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是什麼?是一台不會說話、沒有感情、沒有表情、沒有痛覺、只會遵照命令行事的物件,它沒有生命。

但總是有人想要有生命的機械。

可以說這是妄想、不可能,不過,世上總有這樣的人,其中一個是我的主人。

 

經由他神秘的實驗,我成為是一個殺人機械,主人把我調教為最理想的殺人機械。

 

我不被容許有思想,除了主人外,要忘掉所有東西。今天見過的人,只要沒經主人同意,即使是同僚,明天便會忘得一乾二淨。

『完美像機械的人,一個戰鬥機械人』-這是他們的目標。

他們曾經成功,經過多年的調教,我成為最接近他們理想中的機械人,對任何東西沒有感情和感覺,不會思考也沒有自我,今天所見,明天已逝。

 

但那天,一切改變了。

 

那天是一個雷電交加的日子,那個人-我的主人邀請了幾位客人來到,帶他們去欣賞他最近戀上的石頭和炫耀他的財富。

主人命令我跟在他身邊,沒有目的,就是為了展示,因為我是沒感情的展覽品。

主人笑哈哈地說:「魯西魯先生,想不到你也對冰之心有研究。」

客人之一溫文的笑:「肯昔卡先生,言重了。只我和學弟剛好要做 "蘭芝菲爾王國"的研究,然後一查之下就找到你擁有他們的國寶,但我真的想不到你會答應讓我們觀賞。我真的很興奮,居然可以親眼看到實物,我本以為你只會把照片傳給我們的。」

 

主人大笑並拍客人的肩:「哈哈,我自己也是研究歷史出生,看見你們對歷史的熱誠,我怎會拒絕。哈哈,不過你們等等別別它嚇到,它比你們所知的體積大很多。如果不是出動吊機車,根本就拉不動,我當時可是花了很多方法,才能把它放進這兒。」

 

花了很多方法?不就是叫我們躺在地上,把我們當成運輸帶叫我們用力推嗎?

雖然是這樣想,但我還是像裝飾品地聽著,因為我不是人,是機械,只是腦袋還會做一點點的運算。

 

客人笑道:「難怪不請保鑣,因為根本不怕被小賊偷,一般人根本搬不動。」

主人立即自豪地笑:「不是啊,這你就猜錯,這東西就是保鑣。」

客人們睜大眼看著我,有些人臉上非常驚訝,但有些人只是板著一張臉。

 

剛剛說話的客人開口:「他只是小孩子,他有什麼能力嗎?」

主人得意地笑,因為他終於有機會向人介紹他的產品:「嘿嘿,你看錯了,他不是小孩子,他是我們家族精心培養的機械人,機動能力高,會乖乖地執行命令。雖然還在實驗階段,但我看呢-哈哈哈,就算是實驗品,也十分完美,每個人看到後都爭著要。可惜完成的只有一個,其他的還差一點,只要全都完成,就可以賣給各國的元首。魯西魯先生,如何?你有興趣嗎?」

 

客人圍著我轉一圈:「但他跟一般的小孩子無異,看不出來呢。」

主人像恐嚇人般指著我的武器:「嘿嘿,別少看他,有很多小偷或不法獵人都死在他手上,成為那斧的斧下亡魂。」

「看不出呢。」

客人非常好奇的打量我,主人滿意的笑,他說出來就是想其他人有這樣的反應。不過這幾個客人與之前的不同,居然有膽的碰我的武器,完全不怕被割傷。

 

客人問:「他很像活人,可以讓我們碰一碰嗎?」

主人笑著點頭並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那發問的客人笑,然後拍拍他身旁的另一位女客人說:「派克。」

 

真不知有什麼好摸,不就是一團肉,不過那主人經常也這樣,只是我已不能再有反應才找其他實驗品,因為我己不是實驗品了,我是完成品,不會再有任何感覺,不會再有任何表情。其他實驗品還有表情……不知是好還是不好。

 

客人很快就收回手並說:「他有體溫……他應該是真人……」

錯了,大錯特錯。

我已不能再做人了,我現在是只會聽從主人命令的殺人機械,只是他一開口,我就會殺了你們。除非………他說『你可以自由』。

 

不過這根本不可能,他太多敵人,要殺他和偷東西的人都要排地球一週了,我在這兒的……忘了多少年…對呢,我已被賣來這兒不知多久。

總之,在我來之後我便知道,我根本不能離開這兒,也不可能,除非我想變成屍體。

 

在這個大屋裡,我已看的夠清楚了,能活著離開的人,從來只有有錢的人。你們一副寒酸樣……不是能離的人之人,主人他,根本不可能讓陌生人進來甚至學者進入這屋。

似乎,他看上你們的皮囊。嗯……我的同類很快又會增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