的。

 

「雲玄,拿來給我,我要把它做證據,要告訴老爸她又亂來,這次居然還收了一個女兒,你連婚都還沒結,第一次都沒有,這樣說出去能見人嗎?姐姐。」奇犽對我伸出手。

但我沒有遞給他,因為我看了父親那欄……我扭頭問小傑「小傑,你的父親……名子是什麼?」

小傑疑惑:「我父親?他叫金.富力士。為什麼突然這樣問?」

我指著父的那欄遞給他看「是這個寫法嗎?」

他看了看,點頭「嗯,是……呀………」

 

接了除了我大吼外,奇犽陪我一同吼「你給我解釋清楚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但她只笑,而且還十分悠閒的喝茶。

 

忽然,一把磁性的聲音傳進來「本來是想來個道別,但似乎聽到一些驚人的消失呢,親愛的小斯。」

這次終於到她臉色一變「哈哈,洛洛你們不是應該接到可愛的小窩金後回去基地,然後先是做一感動的再會接著再來慢慢的相親相愛一番嗎?怎麼還在?」

不對,你說的事根本沒一個人會做。

 

黑髮露出一個溫柔儒雅的笑容說:「小斯,我們這麼久不見,你不是應該和我們好好的聚一聚嗎?」

「洛洛,我知道其實你在介意這些敍舊的活動,所以呢~~再見。」她拿出手機,按了幾個按鈕後,門口突然向後退,然後幻影旅團的人消失。不,應該是說他們被地上會飛起的草地載走了。

 

她裝出頭痛的樣子:「嗯,要快點離開了,否則他們等會就會回來拆了這兒,真是危險份子呢,脾氣這麼暴躁可不是一件好事。」

不,這任誰都會生氣。

奇犽無奈的說:「他們會在飛行途中跳下來吧……」

「放心,我有偷偷用上結簡單的困住他們,他們不會在中途掉落,而且剛剛那塊地壇是糜稽特制,內有噴射系統,時速達200,本來我是打算給自己用,可惜呢~」

 

可惜?怎麼你的樣子怎看也不是在可惜而是在期待他們折回來要花多少時間。

 

她拍拍手令我們的視線集中在她身上:「你們幾個還發什麼呆,快藏起自己的東西,對了小白,你快去拿回你的武器。」

「嗯武器……我的武器

「嗯哼~去看清楚這間房子內所有武器的樣子,找回和你靈魂相連的它吧,它在等你。」

 

她的言語像是有魔力般,我總會聽著她的指示做。我站起,抬頭看著牆,很多形形式式的武器。

這幾句也是她今天最實際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