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很辛苦的解答完他們的問題後,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傳出聲音問 對了,客人,我忘記了你們的氣味,可以讓我聞多一次嗎?

「欸?」所有人都聽得一頭霧水,我的問題有這麼難理解嗎?不就是叫他們說我聞多一次,我要記下他們的氣味。

我唯有一本正經的解釋 我忘了你們的氣味。

 

他們打量著我,帶頭像黑夜的人問:「你記不住我們的樣子嗎?」

我搖了搖頭 不記得,相處超過一星期我才會記得,我只記得你是帶頭的人,然後其中一位客人是有胸部,一位笑時很像賊子還十分聒噪,其他客人沒有印象。

 

我說像賊又十分噪聒的那人也說出一些建議:「你可以嘗試記住我們頭髮的顏色或衣著,我們還要相處一段時間。」

抬頭看他們 頭髮顏色?……一個像水,一個像黑夜,一個像禾草,一個像………意大利粉,還有這個是……沒看過的顏色……像什麼呢?

 

「藍色。」那個被我研究要怎去形容的人突然出聲告訴我。

 

藍色?什麼來的?我問他,我好像曾經聽過『藍色』,但我不明那是什麼的東西,所以決定問他們。

他指著他的頭髮說:「這個叫藍色,還有,我的名字叫飛坦。」

似乎他人挺好,居然會教我什麼是『藍色』。

 

而我也終於明白他們說的藍色是什麼樣,我看了看他頭髮一會,然後點點頭 嗯,我會嘗試去記的。那你們慢慢和那死變態享用早點。

 

*****第三者角度******

在17號走後,俠客笑:「意大利粉色,哈哈,他居然用意大利粉來形容派克,他果然有趣。」

瑪奇冷瞪俠客一眼:「被叫禾草也沒什麼好驕傲吧,俠客。」

派克也笑:「別玩了,那男人快要下來了。」

「是。」

然後各人繼續扮演自己的角色。

 

***********

 

不過真麻煩,為什麼要我去記住他們的樣子,我從沒打算繼續跟他們聯絡,而且記住他們的樣子,真的會對事情有幫助嗎?

算了,就聽他們的話一次,為了事情順利一點,努力去記幾天。只要事情成功的話,我也不用理會那些規條,只要能成功離開這兒。

看了看時間,既然他們在吃午餐,去找27號好了,我沒有經過她同意便把她拉進來,希望她也想參與。

 

27號,是在這屋內唯一知道我可以用腦電波和人溝通的人,而且她和我同年。雖然如此,但她只來了一年,算是新人,但她很厲害,所有基本訓練都可以輕鬆通過。

還有一點,就是她……比我更有女性特徵,所以那戀童癖的變態主人對她的身體完全沒興趣,第一天就直接的叫她做園丁和清道夫。結果我就因為在花園發呆被她發現,當時她不停說話,結果不知為什麼我們就變成彼此的訴苦對象,不過多數是她訴苦,我在聽。

 

她經常抱怨,說她當時太餓,受不了食物的誘惑,所以才會被奇怪的人捉到這兒,她一定會出去然後找捉她的人,然後把他殺掉,只是她想不到這兒的人是一個戀童癖的同性戀變態。

 

對了,『變態』這個詞語是她教我的,她說她之前住的地方有很多這種生物,她說出去後便會帶我去參觀。她知道很多事物,還有她更叫我去看多些書,但我真的完全不明白那些全本都是寫著蟲的書有什麼好看。

 

她經常跟我說她以前住的地方,這對我這種忘了外面的人來說,真的很有吸引力。嗯……大概是她來了後,我才會開始去想『離開』這事情,不過這不重要了。

 

另外我也聽那些實驗人員說她也很有潛質,她有機會是我之後,第二個會通過那變態實驗。大概在一星期後開始實驗……不過,過幾天她就可以出來。對了,還要殺光所有研究人員。

等等再跟那個帶頭,很像黑夜的人說。

 

27號她也很令研究人員頭痛,她完全不聽別人說話,只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只記得自己想記的東西,而且完全沒把變態主人的話放在心,上一秒說完,她下一秒就可以忘掉,比我更厲害。

 

走到後花園,我用腦電波喊 27號。

27號轉身看向我並對我招了招手:「小白,你來了,屋內來了很强的人。」

我點頭 我知道,他們問有沒有興趣拿回自由,我答應了他們,明天動手。

她鼓起臉頰:「唔,你太不夠意思了,居然沒跟我說。」

我摸摸她的頭解釋 計劃是今天早上才決定,所以,你要來幫忙嗎?

 

27號手指碰下巴:「嗯…也好,反正我也看他們不順眼,但那群人可信嗎?」

我搖搖頭 我不懂這麼難的東西。

她嘆了一口氣:「唯有靠我去觀察他們,以前在流星街都是我指示其他人做這些事,想不到來到這居然由我來做。」

我拍拍手稱讚她你很厲害。

她嘴角抽蓄了一下:「我剛剛那是諷刺你笨……算了,反正說了你也不懂。」

 

我點點頭 晚飯前我帶你去見見他們,他們有五個人,其中一人可以透過觸碰來看那人的記憶,很神奇。所以他們答應會幫我找鑰匙。

27號喃喃說:「是 "念"吧。」

念?我問她 ,這是什麼?完全沒聽過。

她搖搖頭:「沒什麼,但不要太相信他們。」

我點頭 嗯,所以我也說找到鑰匙才帶他們找他們想要的東西。

 

她笑:「哼哼~終於可以聽到小白你的聲音了。」

我的聲音?對呢?拔掉那個鎖後,我就可以發聲,我說 別期望,期望不是好事。

她笑著說:「失望的話便拿來嘲笑你。」

“好,那我去幹活了,等等再找你。” 說完,我轉身離開。

「早去早回。」

 

其實27號比我強,我知道,但她從不把實力展露出來,大概……因為沒必要。不知明天這兒會變成怎樣呢?明天之後,只可以再靠自己的力量了,如同27號所說,所有的人都不可信。

回到大屋,我什麼都沒想,再次變回一部機械,一部只聽從命令的機械,但暗中所進行的動靜,卻是除了變態主人外,所有人都知道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