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角度****

 

幻影旅團的找人比腕力,難得眾人十分有男仕風度的讓兩位小女孩優先比。白滇對小滴,而其結果是白滇居然勝了,於是他們便派出派克諾妲、庫嗶然後是俠客,而結果還是白滇勝出。不過再到瑪奇時,終於白滇終於被擱倒,但以一名非旅團的人來說,手臂力相當驚人。

 

俠客看著自己的手腕問白滇:「小白,你本來也是這麼大力嗎?」

白滇歪頭,然後看向小滴。

小滴聳聳肩:「小白在學念前,右手力度好像已和我差不多。小白,我們下次來比左手吧。」

白滇對著小滴點點頭。

 

俠客眼神變認真,他站在一旁思考。

信長用手拍打白滇的頭:「小白,也要跟我比嗎?」

白滇疑惑的看了信長一眼,然後問:「你是誰?」

聞言,所有人大笑,芬克斯更說:「哈哈,信長,你太沒存在感了,小白完全不記得你的樣子。」

信長太吼:「囉唆!」然後拔出刀追斬著剛剛笑他的人。

 

現場一片混亂,但俠客卻冷靜的走近白滇,他問:「小白,既然你這麼大力,為什麼以前不直接扯爆小滴身上的鎖?那個鎖其實很易壞,只是有個小型炸彈比較麻煩。但只要你試多幾次,」

白滇眼巴巴看著他:「鎖是要用鎖匙開的。」

「欸?」俠客和一旁在聽的人一同用古怪眼神的看著這一位小白。

白滇重覆著:「鎖匙。」

 

俠客想了一會後,嘴角抽了一抽問:「小白,你是想說,因為有鎖匙,所以要用匙去解鎖,不能打破,對嗎?」

小白點頭。

俠客聽完後,半石化了,他僵硬的說:「但鎖匙被人藏起來,沒有鎖匙,那就應該要打破那個鎖。」

小白淡淡的回:「找。」

俠客和聽到答案的人不若而同的嘴角抽了抽,俠客有點無奈的問:「你沒有想過打破那鎖不是比較容易嗎?」

 

可惜,小白完全不明白他問這個問題的目的,只反問:「有鎖匙,為何?」

小白的這個答案完全令身邊的人無言以對,富蘭克林也問:「……小白,你有沒有想過找不到鎖匙要怎樣?」

小白搖頭:「不會。」

芬克斯接著問:「不會?什麼不會?」

苦思了一會,小白決定用腦電波說: "不會找不到鎖匙,那人不會弄掉鎖匙的。"

 

小滴拍額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友人:「小白……」然後對著現在的同伴說:「不要問她這麼深奧的問題,她不會想得通,我就說她很笨。」

芬克斯搖頭:「這已是很簡單的問題,只是問她為什麼不打破那個鎖。」

小滴用手指點著下巴,然後思考了一會後便說:「因為她太笨。」

「………」芬克斯無言的來回看著小白和小滴,他說:「你們果然是朋友。」

 

俠客按著耐性問:「小白,如果真的不少心弄掉呢?你會破壞那鎖嗎?」

由於問題們一直沒完沒了,白滇完全已不想開口,她直接用腦電波說:"不會,弄掉了,重新配一條新的匙不就好了嗎?" 而且小白還是這樣理所當然的回答著。

伴隨這個答案,還有幾聲人類不小心摔倒的聲音,但犯人依然渾然不覺,繼續在發呆。

 

富蘭克林皺眉看著小白問:「…………小白,你知道小偷是怎進別人的屋偷東西嗎?」

小白點頭: "拆門進屋還有爆鎖進屋。"

富蘭克林點點頭又說:「你那時可以學他們爆鎖然後逃出去,你為何不這樣做?」

 

"我不是小偷,為什麼要我學小偷?" 小白很誠實的回答。

這個答案讓富蘭克林也啞口無言,並令俠客有一刻想撞牆的衝動。

俠客碎碎唸:「為什麼會有這麼笨的人…為什麼呀…」

 

芬克斯大喊:「你雖然不是!但你可以轉行做小偷!」

小白反問: "為什麼?我不想做小偷。"

芬克斯抓頭大吼:「……喂!找人跟這白痴說!」

小白樣子平淡但語氣是生氣的回道: "你別胡說,我才不白痴!你這個腦內只有肌肉的笨蛋是最沒資格說我。"

芬克斯咬牙說:「欸!!你說什麼!」

 

"我只是在說出事實,況且你問十個人,十個都會說我形容得好,還是你找到例外?哼!" 小白很有氣勢的嗆他,但,她的樣子……

「你………」芬克斯很有氣勢的喊了一聲你,便面容抽蓄的看著白滇。

俠客走過去拍拍他的肩:「早就叫你不要跟她吵架,很沒勁的。」

芬克斯臉容扭曲說:「與其說沒勁,不如說心理不平衡,明明腦肉聽到她很有氣勢的罵我,但她的樣子平淡到不能再平淡,所以……剛剛真的是她罵我?她的樣子完全沒變化,連眉也沒動過……看得好辛苦……」

 

芬克斯一說完,各人的腦內就傳來小白的訊息: "辛苦就不要看,你可以看著牆跟我吵架,我不介意。"

然後芬克斯終於忍不住抓狂:「嘩!不行了!我要找窩金吵架,我受不了這面癱!」

小白淡淡的揮了揮手: "再見,好走 不送。"

 

看著激動衝出去險些氣到吐血的芬克斯,然後再看看表情平淡的臉癱小白,各人暗自心想『找團長也絕不找小白吵架。』

 

俠客流了一滴冷汗,然後搭上小白的肩膀:「小白,回到剛剛的話題,你可以做小偷,這樣就可以光明正大爆鎖了。」

然而,小白的答案還是一樣:「我不是小偷。」

俠客皺眉,上下打量小白,最終他問一個白痴級別的問題:「……小白,你知道我們的職業嗎?」

小白點頭說:「強盜。」

 

俠客聽完,放心的擦一擦汗然後說:「嗯,你都跟了我們住一會兒,你有沒有將自己當成強盜一份子的自覺?」

小白沒有猶豫的搖頭:「沒有,我沒加入。」然後指著小滴:「只有小滴加入。」

「但你是她的朋友。」

「但我沒加入。」小白還是十分堅持的說。

 

聽完小白的答案後,所有人都有一種像是雞跟鴨說話、口跟鼻講話、人跟魚是永不能溝通的無力感。這種等級不正是地球人和火星人溝通的結果嗎?

無言了好一會兒後,俠客轉頭看著其他成員說:「………各位,我要改賭注,我現在要賭她是強化系。」

所有人都點頭,更有人說:「的確呢。」

小滴更加一句:「而且小白還是天然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