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格那回到店子卻找不到一個人,無奈之下只好張開眼四處找人,還好在不遠處便找到人。他沒沒立即上前跟他們匯合,而是在一旁靜靜觀看了一會:「他們還真喜歡一群人聚在一起呢,不過……原來有趣事發生。」

丹格那適時裝尋人的模樣大喊:「阿綱、隼人、武、京子、小春,你們去了哪兒?」

「丁鈴!」京子和小春大喊。

丹格那說:「啊,京子小春都在呢?」他懶散地揮動導盲棒朝著她們的聲音走過去,並又再一次把人群一分為二。

他帶點戲謔的問:「嗯哼,怎麼氣氛這麼嚴肅,發現浮屍嗎?要幫忙處理嗎?」

「呃……不是。」綱吉被丹格那的問題弄得手足無措。

 

這時三個皮膚黑實的男子在低語:「唷唷,又多了一個正妹。」

「學長,你看她的腿。嘿嘿嘿。」

雖然是低語,但還是傳進丹格那的耳裡,但他裝作沒聽見。

 

他緩緩勾起嘴角問:「對了,你們怎麼都聚集在這兒?我回到店子時一個人也沒有,我還以為你們被怪獸叼走了。」

綱吉無奈又尷尬:「呀……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所以……呃!小心!」

 

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名黑皮膚的人已繞到丹格那旁並想伸出狼爪:「唷,你也是學妹嗎?我是你的學長,來跟我們一起去玩。」

但他才剛伸手,山本便擋在他們中間,丹格那立即皺起眉頭,萬分不悅地抱怨:「武,你擋住我了。」

他不悅的原因是若山本沒擋住,他的武器便會狠狠的打到黑膚色的男子身上令他成為浮屍。

 

山本笑了笑:「哈哈,不這樣的話,你會怎處置他們?」

「怎處置?嘿嘿,你覺得我會怎樣呢?」丹格那把玩手上的導盲棒,靈巧的在指間上打轉。

山本拍拍他的頭,用安撫的語氣說:「我們是來玩的,別這樣,我們會用我們的方式去解決這件事。」

「對,正是因為來這兒玩,礙眼的垃圾當然要動手清理。」說完又嘆一口氣問:「不過我也很樂意聽聽你們的方法,有什麼好方法嗎?」

 

山本燦笑:「我們剛剛已答應跟他們進行一場游泳比賽。」

黑皮膚的男子猙獰的笑:「啊,看來你們真的要跟我們比游泳,不要後悔啊,學弟。」

山本點頭:「放心吧,學長。我們,是不會輸的。」

 

丹格那讓開位置退到綱吉身邊:「武有一種會令人有安心的感覺。」

綱吉害怕但又帶點安心的點頭:「嗯!還好有山本在。」

聞言,獄寺立即自信滿滿拍心口道:「首領!我游水也很在行,我絕對不會輸給山本的!」

「隼人,你在比賽前應該要認清對手。」

爭拗暫時結束,兩隊人各就位,笹川了平坐在救生員的坐位上大喊:「那我來做裁判員。」

 

丹格那心情本來因剛剛的事而心情不好,在聽到笹川了平大喊的現在,他的心情可以用爛掉來形容,雖然仍面露微笑,但整個人散發出黑色的氣場,令京子和小春也不敢跟他太接近,只有里包恩穩坐在他的肩膀上。

他跟里包恩低語:「直接把他們打趴不是更快嗎?只不過一堆雜魚。」

里包恩理性的分析:「用你的做法,京子她們有可能會受傷。」

丹格那自信地笑:「我可以在她們沒受傷前把那些人全都打趴,而且他們不是就手旁觀的人。」

 

「但這樣的話,阿綱他便會不學會游泳,作為一個首領,一定要迫他學懂。」

聽到里包恩的這一句後,丹格那低頭考:「嗯………你是想跟我說,這個比賽是你故意的做出來,這是授課的題目。並且……連來海灘都是為了這個吧?」

里包恩搖頭:「才不是呢,只是剛好有人出來挑戰,這是湊巧。」

 

「……………」丹格那內心一陣無言,他覺得與其說是湊巧,倒不如說是經過多方臆測和計算。例如……用兩位可愛的妙齡少女引出一堆海灘的廢物,不,是一堆不論前世和今生都沒女人緣的小混混,現在更是長出一副淫賤尊容的人渣。接下來當然是英雄救美,善良又好騙的綱吉就會為了保護兩位少女,答應比賽。

 

亂七八糟地想了一通後,丹格那只好無言地看著接下來的事,同時在心裡再次下定決心不要被里包恩賞識,只要當他是小混混就好。

 

「喂,小妹妹,你一個人來玩嗎?」

因為丹格那怕人多的地方,所以坐在比較後和少人的地方,於是便被一些路過的男子組關心。

丹格那對那些人笑了笑並指著肩上的里包恩:「當然不是,我是跟他在一起。」

「跟弟弟一起來不會很悶嗎?不如跟哥哥們來玩一玩吧?」又一個男子說,雖然他們的話很普通,但他們的目光卻令人不愉快。

 

丹格那冷笑,銀色的眼瞳掃向搭訕者,他小聲說:「里包恩先生,這些是我引出來的,我自己解決,可以嗎?」

里包恩瞟了他一眼:「你連殺氣都散發了出來,是被雲雀教壞了吧。」

「跟恭彌無關,只是呢……好心情被破壞這點,令我有點火大。」丹格那暗自轉動拳頭。

里包恩從丹格那肩上跳回沙上:「那記得不要做得太過份,我現在不想惹事端。」

「放心,不會影響到阿綱,也不會被任何人知道。」說完他把一袋貝殼和導盲棒交給里包恩。他站起走上前,微笑回:「好呀,我也悶壞了大哥哥們,我們去那一邊玩吧。」

 

若是平常,丹格那絕對會拒絕,但現在他的心情真的很糟,需要一些沙包來舒解心情。

─ 一會兒後 ─

丹格那拍拍手上的沙子,看著躺在地上那幾個被他打趴在地上的搭訕者,他燦爛地笑:「我玩得盡興,謝謝喔,大哥哥們。可惜時間不早,我要回去了,再見。」

「嗚…怪…怪物…」

 

無視那些人的話,他走回先前待的地方:「怎麼比賽還沒完?現在才輪到阿綱,是我太快嗎?」

里包恩回:「如果獄寺和山本不是突然在那石頭的背後消失,比賽早就完了。」

「消失?」眺望了一下後,丹格那沒趣地說:「那堆廢物居然耍賴嗎。」

「哼,可惜他們很快便會明白什麼叫碰壁。」里包恩勾起一個冷笑。

丹格那笑:「似乎是呢。」因為只要靜下心聆聽四周,便能聽到在左邊的岩石群傳出打鬥聲,中間還夾雜了一些悲鳴聲。

 

里包恩又說:「那你繼續待在這兒做你的觀察,我要跟著阿綱。」

丹格那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他笑:「哈哈,觀察這種東西,隨便寫幾句就可以,根本不用認真的做。」

「哼哼。」里包恩跳起,坐在一隻鳥上飛向綱吉。

 

丹格那則鬆一口氣繼續看著事情的發展,綱吉在中斷忽然轉變方向游向一個險些遇溺的小女孩,接著便加速游回岸。

「嗯……真是善良的首領……」他抬頭望向天空,緩緩舉起右手:「果然,有些東西不用眼看的話,是永遠都感受不到,但……會不小心加入太多自己的主觀意見,這不是好事。」

丹格那看了看阿綱又看了看天空:「如果高哈根的首領後補是阿綱,那該多好呢……」

 

勝出游泳比賽後,里包恩便集合所有人並宣佈:「時候不早,回去了。」

丹格那小步跑過去山本身邊:「武,我累了,要睡覺,所以可以坐在你身旁嗎?」

山本無奈的看著丹格那:「你該不會又……」

丹格那點頭,然後裝弱小:「還是你討厭……我…是我做了什麼嗎?」一邊說一邊裝出傷心的樣子。

 

山本僵了一僵,立即打哈哈:「哈…哈…沒有沒有,我借我肩膀給你。」

丹格那得逞的笑並稱讚:「我就知道武你人最好。」

山本無奈地苦笑:「哈哈……」

眾人無言看著被陰的山本,然後一致的忽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