綱吉輕柔地問:「哈哈,所以這張紙上的棉花糖樂園指的就是這兒?」
「當然了,大哥哥你真笨,這麼簡單的事都不知道。」小男孩十分跩的說。
不過綱吉一點也不在意他的語氣,甚至還十分親切的問:「小朋友,你叫什麼?」
這當然了,他們可都要看著藍波成長的,這一點小事,當然不會掛在心頭。

小男孩眨著眼看綱吉,然後笑回:「我叫亨利。」
「亨利,能帶我們參觀這個遊樂場嗎?」
「嗯…好吧,」小男孩想了想後點頭:「我也不想你們弄壞這兒的東西。」

獄寺看了亨利又看了藍波一眼,他忍不住低喃:「呿,又一個沒大沒小、不懂禮貌的小鬼。」
藍波點頭:「現在的小孩子真欠教養。」
「你最沒資格說。」

亨利好奇的看這兩人間的活動,他偏頭問綱吉:「你們是兄弟?」
綱吉笑:「哈哈,該怎麼說好呢……嗯……我們是顆伴,但我們的關係又比兄弟更加親密,更值得信任的夥伴,而且……還能安心倚靠對方。」
「首領……」獄寺到後一臉又陶醉又感動的看著綱吉。
「嘿嘿,藍波是值得倚靠的夥伴。」

小男孩不理解,但仍似懂非懂點頭:「恩……真是複雜的關係,算了,你們跟著我來,聽好啊,我只會介紹一次。」
「好,謝謝你。」綱吉言謝同時另一把不屬於這五人的聲音響起:「真是太感謝你了。」
大家看向聲音來源,除了小男孩和綱吉外,每個人都用一臉看見大便的表情看著來人-白蘭。

綱吉對他揮手打招呼:「白蘭,原來剛剛跟著我們的是你嗎?」
白蘭笑嘻嘻的說:「嘿嘿♪綱吉君果然發現了。」
「你也沒刻意隱藏,不是嗎?」
「嗯♪」白蘭歡樂的回,然後更是大模斯樣的跟著綱吉他們,十分自然的聊天。

他們跟著小男孩亨利在樂園繞了一大圈,綱吉的感想是這個樂園很乾淨,因為色調差不多全是白色,雖然間中也有些藍色和粉紅色,但比率佔很小。而在樂園裡的人更是只有他們數人,雖然包場的感覺很開心,但只有他們數人也太缺少一個樂園的氣氛,總之感覺怪裡怪氣。

但小男亨利卻沒有這種感覺,帶綱吉他們逛完一周後,他更十分自毫又自信的說:「怎麼,我的樂園是不是很完美,你們可以盡情去玩,我批准的。」
綱吉摸頭乾笑:「這兒真的很特別……」
白蘭笑而不語。
在這幾人中,只有正一好奇又認真的打量著這兒,口中還喃喃:「太神奇了,到底是有什麼力量令這些棉花糖變得這麼堅固,太不可思異。」

看到正一這樣,綱吉鬆了一口氣,因為是他帶著正一走入這個奇怪的地方,而且此行的目的其中之一是想令他輕鬆,可惜他安心太早。

完全不合時宜又白目的發言出現。藍波吵嚷:「全是用棉花的設計,一點品味都沒有,看久了就覺得悶。」
最糟的是獄寺居然和應:「而且全都是鞦韆、滑梯和彈簧馬,沒什麼特別。」
「章魚頭說的沒錯,一點刺激的玩意都沒有,無聊死了。」

亨利的臉瞬間黑掉而且還氣到全身顫抖,身上還發出陣陣殺氣。
看到亨利這個樣子,綱吉感到十分不安:「獄…獄寺…籃波,你們太失禮了,快跟亨利道歉。」
「為什麼,我又沒說錯。」藍波一臉正氣地說。
獄寺問:「首領,難怪你不覺得這兒很無聊嗎?」
「呃……這個……」綱吉不知怎去回應,他的確是覺得這兒怪裡怪氣,但同時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只好再說重點:「總之你們先道歉。」

獄寺右手搔搔臉:「是,首領。對不起。」
綱吉看向藍波,藍波頑固的搖頭:「不要!藍波沒有錯。」
這時氣到顫抖著身的亨利爆發了,他生氣的大吼:「棉花糖有什麼不好!你這個一臉壞蛋相的大塊頭!一臉蠢蛋樣,而且頭髮還像幾天沒沖洗,髒死了!還有你這個章魚頭也是!一臉自以為是,絕對是個怕女人的沒用鬼。」

獄寺滿臉青筋,他生氣的駁斥:「欸!你這個臭小鬼別太誇張,棉花糖有什麼好,只不過是種很甜的零吃。」
藍波不悅的瞪著亨利:「什麼大塊頭,我這叫營養好!你這個營養不足的小鬼!」
三人互相瞪視對方,互不相讓,他們的監護人一臉『我認命了』的表情,灰心的在旁等他們嘔完氣。

「我決定了!現在是特別環節!是遊戲時間。」亨利一說完,四周的純白的遊戲全部消失,散開變回一團又一團的棉花糖,接著更彈到綱吉、正人和藍皮身上黏著不放。
現場瞬間多了三個像雪人的棉花糖人。

「首領!!首領!你沒事沒受傷嗎!」獄寺一反應過來便跑向綱吉還用手上下確認綱吉身體的每一寸。
綱吉十分尷尬的低頭喊:「我沒事,不用再摸了。」
獄寺這才鬆一口氣。
正一好奇的看著身上的東西:「這些也是棉花糖?」正當他想伸手碰觸時,白蘭阻止他。白蘭笑問:「請問你想玩什麼呢♪亨利。」

亨利這時才在和藍波的對峙中分心出來道:「現在要二人一組,沒被棉花糖纏著的人要吃掉拍擋身上的棉花糖,記得只能用口吃。」
綱吉和正一瞬間鐵青了臉,正一喊:「等等!這……這遊戲太奇怪了,可以玩別的嗎?」

亨利用鏗鏘有力的字詞道:「這兒是"我的遊樂場",我喜歡玩什麼便玩什麼,他們說不夠刺激,我便弄個刺激的!還有我想遊樂場怎變便怎變,而你們進來後只需要遵守規則陪我玩就可以。」
「但這個遊戲也太不正常!我身上的棉花糖這麼多,一個人根本吃不完!」綱吉說出他憂慮的事。
「綱吉君,這不是重點啊。」白蘭無奈的提醒。
可惜那人聽不懂:「欸?不是重點?」
正一托一托眼鏡回:「重點是為什麼一定要口吃,不用口吃會有什麼事呢,這才是重點。」

「對!還有規則,你拒絕參與的話身上的棉花糖會被爆炸,不用口吃,用手拿走的話便當作犯規,會…會被雷劈!」亨利如此說道,但任誰都聽出他是剛剛才想。
白蘭再次踏出來問:「只要吃掉就可以?」
「嗯,沒錯。」
「那太好了,我最愛吃棉花糖♪」
「哼,別這麼大口氣,一定吃到你撐。」

藍波則繼不怕死的嗆亨利:「哼,你這些小雷電才難不到本大爺!」

「呃……」綱吉滿頭黑線:「為什麼我去遊樂場總是碰到一堆怪事。」
「首領請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保護你平安離開這個怪地方!」獄寺用力拍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