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你剛剛的招式是什麼?沒聽你提過。」俠客一邊玩手機一邊問我。

「不知。很生氣,它便出來。」我直接的回。

他托下巴思考一會後遐手:「原來是這樣!小白!你剛剛那個能力條件似乎是你異常生氣才可以發動。」

「啊。」原來有發動條件,俠客不說我也不知呢,不過為什麼他表情這麼高興?

 

他拍我的頭:「不要『啊』,你應該要幫招式改名吧,即使你很少會用。」

也是呢。我點點頭,看了周圍的狀況……布都被扭成一團了,算了。

我回俠客:「這招叫『扭毛巾』。」

「你呀,還真隨便呢。」俠客無奈的看著我。

我斜眼瞄他,眼裡說著你這樣說我也不會改過另一個名字。

他聳聳肩便轉身走到窗邊繼續玩他的手機。

 

「小白~那我們回去流星街吧。」小滴抱著我的手。

「嗯,回去。」

「那我們可以現在進來了吧。」一把熟悉的聲音從上方傳下來。

 

我再次握緊十牙斧,扭頭看過去,說真的,我被嚇了一跳,因為來人是:「……金毛克?」

小滴眨了兩眼問:「芬克斯,你怎麼來了?」

他聳聳肩示意我們問俠客。怎麼覺得這件事關係到俠客就一定不是好事?是我想太多嗎?

 

俠客不知何時把堆在門口的石頭移開並打開門說:「團長說有些事想問小白。」

「………」但我不想見他,特別是這麼累的現在。

「小白,你轉過身看另一個方向並不代表團長沒來。」

「………」你管我,我就是不想見到他,還有你別以為我轉過身便聽不出你在竊笑。

 

「團長已站到你後面了。」

聽到俠客這句和感受到後方的壓力,我向前踏前幾步。

那好聽到令人討厭的聲音輕笑:「哎呀,你剛剛的英姿去了哪兒?白滇。」

 

去了地底睡覺。我不願意的轉頭問:「團長大人,何時到?」

他笑了笑,他的笑容還是這麼優雅但同時令我感到胃抽筋,他看著我說:「從你們拋下屍體時。」

即是一早就到了,對吧。看來他們最近很平靜而且還很無聊,居然從大老遠來到這種偏僻的地方。

 

「白滇,殺掉你的親生母親,你開心嗎?」

而且他問的問題還是一如以往的令人討厭,我可以不回答嗎?

「嗯。」我不願意的回。

 

他嘆了一口氣:「似乎你不想談剛剛的事,那我問另一樣東西吧。」

團長大人你吃錯東西還是腦震盪!你居然會體諒別人!還是你的好心突然長了出來?雖然我不相信食人鬼會有心這東西。

還有,幸好我是面癱,否則我相信剛剛我已被嚇到下巴掉在地上。

 

果然他很快便換另一個問題:「對了,你剛剛那個念是什麼?」

「你說『扭毛巾』?」我指著還殘留的布和血塊。

團長大人高興的笑著點頭:「嗯,是它。真是有趣的名字,有什麼作用?」

「布扭在一團,包括布內的人,像扭毛巾一樣。」這句是俠客說的。

 

「有什麼不方便嗎?」團長大人又問。

「……就是生氣時才能發動。」我把俠客幫我總結出來的話轉述。

團長大人滿意的笑並拿出一本書:「果然很有趣。小白,把手放在這本書的上面。」

我看著那本書問:「?放在哪?」

 

「看見書上有個掌印嗎?放上去就可以。」

「啊。放了。」我把手放了上去,那個手印很大。

團長大人抽回書本並翻開它:「真乖。那這個能力我接收了。」

「接收?」

「簡單的說,我偷了你的能力。」團長大人最後的這句“碰咚”的打開我某天的記憶。

 

「啊……」我腦中冒起師傅很久以前那一天她跟我說過的一段說話。

她那時一臉厭惡而且惡狠狠的說『你記得不要把你的能力資料告訴洛洛,他那個貪心的傢伙最愛就是偷別人的能力據為己有。』

我那時好像問:『怎偷?有用嗎?』

師傅支著下巴回:『呀呀,他的念是一本盜賊秘笈,只要被他偷了,那個人就不能用那個能力,而洛洛他就會很高興的用那個人的能力玩。』

 

『不能再用念?』

『不是,只是……打個比喻吧,火靈。』師傅打了一個響指,有個紅色的布偶跑了出來,師傅指著布偶繼續道:『例如這傢伙被偷,我以後就不能喚它出來玩,但是『結』!我仍可以用其它我創的念能力。』

 

所以,我嘴角微微抽畜的問笑得一臉燦爛的團長大人:「答案是,不能用『扭毛巾』嗎?團長大人?」

團長大人十分高興的拍拍我的頭:「對,完全正確。似乎迪斯那淘氣鬼有將我的某種能力告訴你呢。」

 

我不想聽到這個答案……我忍著大罵的衝動問:「可以還給我嗎?」

團長大人十分不負責任的回:「不要,這個很有趣。你自己再創其他能力吧,小白。」

「………」我無言的看著十分高興的團長。我第一次這麼後悔忘掉師傅的警告,我以後一定會遠離團長大人。

 

俠客笑著拍我的肩:「小白,你可以等團長玩厭時再問他,不過我覺得沒有這一天就是了。」

我呆滯的看著他:「那是我的。」

能力被偷後,我只感到一陣空虛感……為什麼我會這麼輕易被他偷走我的能力?雖然那是我無意識的發動。

 

他摸摸我的頭:「時間不早了,回基地再說吧。」

沒有人有異議,所以我只好無奈的點頭:「嗯。」

 

然而,回到基地我的空虛便化成不甘和憤怒。

多嘴的金毛克和聒噪的俠客把我能力被團長大人偷的過程說一次,而且還說得栩栩如生

「嘿嘿,哈哈,小白,你真的很笨。」大塊石大笑。

鬍子則笑到彎腰:「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小白,你就這樣被團長輕鬆的偷去能力了嗎?哈哈哈哈,你真是笨得可以。」

 

我冷冷的回:「笨不過你們,你們笑死最好。」

可惡,居然連大塊石都在笑!太令人生氣!我要在食物下毒!誰也好,快給我毒藥!

 

「小白,不用灰心,你可以再造一個新的能力,雖然有點難。」小滴冷靜的說。

「小滴……小滴。」我走過去抱著小滴。

她順了順我的頭髮:「乖乖。就當這是教訓,平時不是叫你對人多一點戒心的嗎?」

我平時才不會跟食人鬼團長大人說話,只是剛好心情很差,不想被他糾纏……可惡!

 

可惡的俠客居然幸災樂禍的說:「團長,我想這個應該是你偷得最輕鬆的一次了。」

食人鬼團長大人燦爛的笑:「我也沒想過這麼簡單。」

 

嘖,簡單個鬼!若我不是心情差才不會被你騙!

以後不要再跟他說話!

 

像是無視我充滿憤怒的眼神,他們又繼續說:「還好有心血來潮過來。」

俠客笑回:「嗯,而且時間還剛剛好,團長你說來之後,小白下午便說要殺掉那人。」

「呵,這真是呼籲我去偷的招待劵。」

「哈哈,真的很像。」

 

我最討厭團長了!我絕對不會再讓師傅跟你發生奸情。下次見到金,一定要叫他加把勁把師傅撲倒!不能給團長一丁點的機會!

(謎:你師傅撲倒金也不到金撲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