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我冷靜下來之後,我發現,房間的桌子和櫃子全都被我拿來砸向迪斯這白痴師傅了。所以現場是像是被小偷入侵,整間房子都一片凌亂,書本和家俱都散滿一地,而且位置全都更改。

 

而在我停止後,迪斯高興的拍手,一面讚賞看著看:「小白發飆起來也很可愛~可惜相機拍出來的效果沒有感受到的好,真是可惜……小白,你下次不知可以做什麼表情時,可以張大口,做出一副張牙舞爪的動作,一定會更可愛~」

 

欠扁!我就是面癱,哼!

 

雖然我剛剛真的有一刻想張開口咬她,但一聽完她這段話,我立即打消這個念頭。

不過……房間好亂………

 

迪斯催動她的念,變出一堆東西,那些東西也在幫忙整理亂七八糟的地方。她一邊收拾一邊高興的說:「小白的氣力真大,在揍敵客應該可以開啟三扇門,若果掌握了念,應該可以開啟四扇門。」

我雖然雀躍了一下,但又淡淡的說:「但打不過鬼,不能保護小滴。」

她認真的回我:「鬼不是用打的,是用符咒驅趕。」

 

……我重新忽視她,也開始收拾地上被我砸出去的東西並放回原位,我問:「你不是姓『艾力克』嗎?」

她一面理所當然的回「那當然是其中一個化名,即使是『揍敵客』也只是化名,我是根據不同的工作而使用它們,雖然『艾力克』比較特別,但我所有的化名我也有拿身份。」

 

我點點頭理解,但我還是十萬分的不願意承認她是殺手。相比她,我更像。

「好了,時間無多了,我要做殺手的工作,你乖乖在這兒看家。」說完要工作後,迪斯便從窗口跳了出去。

以我的認識,她的解說絕對是:「從窗口跳出去才有做壞事的氣氛啊~」

 

接著我也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俠客,我想問,師傅-迪斯,她……真的是殺手?」

電話中的人回我:『咦!小白,你不知道嗎?而且她還是揍敵客家家主的大徒弟。』

我十分認真的說:「不像。」

俠客笑了笑回:『小白,樣子是騙人的。我的樣子也不像窮兇極惡的大盜,所以不要相信外表,而且或許有些行為是拿來騙人。』

 

我還是震驚不斷,有些行為是騙人……於是我問:「所以她怕小狗也是騙人?」

電話那方的俠客突然靜默起來,最後他說:『……她……是真的怕小狗……』

聽完這個答案,我感到我嘴角微微抽了一抽。我再強調道:「她是殺手。」

俠客嘆了一口氣:『小白,世上有些事情是無解的。她的確是殺手,但也真的怕小狗。』

 

忽然,我想到一個問題,我問:「團長大人和小狗,她怕哪個?」

俠客忽然大嚷:『小白!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在這兒是禁忌!』

「禁忌?」沒聽過這個詞語?禁是禁止吧?那忌呢?

沒讓我自己苦惱,俠客解答說:『就是不可以說的意思。』

 

我有點好奇,所以追問下去:「為什麼?」

『因為答案實在太傷人自尊心,記住,別再問這個問題,知道嗎?』俠客十分認真的叮囑我。

「啊。」我和應了他一聲,所以結論是小狗比團長大人恐怖,所以相比惡名昭彰的幻影旅團,迪斯更怕小狗。

 

俠客忽然又問:『小白,你怎麼要問我,不直接問迪斯?還是她不想回答你?』

「我有問,她有回。」我回。

他有點不耐煩的說:『有就不要問我,我很忙的。』

我鬱悶的說:「但不像,一點也不像,所以我不相信。」

 

『……小白,你一定沒見過她動手殺人了。』俠客肯定的說。

我點點頭:「沒,很恐怖?」

他否定:『不,一點也不恐怖,但絕對會覺得自己患上精神分裂或看見幻覺。』

「複雜。」我完全聽不明俠客的解釋。

他笑:『嘿嘿,或許吧。不過在你看過之後,你就會明白,她根本就是幻覺。』

 

「啊。」然後……我好像沒有東西要問俠客了,所以:「再見。」。

『喂喂,你問完事就掛線?你應該要跟我們聯誼一會。』俠客忽然說。

「聯誼?」我微皺眉頭,俠客又說了一些我不懂的字詞,他就不能說一些簡單一些的字嗎?

俠客高興的解釋『就是做一些活動增進感情。』

「增進感情?怎做?」我立即問,我想要跟小滴再增加感情,最近都不像以前可以天天見,我不想她忘了我。

 

俠客開心的笑:『哈哈,很容易的。而方法,你可以說些最近的事,例如你在幫迪斯做什麼,還有迪斯最近忙的資料內容是什麼。總之說一些有用的資料給我們。』

 

我點頭安靜的聽著,想不到俠客人還真好,而且還很有耐心的跟我解釋和教我怎去做。 (謎:大誤呀。)

 

我聽完後問:「所以說了之後就會增加感情?」

他肯定的回答我:『沒錯,大家都很聽得很開心。』

大家?不重要的人我才不管,重要的人只有一個,我問:「小滴也會?」

『小滴當然也是。』他回答。

我點頭:「我知道了。」

他笑說:『那記得有空便過來。』

 

和俠客掛線後,我便把電話撥給小滴,我跟她說:「小滴,俠客教我要跟你聯誼。」

小滴困惑的反問我:『聯誼?他剛剛跟你胡說八道什麼?』

「他說聯誼後可以增進感情,叫我說最近的工作給你聽。」我平淡回答著,但其實我很開心,因為可以和小滴增加感情。

她沈默一會說:『嗯……俠客好像跟我說什麼拿免費情報……嗯,算了,我忘了,反正他的話都不重要。那小白,你記得什麼就跟我說什麼就可以。反正我一會兒後都會把東西忘掉。』

我高興的點頭:「嗯,那我跟你說,剛剛我第一次發飆,然後拿東西砸迪斯………」我把這幾天發生的事都跟她說了一遍,說完便去睡覺。

 

謎:俠客這真是拜託錯人了,居然找小滴問情報。

小滴:剛剛小白跟我說了一堆東西,但我又忘了。

俠客:(吐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rrose
  • 俠客,你傻了!(指) 俠客,你弱了!(戳)
    小滴~趕快把小白娶回家吧(咦?)

    迪斯:金,小白今天發飆了呢~把家裡的東西都砸了(開懷笑)
    這裡是好媽媽正在跟壞爸爸進行的電話聯誼

    壞爸爸是因為金把小傑丟下!
  • wwww 俠客沒傻, 只是人生經驗不足, 結果被我這個後媽玩弄. (被拖走)

    對吧, 小滴是女主 (謎: 俠客呢)
    所以故事到最後是小滴和小白雙宿雙棲 (大誤)

    壞爸爸聽到後一定會大笑「啊啊, 真不錯的交流, 而且訓練的難道還可以強強。 」
    (這一對其實是笨蛋夫妻)

    某狐某V 於 2011/10/17 22: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