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長大人,師傅叫我把這份文件給你,另外還有這個,要準時付款。」

從離開大屋至今,不經不覺便過了三個月,今天我又去流星街,屬於那群人的地方。原因是因為師傅-迪斯叫我幫她拿一些東西給他們,給了之後可以去找小滴玩。

 

「小白,你怎麼叫小斯做師傅了?」團長大人問我。

真是一個好問題,我也想知為什麼,我只是跟她一起上班,結果好像掀起一堆人在討論。最後由一位老伯伯說我是她的學徒,還一臉不懷好意地說:「還有誰想做艾力克的學徒,艾力克她絕對不介意操死他的。」

於是,就沒有再討論過。

 

其實討論我,我也不會理或有任何反應。不過那那位老伯伯說,方便我進出那個地方,否則那個怪人迪斯絕對會把事情變得麻煩,所以我妥協了,我不想跟怪人迪斯扯上太多關係。

 

「老伯伯,獵人會,說方便。」我無奈地向團長解釋著……喊他團長大人,是因為小滴教,說這樣那人便會得意忘形起來,不會刁難人。

「所以你真的在跟著她四處跑?」他有點驚呀的看著我。

我看著團長大人搖搖頭,雖然不太願意,但還是跟他解釋:「她,危險地方,我,留,老伯伯。」

 

我想起去她家的第一天,她突然笑著跟我說:「你要活吧,要活就要幹活,我現在給你XXXXXX,XXXX和XXXXXXX。放心,很易的,只是把這些娛樂八卦的新聞做簡單的分類,我做一次給你看,你之後自己做。」

經過這些工作,我發現我認識了很多東西,詞彙也比以前多了,特別是那些什麼『暗戀』、『明戀』、『調戲』、『性騷擾』等……但很累,有種腦袋隨時爆炸的感覺。

接下來她又會消失幾天,由獵人協會的老伯伯照顧我。

 

團長嘆一口氣,無奈地說:「她就不能乖一點嗎,不過,獵人的會長原來這麼閒。」

「認識?」我有點好奇的問,他們不是壞人嗎?老伯伯不是好人嗎?為什麼壞人和好人會認識?

他托著下巴思考然後笑:「不,只是……從很多地方聽過他的事。」

 

其實你們不認識也跟我無關,我剛剛為什麼會問?算了。

我左看右看,但找不到我想找的人:「小滴?」

他回答我:「她要去外面找她以前住的地方,你要去找她嗎?小白。」

我點頭。

 

他托起下巴看了我一會:「小白,可以說話,你為什麼不願說話?你說話時,像是說多一個字也不想。你是在討厭自己的聲音嗎?」

我呆住。

我討厭自己的聲音,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我的聲音和『她』很像。

 

所以,我一直不願說太多,我要忘記她,我故意不用口說話,那只會令我不停憶起。

在大屋裡,因為不能說話我才能忘掉。

但為什麼………

 

我害怕的看著團長,我眼中充滿驚訝和惶恐。

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他……為什麼要問我這件事……為何他會察覺到……

我……

 

「怎麼不回答我,白滇。」團長的臉孔在放大,我看上去,他完會是一個頂著百層樓高的怪獸,我不自覺全身在顫抖著。

他笑,笑得很好看,但在我角度,這根本是吃人鬼的猙笑:「你不是要找小滴嗎?快去吧,記得帶武器。」

 

聽到小滴的名字,我清醒一刻,便點頭,拿著十牙斧立即衝出出。大恐怖了,那人很恐怖,一首又一首以前她教我食人鬼的歌在腦海中響起,一首又一首小孩被吃掉的童謠也透過著她的聲音在腦中演唱。

但由於太害怕,我完全沒發現自己居然在流淚。

 

*****第三者角度*****

 

「團長,你嚇哭了她,被迪斯知道的話,她會拆了這兒。」俠客在白滇跑出後,突然笑說。

「我也不知她這麼容易哭,一點表情變化都沒有,很難猜測。」庫洛洛回,但看他臉上帶笑的神情,他根本是故意。

俠客搔搔頭:「你根本就是想迪斯過來拆了這兒。」

「嘿嘿,但也要她知道我們弄哭她。」

 

俠客低頭思考:「要無意被她知……太難了,故意的話她絕對不會理我們。」

庫洛洛笑:「借小滴用呢?」

俠客笑:「那我約迪斯今晚來吃飯。」

 

**********

 

「小滴。」找到小滴了,我找到她了。

她眨了眨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問:「小白,你怎麼全身都是血?」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太害怕了,剛剛只顧住跑,順著本能地把所有防礙我的東西我都把它們斬開。

她皺眉,然後大力的拍了我的頭一下:「冷靜,你怎麼一身都是血,雖然應該都是別人的。但你怎麼哭了?」

「哭?我?」我反問,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哭,也不認為自己會哭,因為太久沒哭過……

 

團長大人……很可怕,他的問題很恐怖……我不想再被問了……我不想回答,我不想記起那個原因……

她點頭,伸手碰我的臉:「你看,你滿臉淚水了。」

我看看她的手,真的有水……原來我雖然失去表情但卻沒有失去淚水。

「嗯……」我只是淡淡的表示我知道。

 

「發生了什麼事?」她問我。

我只呆呆的看著她,不知站了多久,我才吐出:「有食人鬼,吃小孩的鬼。」

 

之後,她用她有溫度的手替我抹去臉上的淚,然後她抱著我:「睡一下,醒來就沒有。」

我倚著她的肩:「嗯。」但沒有閉上眼,因為附近還有很多人,我問小滴:「他們,不用理?」

「你剛剛衝進來時,不小心殺了他們的頭領和副頭領,他們現在不知要做什麼。」小滴事不關己的解釋著。

 

又是我,我好像不像連累他們……

我誠懇的道歉:「抱歉。我不小心殺了他們。」

但他們卻握緊手上的武器,表情非常驚恐的看著我,我緊張的看著他們,深怕他們不接受我的道歉。

我再為自己解釋:「剛剛我緊張,沒想到一揮他們便被斬開。」

因為那群旅團的人都不會,而且還取笑我是不是沒有吃飯,居然連他們的一根頭髮都傷不到。

 

突然他們退後,然後大喊:「不要殺我!我不想死!」大喊完後便非常慌亂地離開我們四周。

我呆呆的看著他們離開,他們怎麼一面害怕我?我都沒有殺他們的打算。

小滴在我身後小聲的喃喃:「對呢,因為習慣了忘掉小白的眼神很兇,比飛坦和瑪奇更兇,而且樣子一面嚴肅又是面癱………所以只看她樣子的話,很自然會害怕她。」

 

我不理解她的話,只是後來怪人迪斯慢慢跟我解釋。

說因為我的眼神很兇,一個瞪眼便能把紙老虎到腿軟,雖然我是一直面無表情,甚至流著淚水。但我全身上下都是血,隨意看的人根本不會分辨那是水還是血。

而在那群圍著小滴的人眼中,我的整體感覺像極一個瘋狂的殺人狂,還在殺了他們幾個人後說:「沒想到一揮他們便被斬開。」

在他們的角度,根本就是居高者在對身下的螞蟻說:「呀,不小心踩死了。」

被她兇的眼神看到,就有一種『接下來我會被她殺』的恐怖感,所以那群人才害怕的捲起衣袖逃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