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仍然持續,現場仍是一號提出要求然後半强迫的要二號接受,完全沒有我能插話的地方。不過拜他們的對話所賜,我很快便記住他們的名字。

本來有想過要打住他們的對話,但我又覺得不妥當,於是我走去廚房,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衣服是濕的。

有點麻煩……

 

當想要怎樣迅速弄乾衣服時,我的身體自己動起來,一個熟識的暖流由體內湧出,慢慢包圍著身體,而且還感到全身充滿力量。

我懂得它,我知道要怎樣運用它,因為它是我用了很長的時間才能弄到手的東西。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