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若仍相信和喜愛童話的人,請慎入,這篇有嚴重扭曲。

 

 

晚上,我跟著迪斯回家裡。

今天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情報部的大家也可以放工。

 

所以十分難得,我會在家接受迪斯的訓練,但!絕對比在獵會狠辛!因為這間屋超多陷阱!

 

我前方的迪斯自信地笑了笑:「好了,事情搞定了,現在要先訓練你的警戒心,你太低了,居然讓洛洛站在身後也沒察覺,這是致命傷。而且沒殺氣了,雖然不用像飛坦那樣強烈,但至少也要有俠客的程度,等等去問俠客。」

 

殺氣?那種冷冷的風?對了,我都沒見過她發出殺氣 ,所以我指著她:「你呢?」

她撇過臉,搔搔頭說:「…哈哈……我忘了怎樣放,所以別問我。」

忘了放?但你不是殺手嗎?我也這樣問了出來:「……你是殺手。」

「不!我只是兼職,我的正職是一個文弱的情報員,只是最近多了個叫獵人的牌照。」她連忙晃手搖頭否認。

 

「文弱?」文弱這個形容詞我懂,我沒記錯的話是指那些非常沒用,一拳可以打到他哭的人的意思,怎麼,迪斯說她文弱?難道我真的記錯詞意嗎?

她點頭:「當然,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文員,你也看過我的工作環境,都只是對著電腦和文件,一點危險性也沒有,當然是文弱的我的首選。」

想著想著,我完全搞不懂是我的問題還是她用詞不當,我苦惱的說:「………我去練習好了。」而且還要看多幾本字典,到底是我錯還是她錯。

 

迪斯愉快的點頭並說出今天的行程:「嗯,好~現在先是蒙眼躲子彈,之後是再套上耳塞躲飛刀,最後是拿著吊著石頭的繩睡覺~」

躲子彈和拿著石頭睡很正常,但是飛刀的話……我淡的問:「有毒嗎?」

「當然有~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算好份量,不會致命的~你現在先做揮動練習。」她還是非常愉也的回我。

「……嗯。」苦澀的應了她一聲,她開始為練習找道具,而我則在旁做『揮動十牙斧一天五百次』的練習。

 

一輪訓練後,我們去洗澡,迪斯幫我搓頭髮時問:「小白,聽過白雪公主的故事嗎?」

我搖搖頭問:「沒有,那是什麼?」

迪斯笑了兩聲:「哈哈,一個非常可笑的故事,特別看完它的原著後,那感覺更加的可笑。」

「故事……」曾經那個人……她有說,說的故事有王子,有公主,還有騎士。

 

她經常說公主和王子一起幸福快樂生活,身旁有騎士守護,她很喜歡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她很喜歡王子……但王子身邊太多公主,自己沒有騎士……所以,她最後被其他公主趕走……

結果,王子根本不是公主的,公主也不是王子的。或許因為她沒有騎士……所以我才想做她的騎士……

 

迪斯會說故事嗎?是她放在床頭櫃的故事書吧?我問:「故事,內容?」

她笑了笑:「嗯,在另一個世界廣泛流傳的『白雪公主』。故事是說一個漂亮可憐又心地善良的少女被妒忌她相貌的後母逼害,那位後母用盡千方百計去謀殺少女,為的,就是成為『全世界最漂亮的人』。不過後母她失敗了,少女仍然生存。然後,有一天少女因要避開她後母派來的殺手,她逃進森林,接著她遇見幾個心地善良的小矮人,小矮人救了她、借地方給她住,令她逃過一劫。不過那位心地邪惡的後母沒放棄殺死少女,還假扮成一個老婆婆,送了一個毒蘋果給她吃。」

 

我忍不住問:「吃了嗎?」

迪斯點頭並用不屑的語氣說:「嗯,那少女居然沒有戒心的吃了,接著便進入死亡。小矮人知道後十分傷心,便造了一個十分華麗棺木給她,然後一位英俊的王子碰巧遇見,覺得她很漂亮便吻了她。」

 

「變態。」覺得別人漂亮就吻人,根本是在發情,我也將這想法用腦電波跟迪斯說。

她立即坐在地上哈哈大笑:「哈哈,我等等再跟你說原著吧。故事還沒完,被吻後,那少女奇蹟的蘇醒了,原來她剛剛只是吃蘋果時被蘋果噎住氣管而導致呼吸不了,而王子的那一吻令那口蘋果吐出來,然後王子便和那少女過著幸福快樂生活。」

 

然後她就笑著看我,我歪頭問:「沒了?」

她點頭:「嗯,沒了。」

我更疑惑:「沒有報仇?」

她搖頭並解釋:「沒有,因為那位白痴少女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公主。」

我下了一個評語:「白痴。」

 

她掩嘴笑了笑:「你聽完原著,深信你會另眼相看。」

看她那奸詐的笑容,我很自然被她牽著話題問:「那原著是?」

她伸出一隻手指:「首先,是沒有後母這生物,那位邪惡的人是她的親生母親。」

我歪頭想了想,然後點頭:「正常。」因為如果是毫無關係的人,為何要設計殺對方,而且還只是為了誰比較美,太無聊。

 

她滿意的點了點頭並伸出兩隻手指說:「嘿嘿,第二,會想殺那少女的原因,是因為那少女跟自己的爸爸,即那女人的丈夫有一腿,上過床,還被發現。」

我呆了,過了一會我說:「……全家都是變態。」

她伸出三隻手指:「嗯~三,那位少女是超笨的人,她跟本就在小矮人的家等吃,所以當有人送東西給她時,她就毫不猶豫收下。她這種人就是真正『只懂吃不懂做的白痴』。」

 

我點頭:「難怪會吃陌生人的食物。」

接著她伸出四隻手指:「四,那就是那位王子有戀屍癖~所以看見這麼一具漂亮的屍體才會有吻她的動作,而且那王子也不英俊,還是患有自閉症的人。」

 

我點點頭,代表我明暸,只是……這故事真實得有點不像故事……

 

她奸笑:「嘿嘿,到了最後,那少女用『不將王子有性障礙』的事來威脅王子跟她結婚,然後動用王子的財力,逼死她的母親。過來,幫你擦乾頭髮。」

她邊說邊對我勾手指,用毛巾示意要擦身。

 

逼死母親?我立即睜大眼問:「如何逼死?」

她彎起眼眼看著我:「你對這有特別的興趣呢~小白~想起什麼?」

我討厭她這個樣子,這會讓我想起那討人厭的團長,我轉過頭不看她:「不說就算。」

「炮烙。」她說。

「炮烙?」我疑惑,什麼來的?又是一個我沒聽過的詞語。

 

這次,她沒解釋,只是淡淡的說:「她讓母親穿上燒紅的鐵鞋,並讓母親不停跳舞,然後她的母親就被活活的被燒死。」

我點頭。

 

「你也想這樣做?」毫無預警的,迪斯這樣問我。

我……雖然到現在還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但並不代表我沒感覺。被她這一問,我有點慌,我低下頭說:「不知道。」

 

我聽到她呼了一口氣,她拍了拍我的頭,然後緊抱著我:「這是你的人生,你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止你,只要你不後悔就可以。」

我也轉身緊抱著她,把頭埋入她懷內「嗯。」

 

過了一會,她見我沒反應便拍拍我的背:「好了,快點刷牙然後去睡覺。」

「……」放開手,我看著她,有個問題我想問,但又不知可以怎問。我半開著口,但就是不知道可以怎問。

她扯我的臉頰問:「怎麼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看著她的臉孔,明明只是比我大一點而且還一副娃娃臉,出街的時候還曾被人問是不是剛放學,所以和同學一起逛街。但,有時候,她卻給我一種看透世事的感覺。

 

我搖搖頭:「今天可以一起嗎?」

她突然抱著我轉圈:「當然可以~但小白你居然會向我撒嬌,我真的很高興~」

我問:「撒嬌?」

但她沒有回我,只叫我快點刷牙……直到後來,我查字典時,才明白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玖熐〃
  • 來灌水了,順便想問一下,撲浪怎麼玩啊?看了好久都不會用= =
  • 啊, 就是.....聊天之用, 你當它作留言版就好.

    某狐某V 於 2011/10/23 0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