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徵:腸胃健康,身體健康和胃壁比正常人強三倍的人來廚房幫忙。當然,最好就是有高強的抗毒的能耐~放心~有事時我會找最好的醫生給你們~』

 

我看著這張由迪斯隨便手寫的徵人廣告,我無言的看著要求,接著便無視它,轉身去小滴的房間。

「小白!!!!」俠客用淒慘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

我停下來,但絕對不是自願停下來,而是有好幾個人抱著我的腳,我走不了。

 

我冷眼的掃過腳邊的人們:「放開。」

「小白!!!!」拿劍的大叔。

「小白!!!!」大塊頭窩金。

「小白!!!!」金毛芬克斯。

他們淒厲的聲音像交響樂團的進行曲,此起、彼落。

 

「你們可以不吃。」我無奈的說。

「小白!!!你根本不明白你師傅是一個多麼卑鄙的小人!你知道嗎!如果沒人答應,她會用相片要脅我們答應!」他們四個非常一致的說。

「你們的事。」下一句不用說當然是與我無關,你們又不是小滴,我才不幫。

 

「我來吧。」一把溫敦的聲音響起,我在我耳裡則有如惡魔的嚎叫。

「團長!」他們再度非常一致的喊。

他露出惡鬼般的笑容說:「我去跟她談談。」

我皺眉,然後轉頭入廚房找迪斯,我還是討厭他,我要叫迪斯不要和他說話。

 

「師傳……」才喊兩個字,我呆了,為什麼他……為什麼團長大人會比我更快去到廚房…

 

他們感到的的存在,他們同時轉向我,師傅燦爛的笑著向我揮手:「小白,你也要吃嗎?」

團長大人擋在師傅身前,露出惡鬼的笑容說:「小斯,不要鬧她,你也知道她是找小滴玩,她只是來找水喝。」

師傅用手肘輕輕往團長大人揮去:「你就不能讓我自滿一下嗎?洛洛。」

團長大人輕鬆的接住手肘,他笑:「那等你的食物完成才自滿吧,剛剛就是因為你分心才失敗。」

 

「嘖!」師傅嘖了聲便把注意力放在她面前的爐上,「小白,你快點去找小滴玩。」

我無奈的回:「好……」

而這時,團長大人的笑容更令我厭惡,他說:「你快走吧,小白。」

我本來是想叫師傅不和團長大人說話,但現在卻被團長大人快我一步,並叫我走………這感覺真討厭。

 

我快速轉身離開,然後聽到師傅突然說:「喂,洛洛,你給我走開,你黏太近了!放手!我最討厭就是被人碰我的手!」

「這不公平啊,小斯。而且我這是擔心你又煮爛了食物。」團長大人悠悠的說。

但……黏著?我轉身看了廚房裡頭一眼,一幕恐怖的畫面映入我眼簾,我看到……

 

<團長大人的身體完全貼著師傳的背,右手包緊著師傅的右手>……

 

我定格。

我也明白什麼叫啞口無言。

因為我現在也是這樣。……這是『人O情未了』的廚房版嗎?我有點傻眼的看著。

 

「放手!庫洛洛.魯西魯!還有不要攬著我的腰!」師傅生氣(?)的大吼,但表情完全看不出她在生氣。

團長大人像是知道師傅不是真的生氣,於是笑:「嘿嘿,你是討厭還是不習慣?」

 

然後……這環境氣氛……為什麼這麼像我最近八點在電視上看見的鄉土劇……

這……到底是我眼花還是團長大人故意……

 

「我討厭,你應該很清楚,還是你皮癢了嗎?」師傅再次大吼。

團長大人笑了笑:「是是,我放手。不過小斯,你的臉紅透了,連頸都紅了,你真可愛。」

 

我打了一個惡寒,可愛?師傅可愛?……她在某些地方是很天兵,但用可愛……用可愛……感覺,很噁心。

然後,師傅的反應和我一致。

 

「靠!你給老子閉嘴,害我打了一個惡寒了!還有什麼臉紅,小西跟我臉貼臉、頸貼頸時我都沒臉紅,你別把你的想像力放在我身上。給我乖乖涼在一旁,要找女人就去青樓!我最討厭就是聽到這種噁心巴拉類型的說話!」師傅努力的瞪向團長大人,只是……由身高來看……沒什麼威嚇力。

 

但青樓?什麼地方?青色的大樓嗎?但青色的大樓會有女人嗎?恩……等等去問俠客。

 

廚房再度傳出聲音:「但你自己經常說這些話。」團長大人淡淡的提醒著,我也點頭。雖然我很討厭團長大人,但他的這句話真是太對了。在師傅工作的地方,沒一個人沒被她調戲過,她連老伯伯也不放過。

 

師傅賤笑反駁:「你管我~我就是喜歡對別人說,不喜歡別人對我說,懂了嗎。」

 

師傅……你這個大笨蛋,你應該說你只會調戲金,其他人都是附帶。 (重點錯)

 

「那對我說。」團長大人忽然爆出這一句話。

 

………

……………

………………

原來……團長大人想被師傅調戲,果然這兒沒一個正常人。

 

停頓幾秒後,師傅的聲音再出現:「……洛洛,不是我不想說,而是你的樣子實在吸引不到我。你死心吧。」

 

現在的對話又是怎麼一回事……感覺就像男方拒絕女方求愛?所以師傅你在和團長大人演八點檔嗎?

但!太捧了!師傅你太捧了!快點拒絕多些團長大人幫我報仇。

 

團長大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你真是冷淡,我邀請你這麼多次你都拒絕。」

師傅則很流氓的回:「欸?難道所有人對我發出邀請我都要答應嗎?欸?那我豈不是很忙。啊,食物熟了~你走開,別妨礙我拿碟子。」

「我幫你吧。」團長大人用令人發麻的聲說著。

師傳笑:「隨你,先說明我不會付錢啊~」

「你只需要答應我的要求就可以。」團長大人還是繼續遊說著師傅。

 

真不要臉,被人拒絕還繼續說……對了,我記得,這個行為叫無賴!團長大人在耍無賴。

 

「你……很吵,給我用口來吃東西,不要再吵我。」師傅黑掉一半臉,然後用叉子把食物塞到團長大人的口前。

聞言,團長大人苦笑搖頭,但還是張口吃掉食物。

 

這感覺……怎麼我突然覺得廚房內的氣氛和平時不同……而且還有種容不下其他人的感覺……

師傅是我的,但現在卻覺得她不是我的,這感覺很難受。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之前『公主』被搶走前也有這感覺,在她跟『騎士』站在一起時……在『騎士』哄她時……

只要她和他在一起時,我只可以待在一間黑色的房間。那兒沒有光、沒有聲音、沒有時間、沒有空間,動也動不了,我只可以坐在一角直到黑房的門打開。

 

就像跟我說我不屬於這兒,我不應該存在一樣。那兒是我的地方!為什麼要把我從那兒趕走!為什麼!

以前我不知道反抗,但現在我知道了!所以,我要把我的東西拿回來,再也不要東西被奪去。

 

「小白?」一個清脆的聲音傳到我耳裡。

我轉身看過去:「小滴。」

小滴歪頭的看著我:「你遲到了。」

我才想起我本來要做的事……我是來找小滴,但不知不覺卻被團長大人吸去我的注意力……

我再看向廚房,團長大人碰巧又看過來,然後對我微微一笑。

 

我瞬間打了一個惡寒,然後想起師傅的一段忠告『小白,記得要小心洛洛,不要相信他的話,還有不要被他牽著鼻子走,因為他最愛就是計算和設計其他人。』

==================================================
咳咳.....抱歉, 我好像忘了更文 (遠目)

話說, 幫我檢錯字的同學們都在忙於考試和功課, 文文中的錯字量可能會大增.....

抱歉要各位看傷眼的東西了 <---此人中文很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